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芹:做快乐的公益人(3)

2016-07-07 13:3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H1A8504

主持人:您这个老年人服务好像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注重关爱、照顾,您为什么把大部分时间放在老年人教育这块?

李芹:因为我接触的老人都是学知型的,比方说中科院、社科院,我一开始启动发杂志是针对东城的教育系统,愿意读书的人都会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文章写得好,我能给你供稿,就是在这个层面上。我们不是搞科技的嘛,注重学术的严谨,注重来源,从哪儿来,怎么回事。我认为还是应该普及教育,包括对老年人,尤其是退休后的,因为我当时的职业是退休前的所有人,后来介入这个行业变成退休后的所有人。当我介入他们以后,发现这些人不老,首先他们不老,第二他们不想老,第三,他们还有自己很多的智慧财富。为什么呢?他们的智慧是你可能在生活当中或者在身边如果不融入的话,体会不到,当你融入他,你会知道这个老人是专门研究义学的,而不是社会上所有的人拿过来说我是搞道德经研究的,我是搞国学的,但是这个老人是研究义学的,可能很平常,可是他跟你说出来有些话平常当中的真实是跟别人把自己树起来,我是这样的,我是那样的,不一样,所以跟他们在融入的时候,学知型的老人可以再继续服务社会。后来我们就成立了一群教师队伍,有一个老师叫陈冠英,北京大学医学院,陈教授跟着我们到各个社区去讲课讲了一年,从来都是没有想过要什么报酬,没有想过要车费,每次告诉陈老师你到哪个社区讲,她年龄大了,70多岁,叫她儿子开车送到门口,讲完课自己回家,就这么简单,整整一年。还有一个中科院的老师叫王玉昆,大家现在知道有一个叫手指抄的老人,手指运动健康大脑。包括现在大家有知道的赵之新,就是健步走的,当时我给他推到东直门社区给开的大课堂,一发不可收拾。我觉得受了教育的老人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对社会和家庭的影响力是积极的,而不是颓废的,也不是自我身心的由孤独造成痴呆,造成老年跟家里人纠结。我们说让自己身心愉悦少得病,让家人共同幸福更快乐,让他走出家门融入社会,有了自我实现的感觉,这就是我们做完了以后,知识型的老人融入社会对社会的奉献。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金婚老人的活动,在这张纸上大大小小有很多活动,都是你们举办过的吗?

李芹:都是我们。我们常规的活动是教学,大型活动每年至少有三次,我们做的最经典的活动叫千手团聚、百姓欢歌、岁岁年年、迎春起舞。我们叫百姓公益科普活动和团拜大联欢的组合,一年的科普到了最后的春节搞一个大联欢,我们叫百姓公益团拜大联欢,很多人把我们叫成老年春晚,我们不是,我们是团拜组合。我们每次团拜会都是十人以上一个团队,然后有看的,有演的,有传播的,还有像我们摄影组都是北影集团的,给大家做后期服务。

主持人:我看你们的活动特别多样化,有舞蹈、书画、快板、唱歌。

李芹:还有很多乐器。我到2007年的时候,到现在至今,最钟情的就是评书。1999年创办老年课堂,2003开了一个茶馆叫康龄轩,起这个名字的目的就是健康老年人的家,因为康龄轩吸收一些唱京剧的老人,好些唱京剧的沙龙在我们康龄轩办的。后来到2007年,有一个叫马琦的老先生,现在一直在后海我们茶馆里说评书,到今年第九年了。说书的这个老先生,永远说自己70岁,再也不敢说自己多大了,谁问都是70,谁问都是70多了,特别害怕回避这个年龄,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不希望自己老去,也不想说自己是老人,更不愿意别人拿他当老人。比方说这九年说评书,这个老先生就请过两次假,九年当中就两次,一次是腿摔坏了,一次是自己身体不好住院了。每次住院之前在病床上给我打电话,今天晚上谁谁给我垫场,别跟书座说我不去了。他的感觉我一说不去了,那些书座就不来了,从老人的身上我看到很多平凡,我们现在叫义工,我觉得他们才是义工。

责任编辑:陈宏旭(QV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