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翠华:慈母心关爱迷途青少年(2)

2016-07-20 15:3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MG_9008


主持人:有那些不是很听话的孩子吗?

栗翠华:有不听话的孩子。但是我们和看守所的管教会帮助他们,比如说就不良的习气帮助他们。比如他们坐在监室的大通铺上,往那儿歪斜一坐,我们会教育他坐正了,从行为规范上要求他们,他们在一点点进步。我更多跟孩子聊天,有时候调皮捣蛋的孩子,管教也在管他们。还有一些孩子进来以后,总盼着赶快出去。有一个甘肃来的孩子,父母离异,跟着父亲生活,14岁就来北京打工。他个子矮身体瘦小,在外面总被人歧视,但是玩电脑游戏却是高手。他是偷东西进海淀看守所的,一共偷了三次,第一次被劳教,第二次被判刑,这次又进来了,偷了三万多元。他偷这些东西卖钱到网吧去玩游戏,说是已玩到顶级了。进看守所等待着处理,时间要很长。后来他就把大便抹在脸上,装疯卖傻,想早出去。听管教和孩子们跟我说了这个情况,我跟他谈了六次话,管教也跟他谈。后来他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他在现实中找不到快乐,就想到虚拟世界去找快乐是不对的,应面对现实。后来孩子回甘肃服刑,还给我来信,说:“要记住栗妈妈的话,好好做人,好好工作。”我觉得能挽救一个孩子就是一份快乐。

主持人:我想他平时在自己的生活中有没有特别多的存在感,在游戏中找到存在感也不现实。他在您那里找到一种依靠,应该可以弥补一些东西。但是在您帮助的孩子当中,您有计算这个数量吗,一共帮助多少孩子?

栗翠华:我从来没有计算过,我是1976年就当中学老师,1981年调到了检察院工作,从在职到退休有40多年,在学校、社区上法制课等,大墙内外的孩子我帮了无数个,数不过来。这次参加市老干局宣讲团宣讲,我说的是在40多年中帮助过数千名孩子。因为我觉得是应该做的。

主持人:您印象中特别深刻的孩子有吗?

栗翠华:特别深刻的孩子不少,挺多的。我先说一个叫小杰(化名)的孩子,这个孩子从甘肃来的,叫小杰(化名),他家里是特困户,他从甘肃来北京在清华园一家饭馆打工。因为他的老乡和别人打架,他哥们义气上去帮忙把别人打伤,进了海淀看守所,被认定伤害罪。进去没多久,他家乡发生了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他的情绪很低落,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很想家。我当时正在海淀看守所执法检察听说了这个情况,就跟他要了家里电话,了解到他的家人都平安无事,只是房子和地被冲垮了。这个孩子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因为爸爸妈妈是弱智,我打电话的时候,他爸爸妈妈接不了电话,是邻居接的电话,说他家本来就穷,一下全都冲没了,更困难了。他家里一直生活很困难,所以小杰才来北京找工作的。后因为犯伤害罪进海淀看守所了,家里人也知道这个事,但是也帮不了他什么。邻居说检察官,你们多帮帮孩子吧。知道这个情况以后,我就给他买了新衣服,给他往看守所账户上存一些零花钱,还经常找他谈心。他给家里写信,说:“栗阿姨给我买衣服,给我存钱”。小杰(化名)刑满释放的时候,他的姑父专程从3000多公里的甘肃老家背来一口袋山核桃,送给我表示感谢。我就把这些山核桃分给检察官同事,告诉他们这是孩子的家长从山里背来的核桃,为的是感谢我们。小杰(化名)出监以后,又在一家饭馆学餐饮,我还在继续帮助他,给他买来烹饪和法律书籍。冬天的时候,看到孩子的手冻的通红,我很心疼,给他买来手套和保暖衣,他也不太会买衣服,所以我就给他买了。他常到我这儿来,汇报他的学习、工作,我嘱咐他要加强学习,不断提高自己。他学历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他跟我说想回家学习挖掘机技术,我说好,学会一门技术将来挣钱生活,我给他准备好回家的路费和火车上吃的水果、面包,嘱咐他在路上要注意安全,别饿着,吃好了,到家来个电话。孩子说:“您对我这么好,您就是我的亲妈啊!”他也一直把我当成他的妈妈。后来在他离京的时候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给我送上一束鲜花和两盒补品,流着眼泪说:“妈!我要回家了,来跟您告个别,您工作太累了,要注意保重身体,我真舍不得离开您呀!”小杰回了家,也带走了我的牵挂。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打电话,嘱咐他要加强学习,好好工作。也和他微信、QQ联系了解近况。他也说:“栗妈妈,别太累了,注意保重身体。”过年过节还祝我节日快乐。我有的时候也会给他买衣服寄过去,因为他家是贫困山区,我想帮帮孩子。

主持人: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听众您照顾过的孩子都学会感恩,学会奉献,学会付出。

栗翠华:是的,这些孩子变化挺大的。小杰回家以后,我听他姑父来电话说,回去以后他知道照顾智障的父母和年岁大的爷爷奶奶了。我帮助过的孩子,出监以后他们知道有一份责任,一份担当了,原来都不知道,只知道顾自己,不知道为他人服务。

责任编辑:王星星(QV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