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歌剧丨《呦呦鹿鸣》即将登陆国家大剧院(上)

2018-05-09 17:5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sdy20180509003

歌剧《呦呦鹿鸣》剧照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观新》,我是主持人易欣。在本期观新要带领大家一起走进的是歌剧《呦呦鹿鸣》,在本期节目中我们邀请到一位嘉宾,他是来自于宁波演艺集团的董事长邹建红,欢迎您邹董,跟我们网友朋友打声招呼。

邹建红:

网友朋友大家好,非常开心也非常感谢千龙网来宣传我们的歌剧《呦呦鹿鸣》,这是一台非常好的,而且是歌颂中国第一个女性获得诺贝尔奖,谢谢大家。

主持人:

其实说到《呦呦鹿鸣》,我们一开始想到的是《诗经》里的诗句。还有单独说呦呦,会想到屠呦呦,这一部戏其实就是关于屠呦呦的。在创排之初,您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邹建红:

2016年屠教授去领奖,由于她身体不好,到底是她自己去领奖,还是其他人代替她去领奖。但是屠教授非常伟大,她说我身体不好,我也要亲自到现场,这代表我们国家的形象。决定她要去的时候,其实很短,也就半个月二十天的时间。我们作为屠呦呦家乡的文艺工作者,当时中央也希望带我们艺术家来参与她在瑞典搞的一系列活动,像中西药专家对话,书的出版等等。

去了之前我翻了很多资料,能不能把中国的优秀女儿,宁波的女儿搬上舞台。知道以后,创作找不到一个切入口,因为她读书、考大学,研究院工作,后来搞研究,研究成果获奖,没有戏剧性的冲突,也没有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但是到那边以后,到现在说起来还是很激动。因为到那边以后,记者招待会开了很多时间,不管是欧洲记者,还是台湾、香港、美国的,好多记者都要去问她,你在70年代产生的成果是不是跟文革有关,文化大革命有关,你这个是不是跟运动健身有关,她避而不谈,一直就谈我这个成果不是我一个人的,是中国几千年中医文化的表现。我们当时的青蒿素当中,研究青蒿素不单单北京在研究,广州、广西都在研究,我是科技组的组长,她不断把成绩都归于祖国,归于她同事。她还说我37岁承担我们国家这么大的课题组组长,我责无旁贷,我好多同事都是为了研究这个项目,肝、心脏都出现了问题,很多人已经走了,我还活着,我今天代表他们,代表中国中医要向世界上发声,她把毛主席的话挂起来说,中医是一个宝贵成果,不断把这个归于祖国,记者招待会,特别是在大学演讲这次,诺贝尔奖获奖去了,前面一个美国人、日本人,主持人讲的时候鼓掌就过了,说到中国屠呦呦的时候,1400多人的剧场里都站起来,大家都为她鼓掌起来,她身体不好,坐不住,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前面。半个多小时的演讲中坚持下来,而且她一直讲,中医可以为全人类服务。我们这个国家很穷,没有什么资金搞很大的科研项目,但是我们当时就是国家穷,党怎么说我们怎么做,祖国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她说我们的工作,从读书到研究,到获得成绩,都是听祖国的号召,祖国怎么说,要我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有像我们这代人付出心血,我们国家才能强大。所以真的,我后来在现场看了以后,我跟几个演员说,回去一定要把她搬上舞台,把这个故事搬上舞台。

回来以后,我在家里待了三天就飞到北京。不管是国家话剧院的副院长王晓鹰,还是中央电视台的朱海,包括空政话剧团的编剧王谨,还有北京一些专家。当谈到我的感受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大家都说一定要搬上舞台。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编剧王咏,作曲孟卫东,导演廖向红都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时段进入我们的主创本子,创作过程有点难,因为写现实题材很难,写一个活着的先进人物更难,而且屠教授也说,就像我们这个剧目在创作中,要按照她的本质走,非常低调,从排练开始,她就说不要为我写小说,不要为我拍电视。但是作为家乡的文艺院团,我们有责任要把她搬上舞台,让全国观众通过舞台了解屠呦呦教授的人生很高的境界。

主持人:

您现在回顾过来,您觉得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邹建红:

