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理面对面——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 便利市民生活

2018-07-06 22:23

打印 放大 缩小



访谈时间:2018年7月6日

访谈嘉宾:

刘东晖 北京市政协委员

耿晓冬 北京市政协委员

闫立刚 北京市商务委主任

简介:本期嘉宾将在节目中就新时代首都商务工作发展的方向;如何简化进出口贸易流通环节的时间、促进贸易的便利化;在疏解非首都功能同时如何便利市民各项生活需要等方面问题进行交流与解读。

文字实录:

主持人(国培源):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和北京市政协提案委员会为您联合主办的“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理面对面”大型直播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培源。

2018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围绕本市中心工作展开一系列的深入调研,提出了千余件具有前瞻性、可操作性的提案。为此我们今天搭建了这个平台把市民关注度高的5大领域、邀请6位市政府部门“一把手”与11位市政协委员进行对话协商,也是本市将提案的协商过程进行直播。为此我们搭建的是全媒体传播平台,大家可以通过北京城市广播、BTV新闻频道、千龙网、首都之窗、北京市政协网站、北京发布、北京时间实时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并和市政府部门“一把手”和北京市政协委员进行互动交流。今天的主题是“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 便利市民生活”。

下面我先介绍一下两位政协委员。这位是刘东晖委员,欢迎您。

刘东晖: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北京市政协委员刘东晖,很高兴参加这次提案办理的一把手面对面。

主持人(国培源):这位是耿晓冬委员,欢迎您。

耿晓冬: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国培源):我们今天的市政府部门一把手是北京市商务委主任闫立刚,欢迎您。

闫立刚: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两位委员好,主持人好,非常高兴今天来到演播室就委员提出的“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 便利市民生活”的提案与大家一起协商交流。

主持人(国培源):我们这是全媒体的传播平台,我们现场还有一位我的搭档,把网友的问题随时反馈给我们,雨濛你好。

主持人(石雨濛):好的国培源,大家好,由于今天节目也在网上直播,希望大家通过网络平台加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来,把一些感兴趣的话题,包括您的问题发给我们,我会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问题,不仅闫主任会对政协委员的问题进行解答,也会对网友的问题进行解答,期待您的参与。

主持人(国培源):今天的主题是“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 便利市民生活”,听起来有一点耳生,没关系,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播放现场VCR) 

主持人(国培源):看了这个小片,我想起来十九大报告提出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首都的商务该如何发展?

闫立刚:新时代首都商务工作要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这样一个主题,特别是着力解决商务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来提高商务发展的质量,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我们重点要突出便民、创新、开放、提质、安全这五方面的内容。

便民,要以人民为中心,要完善社区商业网点布局,来解决老百姓生活便利短板的问题,不断使老百姓的消费和服务更加便利,要以创新为引领,实现减量发展,高质量的发展,实现商务发展动能转化。

开放发展是充分扩大开放,利用京交会的平台,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构建北京开放的新体制。

提质就是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转变发展方式,优化发展环境,实现高质量高效益发展。

安全是商务发展的底线,要确保商品和服务安全,确保市场秩序,确保商业设施安全,防范对外贸易风险,使我市的开放型经济更加稳步健康发展,我们要努力打造商务工作的全国首善之区。

主持人(国培源):听了闫主任的介绍,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首都的商务包括跨境贸易,也包括我们身边的菜篮子,都属于您今天要协商的范围,两位委员有什么关注点?

刘东晖:我关注的是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如何保证老百姓生活便利,我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形成了自己的提案。

耿晓冬:我的提案是--如何简化进出口贸易流通环节的时间,促进贸易的便利化,在压时降费方面如何取得更多的成效?还有一点,就是过去通关时间很长,现在通关时间大大压缩,这就推动了贸易便利化,优化了营商环境。这是我的提案。

主持人(国培源):这样吧,咱们先从百姓身边说起,让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刘委员提案关注的内容是什么。

(播放现场VCR)

主持人(国培源):通过这个短片我也注意到刘委员的提案和百姓日常生活还是很近的,这次您的提案是:加快建设和完善百姓身边的社区综合体验服务功能,那么您做这个提案时是什么触发了您的这个想法?

