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音乐]新乐府《五行》“玩”出音乐制作新概念

2017-03-24 14:27

打印 放大 缩小



剪辑.静帧004

新乐府《五行》专辑录制现场

陈伟伦:最早的初衷名无虚三位老师在南京空间里的一次表演,我们看完那个表演之后非常非常震撼。我当时有一个想法,有一天我们要请三位大师回国做一张真正的唱片,这是初衷。其实我们新乐府的状态就是让传统的文化用全新的方式去展示,所以就达成了这次的表演。

徐凤霞:《五行》这个题目对我们来说很熟悉,同时也非常陌生。为什么熟悉?因为中国人五行,千年万代传下来的,中国哲学的思想是一直存在的。陌生是要跟皮影做综合艺术,互相要切磋,要一起合作,这对我们来说有一点点陌生。

王玉光:2008年就辞职了,全身心投入到皮影,也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今天跟老师们做融合,世界音乐,陈老师一提,我觉得特别符合我要表达的东西,理念上特别符合。所以我的皮影叫做融皮影。

陈伟伦:我在中国长大,我接受的审美教育,音乐教育其实是很缺乏的,很少的,包括我的孩子能学习到的审美观,音乐也好,还是其他艺术形态都非常有限,所以导致首先对新的东西了解不够。

闵小芬 :这种即兴的魅力,即兴创作,即兴演奏的魅力再也不会重复了,独一无二。因为那种碰撞,你说是错也好,是对也好,在和弦里,不在和弦里,包括又有种冲撞,又有妥协,在即兴瞬间的迸发,那种感觉很奇妙,稍纵即逝感。

吴巍:传统保留已经做得很好,但是也是有局限性,所以一部分工作还是在学习,真正的传统要到民间去,跟艺人有这样的机会去学。大家已经做了几十年的跨界活动,从各种音乐当中吸收养分,这样才会真正感觉到我们本文化的一种美在什么地方。

陈伟伦:我有一个邻居家的小孩是弹古筝的,我邀请他过来,我说你看徐老师弹怎么样,他说非常好,有一些拍拍打打,还有其他东西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学过,这样让他有点点滴滴,希望他今后在演奏的过程中,今天的一些对他的刺激,能够让他思路更宽,更有世界化。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封闭了,我们每天都在进步,中国的文化也在外扩,所以置身世界,我们没有东方和西方的差别,我们就是世界的一分子。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