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佳:用爱播种爱心之田 用生命浇灌生命之源(2)

2017-07-14 10: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bbb

主持人:

这么年轻怎么想起组织一个公益团体帮助儿童呢?

吕佳:

其实组织灵水心田生命教育中心是2014年的事,三年前这个时候,也是4月份,当时有很多机缘巧合穿织在一起,总体有三方面原因。第一点,我一直不太愿意面对,但又必须面对的一点,就是我父亲的原因。首先我父亲在我18岁的时候得了一场非常严重的病,它叫做癌症。其实我原来一直都是不太懂事,甚至有些叛逆的小女孩。得这个病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癌症是什么东西,就没有想到一场病直接看到一个人好端端在一年变得逐渐消瘦,直至他离开这个世界。这一年我就不断在学校、医院之间奔波,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挑战。所以在那一年,我就迅速成长起来,变得懂事,首次知道生命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也开始思考我自己的生命意义,到底要做什么。当时我就想,我18岁,其实已经成年了,但根本接受不了这件事情,而且对生命完全没有正确的,或者一个客观的认识。我当时学的是小学教育专业,学院有很专业的生命教育团队,当时给我们上一节这样的生命教育选修课。我第一次上这个课的时候就被它触动到了,当时老师放了一个台湾的视频片断,对我的印象非常深,就是做死亡教育的。既然有这么好的资源,并且大陆很少有人在做,为什么作为一支教育专业的学这方面的学生不能去做呢。这几个人就坐在一起讨论,想做一些事情,大家在一起克服很多很多困难,最后组建了这个团队,就做了灵水心田生命教育的项目。

主持人:

我看灵水团队的资料里写着我们团队的成员有30多位,那我们帮扶的孩子有多少,这些孩子都是什么样的孩子?

吕佳:

开始我们直接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不是直接面对留守儿童。因为当时我们接触的都是正常的小学孩子,因为学小学教育专业,从大一开始就要去见习、实习,接触很多学校里的孩子。包括我当时在本科是做党支部书记,在那之前一直做党支部跟社区的共建工作,做的项目也是未成年儿童思想道德引领方面。所以从一开始群体像北京市我们周围的一些孩子,逐渐逐渐我们发现其实留守儿童,流动儿童这类孩子是更需要生命教育,我们就把重心放到这部分孩子身上。三年累计1100多个孩子,因为每次都希望把这个项目做得更专,把活动做得更好,没有一次做很大很大的那种活动。

主持人:

我记得我第一次理解生命的意义,应该也是与我很亲近的人离我远去,那会儿我已经参加工作。很难想象这些留守儿童是在这么小的时候就明白生命这两个字何等重要。您做的生命教育,你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帮助这些孩子,是把从前在学校里学的生命教育理念传递给他,还是以什么样的形式?

吕佳:

主持人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很多人刚接触我们的时候都问我们这样一个问题,生命教育这么大,甚至连很多教育者,在一线的教育者都不太理解到底什么是生命教育,那怎么能给这些孩子做。确实生命教育是很上位的一个理念的东西,我们很难说把理念给孩子。就像我们小时候在校园里听的那些讲座,虽然很有帮助,但是生命教育如果只是以讲座的方式形式给他们做的话,很难真正影响到孩子的生命。我们认为,结合我们专业特色和年轻人这代特长的东西,我们就把它融入到像绘本,我们主要做项目都是以夏令营或者冬令营的项目为主,就把绘本、艺术,跟生命教育做一些融合,包括体验的游戏、活动,都是在做活动层面。多半是以课程为主,活动为辅,整个夏令营设计都是围绕生命教育,但是没有一个是说你一定要关爱生命理念方面的传播,更多是润物细无声,把理念融入进我们活动中去的形式。

责任编辑:陈玲玲(QV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