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剧丨话剧《苏东坡》——苏轼是怎样成为苏东坡的?

2018-03-06 14:5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观新·新戏丨话剧《苏东坡》——苏轼是怎样成为苏东坡的?

观新·新戏丨话剧《苏东坡》——苏轼是怎样成为苏东坡的?

罗鸿亮:2017年1月是伟大的文学家苏东坡诞辰980周年,作为苏东坡的后人,我们应该要在舞台上奉献一台精彩的以苏东坡为主题的话剧。我们也物色到了能够驾驭这种历史题材的剧作家姚远和四川本土的戏剧导演、话剧导演查丽芳作为主创。我们共同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六易其稿,完成了《苏东坡》的创作。

邓滢:我们以前做戏,觉得《苏东坡》这样重大的题材一定是非常沉重的,很闷。这次选择跳进跳出的形式,这个戏既有让你欢乐的地方,也有让你非常沉重和思考的地方。

邓滢:最难的地方应该是时间。这种戏的创作尤其是落到实处的排练,其实需要非常充裕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得非常完美。因为演员都不是戏曲演员,所以演员的身段表演要经过戏曲的打磨,演员还是很辛苦,每天坚持早上戏曲身段的训练,下午在排练过程中,夹杂在一起,演员的体力也好,各方面也好,考验也挺大的。

邓滢: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我们的帮腔和司鼓,我们的司鼓老师也是一个川剧老司鼓,70多岁了,一直在台上坚持。我们每一个节奏点都是他现打出来的,每一个节奏点都是他现打出来的。帮腔老师也是,都是现场,也没有录音,全是唱现场的。

罗鸿亮:苏东坡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特别难写。苏东坡的生命历程66岁,都很精彩。但是舞台的空间有限,我们从黄州写起。因为他在黄州三年多时间,可以说是苏东坡的凤凰涅盘。因为有了他在宦海的沉浮,留给后人广为乐道的独立人格、自由精神、平民情怀。我们觉得在舞台上要塑造出这样一个全新意义上的苏东坡。

罗鸿亮:因为我们是四川的艺术院团,我们在话剧民族化发展道路上又进行了大胆地尝试。我们把川剧的锣鼓,川剧的帮腔和曲艺书场上的说书人、串场人应用到舞台艺术上,比较沉重的历史题材我们赋予轻松活泼的形式。我相信走进剧场的观众看着不会乏味,不会疲倦的。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