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 不如红墙下的你

2018-04-19 10:33 北京时间

打印 放大 缩小



仲春的北京,长街十里春风如许,红墙边的玉兰花开得格外艳丽,居民纷纷出门踏春。

“这儿什么都有,有御河、有故宫的角楼、有景山、有北海、有白塔、有金鳌玉蝀桥、有团城、有红墙、有图书馆、有大号的石狮子,多美,多漂亮。”这里有阜成门内大街,老舍笔下的最美大街。

这里地处首都核心区的北京市西城区,历史文脉厚重,红色基因鲜明。特殊的区位和文化的传承,让这里的人们很自然地将这种朴素的感情升华为一种独特的“红墙意识”,在提升城市总体品质的同时,提升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

阜内大街

老舍笔下的最美大街回来了

形成于元代的阜内大街是北京最古老的大街之一,全长1.4千米,西起阜成门,向东延伸可达北海、景山、故宫。一路走来,妙应寺白塔、历代帝王庙、广济寺、鲁迅故居等文物古迹俯拾皆是,有“一街看尽700年”之称。然而,时过境迁,这里早已不复当初的模样。

2017年6月,阜内大街启动了整治提升一期工作,力图恢复老舍笔下的最美大街。阜内大街的街巷长林铁军边走边介绍,行至231号,他指着灰瓦青砖朱门的门楼,“这就是那个年代的门头上的窗花,看这雨搭,还有这雨搭下的珠子,都是很有特色的,像这样的就要修旧如旧。“尽管修旧如旧并非易事,但为了恢复“最美大街”原貌,林铁军们对古街古巷古建筑进行了详尽的了解,街边不起眼的老门楼老门墩甚至路边花坛的梅花雕饰,他都能跟你聊尽它的前世今生。

阜内大街街巷长林铁军

如今,阜内大街颜值大幅提升,人们惊喜地发现道宽了路顺了雕梁画栋回来了,属于老北京人的记忆复活了。

这是保护最美老城记忆的街巷长林铁军的红墙故事。他说这些都是他的日常,在这片距红墙最近的地方,红墙意识早已渗透在他每天的工作中,“说的反而少了,听党的话,做好该做的,服务好百姓,大家满意了我就很开心。”

一抹中国红,红墙连万家

其实,“红墙意识”从一开始就来自基层,从未远离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仅渗透在街道整治中,还体现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社区工作、安全防卫等等中。

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动批”样本

“动批”是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的简称,南邻金融街北接中关村,包括12个市场、1.3万个摊位,曾是中国北方最有影响力的服装集散地。“动批”占地35万平方米,鼎盛时日均人流量达六七万人,高峰时甚至达到十万人,80%以上是外埠来进货的商户。汹涌的人流、货流、车流,让“动批”地区的交通拥堵、噪音扰民、消防隐患日益突出。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指示北京要坚持和强化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调整疏解非首都功能。西城区专门成立了北展指挥部,负责“动批”的疏解腾退工作。

西城区发改委协同发展科科长、原北展指挥部成员王冲

王冲就曾是北展指挥部的成员,全程参与了“动批”近4年的的疏解腾退和转型升级。2017年11月,随着“动批”最后一家东鼎市场闭市,具有30多年历史的“动批”彻底走进历史。对于这块“硬骨头”,王冲只是淡然表示“‘动批’的疏解腾退真的是不容易”,话锋一转,“更重要的是要像嫁闺女一样为这些商户找一个更好的落脚点。”作为“娘家人”,王冲还定期跟踪回访那些“嫁出去的闺女”,了解她们如今的状态。

疏解与转型同步进行,昔日“动批” 变身“高精尖”金融科技中心。2015年11月,首个完成疏解的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已变身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如今入驻率已经达到100%。“进驻到我们这里的企业,有做无人机的,有做VR的,有做聚合支付的 ……”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总经理李然对入驻企业了如指掌,“每家企业在科技创新、金融创新方面都有各自的优势。”艾肯拓是一家工业无人机制造企业,是首批入驻的企业之一,创始人杨帆表示“宝蓝这块的地理位置、环境都是非常适合创新的,特别是像我们这种科技型的企业。”

入驻宝蓝金融创新中心的无人机企业

对于未来,王冲称这里将打造成为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规划好、利用好,让老百姓切切实实感受到城市品质的提升,这是我们的责任。”

这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破解大城市病的急先锋王冲的红墙故事,“责任”是他提及最多的词汇,他说地处西城这个特殊的位置,自豪感和责任感已经使红墙意识融进血液里,无需想起不会忘记。

从德勤白领到西城大妈

西城区后海西沿社区的社工、西城大妈梁晨

后海边不少居民都熟识这位身穿红马甲、臂挽红袖标、头戴小红帽的恬静姑娘梁晨,她是西城区后海西沿社区的社工。18个院子248户614人以及上千甚至过万的游客,组织社区活动、信息报送、治安协理、游客问路等,是梁晨如今的工作。

9年前,梁晨德国留学归来进入德勤做审计,日日套装笔挺妆容精致出入东方广场国贸soho。有一天,她接触到了社区工作便心生向往,毅然辞职来到后海西沿社区,成为“西城大妈”的一员。身边人都不理解,海归、四大、外企白领……这些标签怎么看都与“西城大妈”有些违和。但是值与不值,梁晨心里有自己的账。她说,虽然收入少了很多但更有归属感了,而且能帮助到别人是一项特别有意义的工作,“我希望每个来社区办事的人都能满意,只有每个人满意了每个家庭才会满意,社会才能更加和谐。”

这是守望万家灯火的西城大妈梁晨的红墙故事。近10万梁晨一样的甘于平凡却不凡的“西城大妈”在日复一日的寻常守护中留下了不寻常的印记,绵延、传承着对红墙、对社区、对首都的爱与责任。

恪守忠诚的红墙卫士

沿中轴线向南穿过天安门广场过正阳门,就进入古色古香的大栅栏街区。自明永乐年间商铺林立,历500年而不衰,至今同仁堂、瑞蚨祥、内联升、狗不理等老字号依然顾客盈门。

红墙卫士、大栅栏街区煤东社区民警兰文成

这里也是距红墙最近的繁华商贸街区,又紧邻天安门,游客络绎不绝,治安工作自然重之又重。兰文成是这里的一名社区民警,从警31年,管片儿12年,20条胡同、333家商户都是他的“地盘”,他每天都要用脚丈量几遍,早已成为居民和商户心中的“大家长”,被称为个头高办法高情商高“兰三高”。

今年3月2日,兰文成获得“红墙卫士人员密集地区防控先锋岗”殊荣。兰文成说,距红墙近是他的自豪也是他的动力,守护辖区安全已经成为一种自觉,“抗战时期我父亲就是一名老军人,在今天我选择警察职业就是我的担当。”

兰文成说他没有什么故事可讲,践行红墙意识就是他的工作,“辖区安全了,地区就安全了,地区安全了,首都就安全了。”说话间,兰文成走进大观楼影城,“现在春天了风干物燥,咱们随时注意防火安全啊!对了,最近什么片子最火呀?”“《厉害了,我的国》!”

责任编辑:伏梦滢(QV002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