市民对话一把手·京津冀协同发展对话卫计委(5)

2016-07-18 14:21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聂一菁):好的,感谢我们的网络新闻主播。方主任,您看刚才网友提到了这样的建议或者是问题,因为对社区的供药方面,他有这样一个建议,说能不能根据患者的需求来预定药品,制定社区医院的供药计划。您觉得可行吗?

方来英:我们现在正在石景山、朝阳几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做试点,就和刚才这位朋友提到的问题是一样的。这个试点就是说能不能根据大家的药品使用情况,比如医生说给你开一个月也罢,两个月也罢,你拿到医生处方不用再去排队取药,就可以回家了。

主持人(聂一菁):那怎么拿到药呢?

方来英:那么我们可以通过比如说类似于快递的配送系统,我给居民送回家去。

主持人(曹宇):除了一些常见病、慢性病,大家可以经常在不出家门口的社区医院搞定之外,但是有一些疑难杂症,大家还是应该要去大医院的。这就面临着挂号的问题了,一直都有很多朋友在反映大医院挂号难,现在北京的挂号方式,挂号形式变得多种多样了,大家觉得这挂号还难不难呢?

解说词:来自昌平的刘玉波(音)正在网络挂号的取号窗口等待着。刘玉波的儿子今年6岁,7月11日,小家伙的皮肤出现硬肿红斑,疑似过敏的症状。刘玉波打算带孩子到儿童医院来看看。跟过去半夜排队挂号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刘玉波非常从容,因为他选择了手机APP挂号。

刘玉波:我今天中午才在网上约的,今天下午的号,就约上了,没想到,我以为会没有呢。

解说词:短短几分钟,便挂上了当天的号,刘玉波立刻带着儿子赶到了儿童医院。尽管来医院就医的孩子很多,但刘玉波丝毫不用担心孩子瞧不上病。因为他只需要在取号窗口取出就诊号,就能到诊室等候就诊了。下午四点多钟,随着叫号系统的通知,刘玉波带着孩子走进了诊室,顺利地为孩子看了病。

刘玉波:以前特别不方便,排队,然后到这边,不一定当天就能挂上,而且也不一定当天就能瞧上。这一次非常方便,我们在网上定了一个号,然后开车过来,直接就取号,可以到医院来瞧,非常方便。总共时间才不到半天吧。

解说词:据了解,儿童医院推出的预约挂号方式有七种,包括:电话预约、网络预约、医生工作站预约、窗口预约、手机APP预约、当日号源在自助挂号机和手机APP上完全预约即挂号,医保患儿在收费窗口挂非限号专业号。另外不擅长网络预约的患者,也可以到现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进行自助挂号。今年内,22家市属医院将分批开展手机微信挂号和自助机挂号。

主持人(聂一菁):现在应该说,咱们挂号方式的改变,预约挂号方式已经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习惯了。那我们要特别说到,比如说像北京儿童医院已经实行了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那么实行效果怎么样呢,我们到医院里去看一看。

解说词:她名叫吴文静(音),是北京儿童医院收费处的工作人员。参加工作八年来,吴文静每天的工作就是为来医院就医的患者提供挂号服务。在他的记忆中,几乎每一天在每一个挂号窗口前,都会排起一眼忘不到头的长队。

吴文静:以前就是纯人工,纯窗口去挂号,外边家长也着急:这么长的队,什么时候才能挂上,什么时候才能缴上费?咱们这里也着急:我要快一点,快一点收,快一点挂。咱们收费员有时候去厕所都是一个问题,大家也都尽量减少喝水,把自己的时间给患者。

解说词:2015年6月18日,北京儿童医院在全国率先推出了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的制度,这种全面预约的实施,一下子让吴文静的工作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吴文静:现在队没有那么长,家长排队等候的时间也是下来了,缩短了。工作效率肯定是提高了,工作量肯定是下来了。以前比如说窗口的挂号能占到80%,但现在呢,量下来之后,可能20%甚至更低。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主持人(聂一菁):方主任,我们看到在儿童医院预约挂号的举措推出之后,效果非常好,大人孩子好像都平静了很多,都舒服了很多。像这样的预约挂号的改革在其他医院也将进行普及吗?