刘东晖:就像看到的小片一样,我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是同时在疏解过程中给市民日常生活中客观上带来一些生活的不便利,在我的调研中发现这种情况确实不同程度的存在。同时在调研中也确确实实发现,政府在这方面力度也非常大,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结合这些情况,我又深入调研发现市民就像小片里说的,疏解后有些不能完全满足市民的需求,比如说之前的一些需求在楼下就解决了,现在距离可能变远了一些,还有平时家门口吃的早餐,理个头发,找个家政,过去可能比较方便。我就想能不能有这种小的社区型的综合体来满足市民的日常需求,小到理发,大到买菜等,面积也不是很大,但是能满足市民日常需求。

还有,调研过程中,我还跟市民进行了深入交流,市民也提出了很多好的、宝贵的建议。比如,市民说在疏解过程中,能不能同时将补建和疏解同步推进。

主持人(国培源):刘委员代表了很多市民的心声,都希望在保证秩序同时生活更加便利,希望15分钟步行解决,为此我注意到2015年7月市政府印发了《北京市提高生活性服务品质行动计划》,明确工作是由商务委牵头实施,介绍一下《行动计划》实施三年多效果怎么样?

闫立刚:办好百姓家门口的事情、实现一刻钟社区服务圈全覆盖、提升生活性服务业品质,这是市委市政府对我们商务工作的基本要求,这几年按《北京市提高生活性服务品质行动计划》,通过市区联动、部门协同,我们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来促进商业便民网点的不断完善,特别是针对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计划实施以来出现的一些新情况,像刘委员提到的空白点,怎么补齐,如何利用新模式、新业态、新形式不断满足百姓需求。这几年,我们主要是做了这么几方面的工作,推动建设了一批规范的便民商业网点,鼓励支持了一批新模式、新业态,在全国率先初步建立了生活性服务业标准规范体系和多层次职业技能培训体系,这些工作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可,有一定的成效。例如,刘委员讲的社区综合体,就是一种模式创新,过去我们有一些餐饮的确存在占道经营、无序经营的现象,我们将疏解腾出的空间重新规划建设来满足百姓需求,就像刘委员刚才讲的社区综合体,这种综合体把老百姓买菜、洗衣、早餐、家政、维修等一些便民服务项目全部集合在里面了,有一些百姓就说,这是“大而全”,百姓的日常生活都可以在里面得到满足。

另外,还有一种形式叫做“小而精”的E中心。对于一些空间不大,例如,过去的一些传统便利店或者说一些商业设施,利用这些实体店加上互联网技术,把服务、餐饮、洗衣、家政等搭载进去,虽然没那么多的空间,但通过互联网+,通过手机APP就可以实现实体的体验,通过线上服务、便捷支付、送服务到家。

另外一个,这几年我们也是鼓励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比如说家政、餐饮、配送等行业,利用互联网技术,来通过线上、线下的体验,来便利市民生活。

主持人(国培源):我注意到从去年开始实施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计划,应该说这是治理“大城市病”一个重要抓手,但是如何同时兼顾保障市民生活,如何更好地做好平衡?

闫立刚:应该说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计划的实施是落实首都城市功能战略定位,疏解非首都功能本身也是为了更好地实现高质量发展,构建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需要,它和保障民生并不矛盾。我理解,疏解整治提升是一个整体,特别是市商务委牵头负责区域性市场和物流中心疏解以及提升生活性服务业品质。所以,我们在做好市场疏解的同时特别注意配合其他部门来补齐在疏解整治过程当中,像刘委员讲的,有一些便民的生活性服务业网点有可能被疏解掉了。实际上,我们在整个的市场疏解过程当中,明确要求对农副产品,对蔬菜零售网点,对关系老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些便利店,要以提升为主,特别是菜店,要按照拆一补一的原则有一个替代方案,也就是说如果说这个菜店必须要拆除,一定要按这个菜店的面积和功能进行补齐,不能够影响到百姓基本的日常需求。

