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年了,王羲之没有告诉你的事,今天她来告诉你

2018-04-16 10:45 新华社

打印 放大 缩小



sdy20180416003

潇涵:青年创业者,外号”意公子“。擅长用大白话解读艺术,发起“意外艺术”项目致力于艺术大众化普及,主讲艺术脱口秀《艺术很难吗》。

如果艺术离你很远,

为何会在一幅画前伫立许久,

或是在一段旋律中泪流满面?

“艺术不是给少数人享受的东西。”

这个 “门外汉”用最好玩的方式

敲开艺术的大门,

弓着身子对你说:“进来看看吧!”

也许有人说,

艺术的魅力就在于看不懂;

而她想做的,

是找到艺术和生活的两全。

sdy20180416004

“在艺术作品面前,

你和马云是平等的。”

其实艺术并不难,

不过是一个灵魂,

渴望遇见另一个相契的灵魂,

她就把他们的人生端给你看。

新青年第16期

邀请“意公子”

潇涵

用你能听得懂的话聊聊艺术

演讲实录

很多人知道我叫意公子,但是不知道我叫潇涵。你好,我是新青年潇涵。今天我跟大家聊一聊,如何更好地放飞自我。

因为我是做艺术普及的,所以在开始之前,我想跟大家一起来看一看在书法史上,三大Boss他们如何放飞自我的故事。

首先向我们扑面而来的是天下第三行书。苏东坡的《寒食帖》,那是苏东坡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下监狱,差点被处死,然后一路被流放到了黄州。在一个寒食节,他四十七八岁了,颤颤巍巍地从床上坐起来,又饿又冷还生着病,写下了这首《寒食帖》。这是一篇草稿,写错了之后就直接点掉,也不管它。

然后我们再来看一下第二幅字,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我们觉得不对呀,我们小时候临摹的颜真卿,那字从来都是方方正正的。其实那是颜真卿在他人生当中非常惨痛的时候写下的。那时候,他最亲的侄儿被叛军杀死了,死后一年,别人才找到了他侄子的头骨。颜真卿就是在这样一个巨大悲痛的情绪底下,写出来了《祭侄文稿》。他的情感更加激烈,所以他那些所有的错别字,圈掉抹掉。

然后我们再来看天下第一行书。这是一个男人在酒后微醺的状态,完全放开自我的情况下写的,这个男人叫王羲之。他酒醒了以后,想誊写一份正式的,怎么写都没有当初的那个好。于是这份行书也就成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

所以你会发现,天下三大行书,居然全部都是草稿。这三个大Boss,在他们最放飞自我的状态里面完成的作品,居然也就成了他们人生中甚至是书法史上,最高的成就。

我们常常要讲“做自己”,但却常常在人生中不断地去拗造型。我是一个创业者。在创业之前,其实我在一个地方电台和电视台做一个十八线开外的主持人,长这样,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合伙人跟我说,我们去搞艺术吧,我说好。

然后我就回去照了照镜子:无清华北大高等学历,蓝翔技工、新东方烹饪高级技能,无任何艺术的专业同事。他们说:“你好厉害,你们搞艺术的,居然不招艺术专业内的人,其实是因为我们招不到。”然后,无任何艺术圈人脉资源,什么画廊、 拍卖行、美术馆,我连他们家保安都不认识。

我就想,我原来做媒体,不然我就从媒体的角度去写一写艺术展览到底怎么回事好了。然后,我就得去展览现场,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穿着高跟鞋,然后举着一杯我根本就不懂的红酒,到画廊的VIP现场里面去拗造型。我一走进现场,好多画,简单来讲就三个字:看不懂。于是我就上百度百科去搜了搜,是这么写的:“这是一个学者型的理论家,一个具有诗人才智的画家,或者说是一个集诗人、学者、理论家于一身的画家”,更看不懂。

后来我发现,我不要再拗造型了,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自己。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就是一个在艺术品面前那么想要亲近,但是又那么胆怯和惶恐,生怕说出一些外行话被人嘲笑的人。那艺术作品是什么呢?就是一个灵魂把它的人生阅历都揉碎了,端到你面前,希望遇到一个和它相呼应的灵魂。