有三点很难。但这三点,首先是我的亮点。第一个难,现实题材很难写,因为她活着,不能杜撰。写什么,创作什么,你把屠呦呦从出生到科研成果这段时间,包括爱情,但是我们做到了,当时定了一个主旋律,什么主旋律呢,就是我们去写一个真正的屠呦呦,淡淡的诉说她内心的矛盾冲突。我们第一个写的是她的我什么不灵光,就是我很笨,很对不起老公,跟她老公矛盾冲突,很不灵光。到歌词出来,就是按照屠呦呦本质去写。从创作到北京演出,每一场演出很多观众都带着疑问走进剧场,这是不是给我们来教育,但是到剧场以后,他会感动,他会流泪。

第二个难,我们宁波第一次搞歌剧,我的手下就是浙江的越剧,宁波地方戏甬剧,还有歌舞团,怎么体现屠呦呦这个人物,当时定不下来,话剧、音乐剧,到后来决定要搞歌剧。12、13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整个队伍有250个人,100个交响乐团,60个合唱团,50个舞美人员,还有群众演员,250人,浩浩荡荡的队伍。这支队伍中的统筹能力都不是我们所具备的,我们合唱团是宁波大学、宁波教育学院、宁波老年大学,我们主演是吕薇,歌唱家,我们的群众演员是我们的越剧团、甬剧团,下面的歌舞团凑起来的。特别是我们的合唱团,合唱团在宁波搞了一个招聘会,挑了60个人,但是你知道这60个人是从来没有上过舞台,舞台上走步都很困难。但是就是廖向红导演,中国戏曲最高学府的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研究生院院长教小学生上台怎么走,手怎么做,整整50天,要练50天。在我们在江苏演出的时候,这帮业余演员换下来,换成专业上海歌剧院合唱团,我们导演和主创人员都不同意,说就是唱毕业歌。假如说这首歌让很成熟的专业演员唱,就不像了,就是这帮年轻人,初出茅庐,看上去还不是很成熟,就是那股莽撞劲看,这就是导演需要的舞台气氛。所以我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歌剧《呦呦鹿鸣》的时候,我一直在问专家,他说最可爱的是合唱团,就是像大学生,科研人员。

主持人:

从草根演员中选出来,而且大部分都从宁波本地选出来,这部戏中有没有加入宁波元素?

邹建红:

第三个难,怎么加入到浙江宁波的元素。当时我们的编剧说,是从她大学到学外科医生,还是学中医药研究,我们就从这开始。但是我讲不行,既然是宁波演艺集团,就必须从出生,为什么叫屠呦呦,呦呦本身跟青蒿素为什么能串联在一起,这是命中注定还是什么。屠教授的家就是在宁波有一条街中医药的集散地,从小对中医药有了解。而且读中学的时候,身体不好,休学一年,这一年中医帮她把身体恢复起来。所以到最后定下来,从她出生到成功。这个演员中有一个叫屠呦呦的介绍人,也是她丈夫的姐姐。这个人是宁波小百花艺术团的主要演员,也就是我们当家花旦。每一次演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都为她鼓掌,她非常会演戏,因为是我们的主要演员。把观众深深被感动了。所以那天我们的专家,包括文化部领导说,那么优秀的演员也去演歌剧,我们歌剧有希望。她小时候的生活中,讲了大量的宁波民间小调,所以这个戏中有许多宁波的元素,包括宁波的方言。特别是屠呦呦自己去研究室试药的时候,她把女儿送到宁波老家,她丈夫不同意,自己一个人悄悄走了,后来丈夫到现场以后,她已经进到实验室,把门关起来,不能出来,怕病传染。两夫妻的时空对唱,丈夫也很对不起,当时我不同意,希望你能平安出来,当时有一段歌剧中间有一段念白,也是歌剧唯一的念白。他说你在里面安心把药实验好,我在外面一直等着你,太阳升起来,太阳落下来,合唱衬托,把观众的心揪起来,好几天。丈夫说等到你回来的时候,我把女儿从宁波接回来,我们一家团结一起,以后一定不能分开,唱的下面观众眼泪直流。

这三个困难,创作困难很大,但是后来真正成为我们的演出亮点,我相信这次歌剧第二次到北京来,就是上次在保利演出,北京观众都称赞吕薇老师,称赞我们的剧目创作。应该说廖导非常严谨,孟老师对音乐,对自己要求很高,到昨天前天还在改为国家大剧院演出的音乐,艺术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给推出来了。这次大剧院的演出会非常棒。

主持人:

以上就是本期《观新》的全部内容,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链接:观新·新歌剧丨《呦呦鹿鸣》即将登陆国家大剧院(下)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