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视频| 归来·凉山少年:那个偷听老师讲课的彝族小姑娘回课堂了

2019-02-28 17:26 川报观察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凉山的这个春天,油菜花开得格外艳。

曾一度失学辍学的5万多名凉山少年,正背上久违的书包,欢快地穿过开满金色菜花的田野,回归到那座承载着希望和梦想的校园。

一个都不能少!凉山明确:今年春季开学前,失辍学儿童少年全部劝返复学。

这个开学季,我们走近归来的凉山少年,走进他们的故事和梦想。

“归来·凉山少年”之布各小合木:

断翼的梦想,重新飞翔

川报观察记者 吴浩 余如波 李淼  摄影 李向雨 剪辑 李蕾

“布各小合木!”

“到!”

2月27日,凉山州越西县南箐镇中心小学校新学期开学点名,越西县教科局袁学明对照学籍名册逐一点名。举手答“到”后,小合木一蹦一跳地回到教室。

13岁的小合木是南箐中心校辍学后重新返校的学生。读书,是梦想的翅膀。但对大凉山里的小合木来说,却一度是奢望。

“如果我是一只小鸟,读书就是任我高飞的天空。我就是在这海阔天空中放飞梦想……”这个彝族女孩曾在作文里写道。

这篇被老师表扬的作文,被辍学的小合木一直放在枕头下,每当苦累袭来,她就拿出来读一遍,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梦想。

辍学

爸妈你们放心去吧,家里有我

“你们放心去吧,家里有我!”两年前的一天晚上,11岁的布各小合木笑着对爸妈说,我想好了,不上学了。

尽管屋内15瓦的灯光很昏暗,尽管小合木强露笑脸,爸爸布各衣木还是看见女儿的眼圈里,泛着泪光。他很愧疚,很不情愿,但也只有无奈地接受现实。

小合木是家里的老大,还有3个弟弟妹妹,最小的弟弟还在吃奶,而妈妈患癫痫,时常发作,爷爷更是年逾80多岁,全家重担都在爸爸布各衣木一人肩上。

听说北京工地上的工资是越西周边的2倍多,为了多挣点钱养家,布各衣木想去北京打工,生病的妻子也得带上,便于照顾。但家里谁来照顾?他犹豫不决。

这一切,细心懂事的小合木看在眼里。她思来想去,最终作出一个痛苦的决定:辍学,照顾这个家。

这个正在读小学4年级的女孩,成绩一直是班里前十名,爱看科幻书,爱写作文。放弃读书,对她来说,就像折断鸟儿的翅膀,再也无法追逐梦想。

第二天,不顾老师们的劝留,小合木从学校里把所有书本都抱回家。走出校门那一刻,小合木再也无法抑制泪水,蹲在校门口嚎啕大哭。

但她不想让父母看到担心,在路边坐了很久,直到泪水被风吹干,才静静地回家。

留守

常常躲在教室后门,“偷”听老师讲课

几天后,爸妈北上首都打工。偌大的家,落在小合木瘦弱的肩上。

每天,11岁的小合木要照顾行动不便的爷爷,还要承担起妈妈的角色,给弟弟妹妹们做饭、洗衣服,给只有2岁多的弟弟喂奶粉。

不仅如此,家里的土豆、苞谷田也要照看,每天还要走一两个小时山路去砍柴,一趟趟背回来。她还要饲养家里的一头老母猪和几头小猪,喂好十几只鸡,每天都是满满当当。

弟弟妹妹身体弱,经常感冒发烧,这是小合木最着急的时候。夜里,小合木听着怀里的妹妹不停地咳嗽,揪心得常常整夜不合眼。她总是想,如果自己长大了能成为一名医生该有多好,让弟弟妹妹再也不要这么难受。

每次爸爸从北京打电话回来,她都说一切很好,弟弟妹妹很乖很听话,自己也一点都不累。

再苦再累,小合木从不抱怨,但那座承载着梦想的校园,她割舍不下。

家务活忙完时,她常常不由自主地穿过那片走过无数次的油菜花田,回到学校去看看。但她总是不敢贸然走进教室,哪怕路过窗口,她也怕打扰同学们。她倚在教室关闭着的后门,静静地听老师们讲课,听同学们朗读课文。每当下课铃响起时,她又飞快地离去,生怕被老师同学们发现。

每天晚上,把弟弟妹妹们哄睡后,小合木就在昏暗的灯光下复习之前的课本,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梦里,她回到了校园,老师们发了新书,自己入迷地听讲,认真地记笔记,和同学们快乐地做游戏,好像从未离开……

复学

重返班级前十名,新梦想是当主持人

一年多后,布各衣木带着妻子回来了。

这是县乡干部和班主任张志蓉反复做工作的结果,加上自己不识字吃了不少苦,更让布各衣木明白了娃娃们读书的重要性。

“不走了,外面挣再多钱也不走了,不能再耽误娃娃们读书了!” 布各衣木斩钉截铁地说,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让孩子们重走老路。

牵着爸爸的大手,小合木重返学校。她还记得走进校门时,她的心激动得都要跳出来了。

回到学校后的小合木更加勤奋,下课时间大家都去玩耍,她还在看书、记笔记。尽管辍学一年,第一次考试,小合木就获得班级第17名的好成绩。期末考试,她更是重返班级前十名。能歌善舞的她,还成为学校舞蹈队主力,参演的节目《大山里的孩子》还在片区获奖,还学会跳“鬼步舞”。朴实乐观的小合木深受大家喜欢,还被选为班级纪律委员。

当记者问她:最想要什么东西?鼓励她大胆想,她思考半天才说:“我想要个台灯,家里灯光太暗,晚上看书看不清楚。”

小合木还有过很多大梦想。

看《昆虫历险记》时,她最想当个科幻作家;弟弟妹妹生病时,她最想当医生;辍学在家时,她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学生。

“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插上竹蜻蜓张开了翅膀,飞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哼唱着最爱的TFBOYS的歌,小合木在日记里定下当主持人的新梦想。

春光明媚,坐回教室,轻抚着崭新的课本,小合木曾折断羽翼的梦想,正在琅琅书声中重新展翅飞翔……

责任编辑:伏梦滢(QV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