另外一个,在整个提升过程当中我们一直比较注重通过规划和规范来引领、布局商业服务业网点,特别是基本便民商业网点。我们正在跟市规土委一起研究制定街区商业生态指标体系的指导意见,我们将按照历史文化名城的定位,区分老旧小区和新社区,对蔬菜、早点、便利店等按照生活必需业态进行配置,对于家政服务、理发、洗衣等业态将依据便利市民生活需求进行配置。还有一些可能是更高层次需求的,比如说一些书店,还有一些其他的新型服务业设施。我们将通过选取不同的街区,按照不同的百姓生活习惯,选一些比较典型的社区和街道,通过广泛征求意见,拿出一个老百姓满意的社区商业生态指导意见。各区按照这样一个指导意见来确定布局各个区、各个街道、各个社区的商业服务业网点,然后通过市场的方式,让网点能够落地,更好的满足百姓日常消费的需求。

另一方面,我们指导制定了一些规范,实际上北京在2016年就率先在全国初步建立起了生活性服务业11个行业(业态)的规范标准体系。另外一个是不断提高从业人员的技能水平,大家知道,生活性服务业水平提高很大的程度要靠服务人员的技能水平的提升来实现,过去几年,我们通过“商业服务业技能大赛”和岗位技能素质提升等活动培训了一大批从业人员,提高了服务人员的技能水平。

主持人(国培源):内容还是很丰富的,刘委员感觉怎么样?

刘东晖:非常好,像闫主任讲的一样,我调研中也确确实实看到了政府在努力工作中取得很大的成绩,在市民需求的地方布了大量的点,也确实努力做了,但是我调研中也发现市民关心的是,整体上我家门口有了,其他地区有没有,量能不能够。第二个关心的是有了数量后,品质怎么样,提升一定要优于之前,不能等同于之前或者是落后于之前,市民很务实,希望自己家门口在疏解之后对于焕然一新的便利店、菜市场等等服务型的小综合体怎么保证品质,这是市民关心的问题,也是我调研中关心的问题,请闫主任介绍一下。

闫立刚:确实是不同的消费者有不同的需求,比如说菜店,是老百姓每天的必需,到目前为止,全市专门的生鲜超市、菜店4700多家,再加上一些搭载蔬菜的便利店、邮局等全市大概6200家,面积300万平米,这样一个数量能够基本满足老百姓买菜的需要。但是从菜店的空间布局来看还不均衡,有的地方菜店可能比较缺,老百姓要走比较远,有的菜店现在没有补齐。有一些是菜店的结构,有一些消费者喜欢菜市场,买的萝卜带着点泥,带着点新鲜的水土,不一定是完全的净菜,有的是喜欢净菜。所以在菜店的结构布局上可能跟百姓需求这方面也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下一步我们想要用多种形式来满足老百姓不同的需求,比如说规范化的菜市场、生鲜超市、菜店,有一些还可以网上直购,还有一些通过社区蔬菜直通车来解决。所以我们将根据百姓不同的需求,加快蔬菜零售网点布局,更好地满足市民需求。

主持人(国培源):咱们现在先稍事休息,过一会儿我们“市民对话一把手”直播继续。

主持人(国培源):好,继续关注市民对话一把手,刚才我们一直在交流,现在到耿委员这儿,您关注的是网购,离您的业务比较近。

耿晓冬:是,现在网友反映采购之后,运到家里的时间很长,配送末端这一块很脱节,网购是一个便利快捷的,但是网友在过程中最后这一段往往有很多的包括上下班时间没人收,最后商务委在这方面最后一公里如何打通,让老百姓真正达到网购的快速便捷。

闫立刚:应该说北京网购发展非常迅速,现在老百姓花100块大概20块是通过网购实现的,北京网购的企业发展迅速,亿元以上的网购批发企业超过80家,其中千亿以上有一家,百亿到千亿的是5家,10亿到百亿的是15家,10亿以下的达到了59家。北京电商发展非常迅速,方便市民的购物。但是快速发展的时候也有一些问题,也有一些百姓不方便的地方,像最后一百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还有一个占道堆放,及一些交通问题,可能市民也有一些反映。我们正在跟邮政局、规土委等部门共同来制定北京市电商和物流协同发展实施意见,重新来布局北京的物流快递业的空间结构。大概四方面。一个就外埠生产基地,另外一个是我们的物流仓储设施,中间就是配送点,要使这些配送点更加规范,最后就是这种末端配送。通过多种方式使老百姓末端配送更加安全,更加方便,更加满意。现在也一些新的形式,比如说智能柜,物业收发室等形式。其实,电商与百姓相关的还有一个问题,如过度包装、怎么样循环利用等,这方面我们也是正在积极推进。像苏宁、京东、阿里等一些电商企业这方面也是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比如说电子发票,北京的电子发票占全国大概50%,京东使用电子发票节约纸张费用一亿元,很多企业在包装上采用循环包装的材料。