方来英:我们现在在全市已经有12家市属医院,其中包括有8家市属医院实现了自助机,除了我们过去说114这种电话挂号之外,我们在12家医院里面摆放了自助挂号机,自助的。同时还有8家医院开通了微信挂号。在今年年底之前,我们会在全市22家市属医院全部摆上自助挂号机。我们有一句话讲,年底之前要在全市实现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

主持人(曹宇):去年北京还有一件事也取得了特别大的成绩。2015年,北京市政府被授予了“世界无烟日奖”。在控烟方面,北京也是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也想问问方主任,短短一年的时间,北京的控烟效果,为什么这么明显?

方来英:最直接的是因为,我们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部地方法规《北京控烟条例》,这部法规是完全和国际接轨的,体现了最新的关于吸烟的健康理念的、要求的这样一部法规。也正是因为这部法规的实施,我们被誉为一个是“史上最严厉的控烟法规”,第二个是“中国最严格实施控烟的城市”。

主持人(聂一菁):具体的实施效果怎么样,我们来看一看记者做的一个具体的调查。

解说词:为了了解实际的控烟效果,记者走访了京城部分饭店宾馆。这家位于海淀区农大南路的酒店是一家商务型酒店,记者以预定房间为名,问是否可以在客房内抽烟。酒店客房工作人员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记者:这儿能抽烟吗,这屋里。

工作人员:可以,咱们这儿有烟缸,吸烟把它拿出来就行了。

记者:不受禁烟的限制。

工作人员:没有。

解说词:不过,记者实地发现,在这家酒店客房的墙面上,醒目地张贴着禁止吸烟的标识。对此,工作人员向记者作了答疑解惑。

记者:这不也有不让抽烟吗?

工作人员:这是禁止吸烟,不让咱们卧床吸烟。

解说词: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了上地西路的这家酒店,据该酒店工作人员说,客房分为有烟房间和无烟房间两种。有烟房间允许客人抽烟,无烟房间原则上不允许抽烟,但不具有强制性。

工作人员:这是无烟的,这里在大厅那面是不可以的。

记者:在屋里可以?

工作人员:对。

解说词:随后,记者又来到上地西路的一家饭店,了解控烟情况。据这家饭店的工作人员说,在大厅散客就餐区内,绝对不允许吸烟,一旦发现有客人抽烟,工作人员就会上前制止。但是在包房,工作人员不会强行阻止,是否抽烟则取决于客人自己。

记者:能抽烟吗?

工作人员:这是公共场所。

记者:我们包间里呢?

工作人员:包间里尽量少抽,别抽。

工作人员:你要抽的少点也行,你要抽的多了,满屋子都是烟味,你自己也坐不住,包间又不通风,排风扇也不怎么好使。

解说词:而在农大南路的另一家饭店,工作人员明确表示,饭店大厅内,同样不能抽烟。

记者:咱这儿能抽烟吗?

工作人员:不能,你要抽只能上大门外面抽,只要看见烟就会罚我们2000块。

记者:谁呀?

工作人员:管吸烟的。

解说词:这名工作人员介绍说,不仅大厅,包房里也不允许抽烟。

工作人员:我们有时候客人还挺生气,不管吧,我们罚钱。

记者:罚过吗?

工作人员:罚过,要不然我们现在对吸烟特敏感呢。

记者:是吗?

