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365个故事》之死与生

2016-07-20 13:5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尹利华常年游走在死与生的两端。她的工作面向两边,一边是潜在的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属,另一边是等待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病人;她是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器官捐献协调员,没有休息日,每天都要和病人及家属打交道;她是全国第一批器官捐献协调员,家人、朋友、病人以及整个社会对于这个职业都不甚了解。

死亡,这个关于生命的最终命题,在我们的身边只会偶尔出现,更何况新生。但是对于尹利华一样的器官捐献协调员来说,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3分钟的《死与生》,带您了解这一关乎生死的领域。

《死与生》编导手记

编导:林天趣

2016年4月7晚21点左右,我到家了,父亲在以“北京瘫”的方式赖在沙发上看电视,手边的香烟已抽完,烟盒已被捏扁。我问他,“爸……我只是假设一下啊,您别当真。如果有一天,我挣扎在生命的边缘,我的器官可以捐献并且救治他人,您会怎么选择?”我爸没说话,只是从沙发上起身,拆了一包烟,用火机将香烟一端烧红,吸了一口,眼睛瞅向照片墙的方向,转头说“我也不知道,不敢想……没法儿想啊”

我能想象但其实我体会不了父亲内心的纠结,血脉相连的亲情和生与死这一终极命题相连,抉择显得格外艰难。

做出“同意捐献”这一选择的家庭,是让我由衷钦佩的。还是那天,2016年4月7日,李女士捐献了她年轻的心脏、肝脏、两个角膜、两个肾脏。在此,我要感谢同意捐献亲人器官并同意我们拍摄的秦先生和家人。

器官捐献这个选题,从我发现之日,我就意识到片子的操作层面会有难度,我们无法“计划”拍摄日期和周期。毕竟2015年全国共有2700例器官捐献,这个数字往下分摊至几大城市的几大医院的12 个月份,还要出现能够允许我们拿着摄像机跟拍的家庭……

4月6日,也就是李女士的器官捐献手术的前一天,我刚刚走出家门就接到了此片主人公尹利华的电话,她说患者的亲属同意捐献亲人器官并且允许拍摄,又由于第二天早晨就要进行手术,所以留给我们拍摄的时间并不多了。我立刻改变行程,联系摄像,并且拿上自己的摄像机,准备双机拍摄以捕捉更多的细节。

拍摄的过程,压抑得喘不过来气。我们穿着医院ICU的医护服并且戴着口罩,还要手举摄像机不断拍摄;而拍摄的画面中,一家人围在已经因为交通事故而脑死亡的李女士的病床前静默无言,偶尔会关切地抚摸一下患者的身体,说上几句话,“你醒醒啊”、”我们来看你了”、“你就安心地走吧,家里有我呢”、“我们会帮你照顾好孩子的”……我心中默数着镜头数量,因为我希望能够给这一家人多一些私密的空间,毕竟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

我已经做了14个《中国梦-365个故事》人文微纪录片了,每一个3分钟左右的片子,大约需要800字左右的人物口述。这部片子,只有458个字的口述,因为我希望多展现一些器官捐献的过程,让观众专注在画面之中,这也是我对于逝者的尊重。

今年的7月7日,距离李女士的手术之日整好3个月,我将此片的小样发送给李女士的丈夫。他回复“你辛苦了,当初捐献也只是想到她能始终活在这个家庭里,从她出事至今这段时间里,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一个不完整家庭的艰难。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让更多的人知道,加入到其中。同时提醒活着的人,注意安全,一个人在一个家庭就是天,好好珍惜,家和万事兴”。

我回复李女士的丈夫的最后一句话是“好人一生平安”。

责任编辑:林海峰(QV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