主持人(国培源):接下来把时间交给雨濛,看看网友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石雨濛):节目到现在有很多网友发来了他们的问题,我梳理了我们身边的困惑。首先我们看到的这位网友的问题是我住在城区里,现在买菜什么的还可以,但是像以前没有执照的早点摊现在没有了,吃早点不那么方便了,这个问题想问问闫主任,生活性服务业里面吃是最不好解决的,早饭是其中最好解决的,2016年开始,北京撤除了二环以内的和铁道的这些早餐店,没有那么方便了,闫主任,这问题怎么看?

闫立刚:早餐问题是两方面,一个是解决不卫生的问题,另外一个是解决便利的问题。解决不卫生问题就是要取缔无证无照经营,取缔违规违章经营,便利化方面就是怎么让大家吃得便利。我们主要采取以固定早餐门店为主,搭载服务为辅,鼓励支持中央厨房也就是主食配送中心的方式来引导企业发展早餐。特别是一些连锁餐饮企业、老字号的企业最近几年在早餐方面都做了很多的努力。我想生活性服务业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怎么样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事情,早餐就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觉得办老百姓家门口的事情,要听取百姓的意见,百姓家门口的事情办的好不好,要靠百姓来评价。早餐同样是这样,除了要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外,更主要的是要发挥市场主体作用,通过市场竞争的方式满足市民需求,当然我们在编制规划、制定政策的时候更要多听一听百姓的意见。

主持人(石雨濛):接下来要看的这个网友的问题是关于食品安全的,现在方便还是很方便了,但是市面上所销售的这些猪肉和菜是否安全,从哪里来,我们怎样才能知道,对于这个问题闫主任有什么回应?

闫立刚: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为了确保食品安全,我们在市场流通体系方面,最近这几年建立了食品安全追溯体系。就是食品哪儿种的、流通渠道哪儿来的,最后谁卖的都能追溯到。这两年,我们通过各种方式加快追溯体系的建设,去年猪肉、蔬菜追溯网点分别达到了1778个和2383个,其中肉菜均覆盖了本市35家主要的大中型连锁超市的680个门店,覆盖率90%以上。今年要进一步扩大可追溯的覆盖面。另外一个是扩大覆盖品种,老字号餐饮体系也将纳入到追溯体系建设之中。

主持人(石雨濛):我也了解到现在通过手机APP的方式就可以查询您所购买的这些食品的来源什么。

闫立刚:是的。我们的追溯体系可以通过手机APP,扫“北京E追溯”就可以看看买东西的时候是从哪儿来的。我们最近还跟市食药局合作,在食品来源地就建立追溯体系。因为北京是一个日用品输入型城市,80%以上来自于外埠,首先需要保证来源地的食品安全,保证输入我市来源地的食品安全可追溯。

主持人(国培源):谢谢雨濛,谢谢各位网友,刘委员刚才有什么要表达?

刘东晖:闫主任,您提到的肉菜流通的追溯体系非常好,这个让百姓吃到了放心的肉和菜,非常好。我想跟主任再交流,提一点,市商务委在接下来还有什么考虑,能再详细介绍一下吗。

闫立刚:好的。下一步,一方面我们要扩大规模,比如说今年肉的追溯点再增加600个店,菜再增加600个店以上,新增团体采购单位不少于100家,就是这些单位的消费也要建立追溯体系。另外一个我想这方面还是要继续加大宣传,现在有一些百姓还不知道我们的追溯体系,实际上追溯体系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就是手机APP,你上APP就可以扫码了。最后一个,今年我们还想对全市追溯体系建立统一的标签,让老百姓使用起来更加方便。

