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义工联盟:联结你我爱的力量(3)

2016-07-18 10:3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H1A9234

主持人:你这个全部是免费的?

黄达: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包括我们也不经手任何费用,有些公司企业找我们,把一些费用给你们,去做什么东西,我们都让他直接联系我们的服务对象,让他们直接对接。

主持人:那你的收入又是怎么来的?公司的收入?你公司有具体的办公地点吗?

黄达:我们不算是公司。

主持人:完全不涉及到钱?

黄达:我们在刻意规避钱这个问题,因为我本身是学法律,对这方面比较敏感一些。

主持人:涉及到用钱的地方怎么办?

黄达:我们联盟的人比较多,现在有7000多人,各行各业什么都有,比如我们需要印刷,就问一下,就找开印刷厂的。需要服装的,恰好有开服装厂的。

主持人:以前上学的时候好象学到一种大同社会就是这样,你帮我,我帮你。咱们义工联盟最远走哪儿?

黄达:看最远是什么最远,我们把最远划分三个最远,一个最远是这七年来去敬老院、儿童机构,每周六、周日走1000来次,来回的距离,这是最远的距离。另外一个最远的距离,是我们实际的距离,比如走过哈尔滨、开封,再远一点即将要走的是台湾和香港。还有一个距离,在我们彼此心里的距离,比如说我们救助一个小孩,他本来是生命垂危,我们把他救活,他也在当地的组织做义工,这是很远的距离。

主持人:可以说是一种传承。你有没有记忆犹新的事情给我们讲两个故事。

黄达:记忆犹新就接着刚才那个小孩继续说,那个小孩是当时我们办公室主任梁秀君在天涯论坛看到的求助帖子,他说会长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帮一帮。这样就去了襄樊,一路南下,春运时间挤火车,14个小时我们还晚点两个小时,16个小时,还是站铺。刚上火车的时候还说去蹭座,对面一个学生正在看《史记》,我们坐在他对面,就跟他闲聊,一聊还是我们联盟的人。他说你哪里,我说我们去襄樊救助一个白血病的小孩,他说他有一个同学也是得白血病,刚治好,可以让他们交流一下。然后我们就这一路到了襄樊。到了襄樊,小孩的姐姐给我看他的日记,说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当时我们心里很难过,有多少人会想明天的太阳能不能看到,但是对他来说是一种奢侈。

责任编辑:王星星(QV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