为什么我们看电影会掉眼泪,看画就不行?那是因为给外行人去描述画的人不说人话。于是我就想,那我能不能说一些外行人听得懂的话,不去聊这些技法,不去聊什么学者型的理论家,我就单纯去讲一讲这个有趣的灵魂。当我们抛弃了所有光鲜亮丽的东西,重新回来做自己的时候,我们不再拗造型的时候,我们发现居然可以收获那么多跟我们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我记得在过年前的时候,我们和一个文物纪录片合作,把国宝端上了荧幕,让大家来解读国宝。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面,网友为国宝贡献了292万多字的评论,相当于四部红楼梦的长度。

做自己很难吗?其实是不容易的。因为我们常常会陷入到拗造型里,常常会陷入一种从属的关系中。现在的我再重新回看五年前我在电台电视台的时候,我想离职,但是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我担心离开这个权威的平台,我就没饭吃了。而当有一天,我真的一无所有的时候,不得不重新回来去审视我自己,去找回我自己。而当我决定要做自己的那一刻,那个时候,我有了一个新的安全感。

我想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的力气和精力可以去折腾,当我们不想要再拗造型,想重新回来做自己的时候,就想一想书法史上那三个放飞自我的大男人。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们不行?

我是新青年潇涵。

青年说·潇涵

访谈实录

问:创业初期让你最有成就感的攻克的一个难关是?

答:和金钱的关系。(怎么说?)一个企业,必须要去经历商业化的东西,就这个对我来讲,其实是最大的一个考验。

问:我看到你之前发了一封道歉信和道歉视频,为什么?

答:我们做了很多没有回归到用户价值本身的事情。比如我们可能为了追求流量,

就降低了自己对于内容品质的要求。你在不断地去做榨干用户的事情,那是最大的一个触发,我想站出来道歉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吧!

问:情怀不能当饭吃,怎样做好与商业化的平衡?

答:最重要的那个点就是你想要带给社会什么,你想真正地带给用户什么,但是要找到那个点真的很难,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怎么保持清醒?)不断地接受批评,当你身处高位的时候,当你听到太多赞美之声的时候,可能那是一个危机的来源。

问:你决定放弃电视台主持人这个饭碗时,有没有经过思想斗争?

答:身在那个台,我最大的价值其实90%来自于那个台,10%才是我自己的价值。然后,我的父母是最后一个知道我创业的人。等到我告诉她们我创业了以后,他们马上给我第一反应就是:“社保怎么办?医保怎么办?以后谁给你养老?”

我记得我A轮融资的时候,去见了五六十个投资人,他就去点评你的创业:“我觉得你这个东西天花板太低了”“你们做这个没有出路啊”“我早就说了不要投垂直电商”……balabala一大堆,其实最大最大的跨越,根本不是来自外界,而是你自己的内心准备好了没有。

问:很多人觉得艺术变得越来越功利了,比如说很多家长会让成绩不好的孩子去学艺术,你怎么看?

答:其实艺术本来它的功能性就是无可厚非的。我觉得,家长让孩子去学艺术,你不能说这个家长不好,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艺术是好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去亲近艺术,我们社会应该呼吁一些真的有社会责任感,而且不会误导孩子的好的艺术教育方法 。

问:前阵子在梵高生日那天,你做了一座线上梵高艺术馆,有数万人在上面留言,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答:你手上拿的是很多沉甸甸的故事,你别看它是一幅画,它有的时候会成为我们人生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疗愈剂。

问:你做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给大家读懂艺术提供一条捷径?

答:我们常说,我们的角色是一个“看门人”,就是一个保安的角色。如果你把艺术比喻成说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话,那一帮像我一样的“门外汉”,想走进这道门的时候,原来是高墙铁丝网,不得其门而入。

但是,今天有一个缝打开了,有个人在那个地方就弓着身子,说“请往里走”,于是他们就进去了。有些人可能只是在门口张望一下就走了,有些人真的会走进去。那我觉得我们只要扮演好“看门人”这个角色就已经够了。

创业是一场修行,

瞒着父母离开电视台“铁饭碗”,

她说是为了摆脱对平台的依赖,

因为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给的。

没钱,没平台,没人脉,

从零开始,并不容易;

面对外界质疑、伙伴离去,

那份初心,终不敢忘。

“最大的跨越不是来自外界,

而是自己内心准备好了没有。”

发掘自己真正的价值,

她把生活过成了艺术。

外行又怎样?

年轻敢折腾!

新青年,做自己。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