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剧]北京人艺《李白》迎演出200场

2017-04-14 15:3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

北京人艺话剧《李白》彩排现场

唐烨:我们这两年老在提一个词,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一说到传统文化一定要提到唐诗宋词,一提到古诗词一定会提到李白。所以很多人说,那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很多李白的古诗词出现,有,但没有很多。而且我们这个角度也不单单关注在李白写诗词。启宏老师的角度可能跟其他的戏不一样,他更多的关注了像李白这样一个文人对于官场,对于世俗他有一种怎样的观念。

唐烨:这个时候的李白近乎五六十岁,和现在的濮哥基本上是一个年龄。所以有的时候在看之前的录像,濮哥自己说,觉得那个时候他演的李白就他自己而言可能不太一样。那个时候可能他的体力,他的表演上,没有问题。但是可能从他自己的阅历,那个时候濮哥开玩笑说我没当过官,我还不是特别深地能够体会出世入世的感觉。所以直到2003年甚至到现在,每一次我们的重排也罢,复排也罢,濮哥都会有不同的变化。而且我觉得观众可能在这之间也能找到不一样,引起共鸣。

濮存昕:我们剧院有保留剧目制度的,总是把老戏翻出来去演,长期地去演。这是一种善意,也是一种愿望,让更多的观众能够看到,你是老的,每一场观众是新的,首场演出是冲动,一直保留着几百场,这是我们职业上对自己的一个要求。观众对这个剧院都很熟悉,他还要来看,甚至以前看过了还要再看,他总是希望投入这个情境,在故事和人物中间去体悟。我要是在这样的境遇我会怎么办,我们把观众带入这样一种情境,这样就会在台下用艺术各方面创作的,合作的,包括灯光、音响,还有服装,我们造成的真实的假象,艺术的生活,让他有这样一种参悟。

唐烨:非常幸运,我们演到这一轮的第三场,是《李白》一共从1991年演出到现在的第200场。其实今年安排这个戏,我觉得有特殊的意义,一个是我们的导演苏民老师离开我们之后,我们第一次演这个戏。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很恍惚,每次幕间想起苏民老师的吟诵,我们就觉得苏民老师没有走,所以我觉得也是用这个戏来纪念他。

责任编辑:孙彰(QV001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