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剧]颠覆结局的《青春禁忌游戏》

2017-09-15 16:01

打印 放大 缩小



sdy20170915002

话剧《青春禁忌游戏》首演现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诞生在前苏联的《青春禁忌游戏》遭禁;2003年,国话版《青春禁忌游戏》首度亮相,至今已演出14年。这一次由“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呕心奉献的全新版本的《青春禁忌游戏》,与其他国内版本有着鲜明的不同。

《青春禁忌游戏》讲述了4名年轻的学生为了得到老师保管的存放试卷的保险柜钥匙,换掉他们上午失败的考试试卷,以为老师过生日为名,精心策划、实施的一个残酷的“游戏”。

导演彭远江:我们这版《青春禁忌游戏》是由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出品的,并且由我个人改编的一个版本,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因为我们的结尾是和原版完全不同,我们做这种改编,其实是为了更能够贴近观众。需要结合一些现代能够触动我们中国人神经的文化层面的共通的东西。我们把原本教师的自杀换成学生的自杀,这是结局上的不同。因为我认为,所有的学生都不是一生下来就邪恶,所谓的青春禁忌游戏的悲剧是由不同的两代人,其实他们都是在生活之下疲于奔命的木偶。由于他们的价值观是不同的,而他们都认为自己所坚守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正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的碰撞,或者说两个时代的碰撞才造成人性的悲剧。因为每一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有各种各样的,生存境遇是不同的。但是每一位父母,或者说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学生自己,都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我想这一点是共通的。

在赤匹江湖的全新版本中,导演弱化了人性冲突,将理想化、刻板无情、“安提戈涅式”女教师形象,变成了一个既理解身为学生的难处、却又因自己的立场无能为力的矛盾体。为了让矛盾更加鲜明突出、问诘的对象更为清晰明朗,导演让女教师承载了更多悲天悯人的柔肠,这一手笔,是不曾在任何一版《青春禁忌游戏》中出现过的思辨。

导演彭远江:有的孩子可能想成为厨师,想成为一个挖掘机工人,有的人可能就想成为泥塑家或者画家,这些愿望都是美好的,都是善良的。有可能就是这些成绩导致他们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因为我们都生活在整个社会群体之中,我们不可能无视别人的白眼和语言,真心地希望我们的时代能够越来越好,也真的会越来越好,我相信这一点。

在赤匹江湖版的《青春禁忌游戏》中,除了对于女教师的人物设定进行了改动,还在整体的剧作布局中,大胆了穿插了四位学生的“人物片花”。不仅突出了人物性格,更在紧张的严肃戏剧节奏中,以温暖可爱的表现风格缓解了绷紧的情绪。

导演彭远江:究竟新版的《青春禁忌游戏》能够给观众带来多么大的冲击和影响,希望大家走进剧场里来,和我们见面。谢谢。

赤匹江湖版的《青春禁忌游戏》,立足青春、讲述禁忌、反思游戏,并加入了赤匹江湖式的暴风骤雨般深入灵魂的问诘,使得该剧拥有了更为独特的导演思考、更具全新的观赏价值。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