刘东晖:接下来加大宣传是很重要的。

闫立刚:对。

主持人(国培源):追溯体系在我们上学的时候被描述的还是很未来的生活方式,转眼就到我们身边了,学习慢一点就跟不上了。接下来关注一个概念叫优化营商环境,到耿委员熟悉的领域了,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耿委员对优化营商环境是怎么提出提案的。(播放现场VCR)

主持人(国培源):刚才看短片的时候我们还在说,从菜篮子的采访到现在跨境贸易口岸的采访对象都不一样了,我注意到耿委员的平时专业好像跟贸易不是很近,您是设计师,为什么关注这样的话题?

耿晓冬:我是搞贸易出身的,特别关注贸易便利化。想想我们当年九十年代的时候,你知道当时我们面对多少窗口吗,要对30个部门20多张单证,做一票货的时候要到很多部门,一个单位要跑一天,像现在的跨境电商就更别说了,单证一堆,每一个部门最快一天。但是现在我们通过互联网+“单一窗口”,大宗商品单证申报2小时解决,真正提升首都国际贸易便利化水平,为改善营商环境做了非常好的尝试和表率,非常成功,也非常好,那么多的生鲜食品这么快到老百姓的饭桌上,这是过去不可能的,至少三四天,这是最快的了,你看现在几个小时通过北京贸易便利化的建设,包括全国通关一体化建设,北京率先实现,让老百姓真正享受到了,这个非常好。

主持人(国培源):咱们提升这个效率是怎么做到的?

闫立刚:大家知道北京有空港,有陆港,也有铁路口岸,但是没有海港。我们很多商品物资是通过海港进口的,怎么提高海港的跨境贸易的水平,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也是北京和天津非常关注的问题。在提高海港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方面我做了一个表,就是刚才您讲的怎么提高便利化水平,我们通过五方面采取了33项措施,包括刚才讲到的“单一窗口”、改革监管制度,另外一个是优化港口监管和物流作业来实现压时、降费、提效。比如说压缩时间方面,进出口一般是需要许可证的,有一些商品是通过商务部和北京市商务委来签发许可证,我们把这个层级压缩了,商务部授权北京市商务委直接发放许可证。同时我们也压缩了办理时限,从原来的5个工作日,到现在的1个工作日就可以领取。另外如天津港码头,一般的出口货物,原来进港以后不是直接到码头,而是要先运到堆场,大概有40多个,最远的离码头15公里,通过这样的物流环节才能实现出口,现在我们把这个中间环节取消了,直接进港到码头。这肯定会提高时间效率,降低企业的物流成本。另外一个就是刚才耿委员讲到的“单一窗口”,现在我们把18个部门的业务集中在一个窗口,一个平台来完成,而且是无纸化完成。包括原产地证明,这次我们实现网上申报,由原来的5个工作日,压缩到现在的2个小时,这就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耿晓冬:闫主任讲的这个我真的深有体会,从原来的货物要先运到堆场变成直接运到码头,单证集中在一个窗口办理,减少了仓储物流环节,提升了单证办理效率,这几块加起来的成本降低,效率提升,对我们的进出口企业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好事。

主持人(国培源):我作为普通市民,比较关心审批提速如何保证质量。比如您提到的生鲜,大家吃海鲜的比较多,我们知道日本的核电站泄露之后,水产品一直没有解禁,这样提速之后,对水产品的把关是不是像以前一样严格?

闫立刚:简化流程并不是放松监管,特别是对食品像海鲜、牛羊肉、水果等要严格按照食品检验检疫的标准进行检验,这方面应该说制度还是非常严格的。简化程序并不等于放松监管。

主持人(国培源):新机场即将落成,会不会进一步提升贸易便利化?

闫立刚:现在我们正在规划布局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这里面也有一个口岸,而且我们在口岸附近也正在申请设立一个综合保税区,在新机场,我们将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包括也会借鉴首都机场,和这次海港的通关便利化方面的成功经验,来实现新机场设施最先进,监管流程最优化。

主持人(国培源):两位委员有什么问主任的?