工作人员:现在客人都跑外面,吸完再回去,害怕别的客人投诉。上一次罚我们也是因为客人投诉。

市民:车站等车就抽,完了走路也抽,还是力度不够,打击也不够,真的。

市民:带着孩子出去玩什么的,电梯里全都是烟味。

市民:我发现出租车司机有抽烟的。

市民:还是靠自身吧,现在就是一个形同虚设的一个条例。很多包括我们公司的厕所,包括饭店。

市民:在我看来,公共场所基本上已经杜绝了。

主持人(曹宇):通过记者调查采访,我们可以看到,还是在公共场合有一些人不太愿意配合戒烟,不太愿意配合控烟。

主持人(聂一菁):我就听说在北京有这样一群叫做:控烟监督员。他们起的作用非常巨大,在他们中间有相当多的人,原来也是老烟民,这老烟民怎么发生这么巨大的转变,就变成了控烟监督员了呢?

解说词:康杰,58岁,北京市西城区卫计委工作人员。参加工作30多年来,康杰一直和公共卫生监督联系在一起,这其中就包括了控烟监督。2015年6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康杰的工作越来越忙。宾馆、饭店,车站、商场,凡是涉及到公众往来的场所,康杰和同事们都得走到、查到、监督到。对于康杰来说,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里,看到有人在非吸烟区吸烟,老康都会上前劝阻。但谁也不会想到,作为控烟监督员的康杰曾经也是一个资深烟民。

康杰:2008年之前我吸烟是每天两包,抽了有将近20年吧。不好意思说。

解说词:康杰说,过去的他几乎是烟不离手,每天脱下换洗的衣服,都是浓浓的烟草味。而这样的习惯也引来了家人的不满。

康杰:有一次女儿就问我说:爸爸,我最讨厌吸烟的人,你能把烟戒掉吗?父爱如山吧,我说:爸爸答应你,然后我说你给我个机会。

解说词:女儿不满的声音让康杰有些尴尬,再加上日积月累的控烟工作经历,康杰觉得控烟这件事,管人还得先管己。于是,这位30多年的老烟民,终于下定决心戒烟了。现在的康杰,不仅向人们宣传戒烟,而且还常拿自己现身说法。

市民:我以前吸烟,逐渐地慢慢现在已经戒掉了。

康杰:跟我一样,我原来也吸烟,我希望咱们一块儿能够共同地把这个身体保护得越来越好。

市民:好,一把身体保护好,二把环境也保护好。

康杰:谢谢您支持我们的工作。

市民:没事,这是应该的。

主持人(曹宇):下面我们把镜头转向我们的网络直播室,有请北京时间的新闻主播,让她和网友们一起来探讨一下,这么巨大的转变,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丛冠月:根据北京市卫计委的透露,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一年以来,有93.67%的公众支持公共场所全面禁烟。96.5%的被访者知道,在北京市的餐厅里面不可以吸烟。91.1%的被访者知道,在北京市的宾馆、餐厅等公共场所的卫生间里面不可以吸烟。87.5%的被访者知道,在公共场所吸烟会被罚款。同时,通过监测还发现,公共场所,中小学校周边的无烟环境,明显是好于实施之前,改善最好的是医院,而改善幅度最大的是网吧和酒吧。

看来呀,想要让我们的健康水平得到提高,不光是需要进行健康意识,健康观念的改变,还需要政府、社会、个人的全方位的积极参与。好的,这边的大数据就是这样,主持人。

主持人(聂一菁):要说控烟之后,我们身边发生的变化,我觉得我们北京电视台变化也特别大,我们的一些吸烟同事都特别自觉走出户外去吸烟。所以我们非常感谢他们净化了我们室内空气,他们也锻炼身体了。那北京市未来在控烟方面,还有哪些举措,会进一步加大力度吗?

方来英:我觉得两句话吧:第一句话,我们会继续保持控烟的高压的态势,把成绩巩固住。第二句话,尤其要注意小餐馆、写字楼,这两个是容易发生违法吸烟现象的地方,我们要把这个环节再攻破。我们现在毕竟还有6%的违反《条例》的现象,争取大家一起解决掉它。

主持人(聂一菁):我们也期待着在京津冀三地卫计委的共同努力之下,人们能享受到更加优质、便捷、人性化的医疗服务。

主持人(曹宇):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市民对话一把手·京津冀协同”系列访谈,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主持人(聂一菁):再见。

责任编辑:央倩(QV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