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音乐]一次戏曲与交响乐的甜蜜交融

2016-12-08 15:50

打印 放大 缩小



2

演出现场

朱冰贞:我们唱的时候会给你锣鼓打一下,它会给你一个提示,交响乐不是,音乐到了你就张嘴,没有说锣鼓给你起点。所以我们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是挺难磨合的一点。还有一种就是它里面没有主弦,我们所谓的就是主奏乐器,比如说我们是笛子一直跟着我们,京剧是京胡一直跟着,就是会有一个乐器跟着演员唱,交响乐很多时候没有,就给你一个拍子,给你一个音,然后你就得唱下去。咱们戏曲里也有清唱,川剧也有空口唱的,越剧也有。像我们昆曲、京剧,我可能看得少,不太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所以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

李莉:古琴的音律是五声音阶,只有宫商角徵五个音,那我们西方的调有七个音,甚至可以有更多,还有半音。竖琴相对好一点,它可以找的是古琴上的音,古琴想找竖琴上的音很难。

李莉:我父亲是国家级的非遗传承人,他传承古琴方面的。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学了钢琴,古琴也跟父亲都学了。后来到北京来以后,就学了竖琴,现在掐指算也有30年了,可以算是音乐世家,一代一代传下来了。

京胡:所有戏曲的东西跟西洋乐的合作,是很普遍的问题就是节奏上。西洋乐习惯的就是每一个乐曲,一个乐谱出来,节奏基本上是规范的、规整的,里面即使也有一些快慢的变化,但是相对来说变数比较小。即便变的话,上面都标上,比如现在速度是55,还是155,还是六十几,都有一个规范的数字,而京剧是没有的,里面没有绝对规范的速度。有一些是按照情绪会有变化,有一些是按照演员的习惯,然后每个演员唱这个人物的时候,处理方法也不一样,处理的劲头都不一样,所以这个方面有一些冲突。

彭家鹏:今天《乱云飞》一上来,大家还是习惯以前的乐队版的节奏,他认为这个速度是正确的。如果快了就会很不舒服。可是戏曲就是这样,他那个戏曲的几大件,就这么自由。你让几十人跟着这种自由的感觉演奏,当然很难。但是我们就是因为很难才想尝试一下。第一次肯定有很多不完美,甚至有点很奇怪。我们会总结,总要有人做这个事情,戏曲走入到音乐厅,国家大剧院甚至走到国际上,最好用国际平台,大家能接受的乐器,这是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声音。

朱冰贞:我们要去外国演出,人家可能不希望看我们演他们那边的剧目,希望看我们的《牡丹亭》,哪怕演《罗米欧与朱丽叶》,也是以中国戏曲的形式展现舞台上,而不是戴着假发演欧洲人真实版本的故事。这种文化的渴望,文化的诉求,我觉得还是跟我们这种交响和戏曲结合是有关系的。它并不是要一个什么结果,只是一种尝试,更新颖一些,多元化一些。

京胡:中西合璧的东西真的会是另外一种新的感受。戏曲乐队本身是古老传统的艺术,因为乐器少,所以音色方面肯定会很单薄。虽然在舞台上跟演员的配合,灵活度有。但是从整体的音质上、音感上来说,没有交响乐的厚重感。可能刚才你们也都听到,《打虎上山》也好、《乱云飞》也好,尤其像《乱云飞》这样的,是一个情感的宣泄东西。如果在传统戏基础上,几大件演奏,就没有强烈的层次感,没有这么强的音乐方面的震撼的东西。团团烈火烧我心,唱到这句词的时候,心情真的很激愤,很急切的情况下,只有西洋乐能带出来这种强烈的震撼的音乐色彩,这是民乐队做不出来的。所以西洋乐弥补了戏曲音乐的薄弱。京剧乐队进入到西洋乐队之后,又把京剧传统艺术的韵味夹在里面,所以我觉得这两点结合真的是很漂亮,很完美的一种结合。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