耿晓冬:尽管互联网发展很快,但是我们传统的外贸企业还是习惯通过委托代理公司的方式来做进出口业务,能不能在后期推广上有什么新的举措,比如说通过线上,通过“单一窗口”平台,来完成进出口申报。

闫立刚:下一步,我们一方面要加强宣传,另外一方面要加强培训,有很多的货代公司,他们原来习惯于采用原有的申报渠道和传统的申报流程,这就需要我们各方来加强宣传,通过培训使更多的企业应用“单一窗口”。我们想到明年,“单一窗口”的使用率要达到100%,真正的利用这样一个手段来提高便利化水平。

刘东晖:闫主任,听了您介绍这么翔实,还带着小的板子来介绍,我这里有一个问题,企业非常关注收费问题,这也是营商环境的一部分,便捷了、快捷了,是不是费用会高了?我想这方面请闫主任给我们介绍一下。

闫立刚:应该说压时的目的是为了降费,降低企业的流通成本来提高效率。从这一次跨境贸易的便利化来看,有的企业做了一个大概的统计,一个集装箱大概节约时间20-25小时,费用大概节约400-500元人民币。刚才你提了一个问题,时间短了,会不会价格和单位成本提高了?这次北京和天津出台的跨境贸易便利化措施中,专门有一条叫做:一站式阳光价格。要求码头物流企业,各个操作企业,所有的价格都要公示。另外,还建立起货代公司的收费标准这样一个体系,并且通过第三方对它进行监管。这个价格是公开给大家的,而且有人来监管。真正确保便利化措施效果给企业带来实际利益。

耿晓冬:我是四九城胡同,老百姓长大的,如何传承北京的老字号,比如说东来顺、张一元这些京味老字号,前期在京交会上老字号惊艳亮相,下一步市商务委对北京的文化传承和京味文化有什么新的举措,前几年说到提升北京文化自信,其实老北京老品牌也是北京文化的一种载体和自信,如何能够传承下去,您有什么新的举措?

闫立刚:北京老字号还是非常丰富的,一共有175家,其中餐饮占1/3,最近几年各个部门对老字号的发展都非常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来推进老字号的发展。总的来说是从两方面来促进老字号的发展。一个是抓好传承。传承什么?传承工艺,传承字号,传承它的店铺,传承它的技艺,传承它的店训,这些都非常重要。比如说字号和店铺,应该是老字号的招牌。大家知道马凯餐厅,2004年由于修地铁搬到南城,今年6月份又回到老地方,鼓楼大街那个地方,另外实际上老字号的店训是老字号的文脉,大家看将近300多年的同仁堂,两边写的是:炮制虽繁不敢减人工,品味虽贵不敢减物力。全聚德讲的是全而不缺,聚而不散,仁德至上。这些就是文脉,企业的文化,特别是技艺应该说是老字号的精髓,我们还特别注重老字号传承人的培养。

耿晓冬:诚信为本。

闫立刚:对,另外我们鼓励老字号的创新,但是我感觉要避免千篇一律,比如有的老字号适合连锁发展,有的不适合连锁发展。

耿晓冬:别弄的跟麦当劳似的。

闫立刚:比如说砂锅居,270多年,有一个砂锅肉,基本上每天不超过100碗。

耿晓冬:您这么一说我都馋了。

闫立刚:还有咱们说的那个烤肉宛,每天就那么一场,所以老字号的创新可能要一号一策,针对不同情况来创新发展。

耿晓冬:您一讲就想起小时候的味道,我们家离砂锅居很近,真是像您说的。

主持人(国培源):委员们要表达的意思很多,网友们也有很多的意见,但是没有时间了,首先感谢两位委员和闫主任给我们的共同交流平台,今天是最后一期节目,整整5天时间里,我们在这个平台上把近千件有前瞻性、可操作性的提案跟民生角度选了5个关切的面,请来市政府的6位一把手和11个政协委员进行对话磋商,我相信委员们的建言献策的智慧和市民的心声都会成为北京市政府的科学决策的依据,共商共建共享才是和谐宜居家园的必由之路,感谢各位,希望以后经常见面,把它常态化,谢谢。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