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剧]“广话”版《麦克白》《邯郸记》将亮相国家大剧院

2016-11-22 10:26

打印 放大 缩小



10

广州话剧艺术中心董事长、艺术总监。国家一级导演王筱頔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

2016年12月7日至10日,由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创作、演出的两部名著话剧——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汤显祖的《邯郸记》将同时亮相中国国家大剧院,带来为期四天的精彩演出。今年是汤显祖、莎士比亚这两位东西方戏剧大师逝世400周年的纪念,世界各地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来纪念大师的戏剧贡献及戏剧魅力。此次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携自创的两部名著话剧进京演出,也正是为参加中国国家大剧院所举办的“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展演活动。而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更是作为唯一一个同时携莎士比亚、汤显祖两位大师作品演出的话剧院团而被邀请。同一个团队,创作一东一西、一悲一喜,风格迥异的两部名著,着实让人期待。

汤显祖为什么最后写《邯郸记》?

导演王筱頔:很多文人在官场失意后,创作了传世的诗作,汤显祖也不例外。辞官之后回到老家,在玉茗堂写下“临川四梦”,《邯郸记》是汤显祖最后一梦。一般来讲,弃官后对官场的痛恨及人生的不如意是最有感而发,他应该第一部就写《邯郸记》。为什么最后才写?结合《邯郸记》汤显祖写的最主要的一首词叫“回头笑,忙忙过了邯郸道。《邯郸记》中卢生官场经历的80%是汤显祖自身的经历,再经过十年沉淀,他已经到达我们现实中很难到达的人生精神境界,可以回头笑谈。我大胆猜测,汤显祖想表达官场就是这样,政治有政治的特点,官场有官场的特点,中外古今都一样。你不具备当官的素质,他认为自己不是一块当官的料。在人生的沉浮,有的人受不了就被打下去了。官场就在那儿,你不适应它你不行。

《邯郸记》不是抨击科举制度

导演王筱頔: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从古至今,大概很多评论家都认为《邯郸记》汤显祖是在抨击明代的科举制度,在抨击明代官场的黑暗,在写这些。我觉得这是表面现象。所以我在这个戏里注入了我对汤显祖的理解。我觉得我没有辜负他,而且我在以一个当代戏剧创作者的一种非常负责任的一种态度在解读汤显祖这位大师的作品,而且我不想人云亦云。汤显祖是一个伟大的戏剧大师,是不会同意人云亦云。而且这版我们改编的《邯郸记》,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们没有违背汤显祖最本质的戏剧精神。我觉得观众回到家可以闭着眼睛回味一下这个戏,无论是文化层面,哲学层面,还是形式方面我觉得足以。

《邯郸记》和《麦克白》是不会过时

导演王筱頔:在四大悲剧里,我最喜欢《麦克白》,最有欲望去诠释它。无论是中国明代的汤显祖还是西方文艺复兴时的莎士比亚,他们所处的时代,人类文化发展已达到一定高度。人们开始关注人,研究人的生命,研究人性。所以像《邯郸记》和《麦克白》这样的作品是不会过时,是跨国界的,中国观众都能接受和理解。作品不在于你是不是形式上穿着洋装去演,或中国传统服饰,而在于作品内在本质对人性深刻思考,你不断去挖掘还能够挖掘到人性,就是人类对自身思考,这样的戏剧作品价值在美学层面是审美的。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不会过时,我觉得在这方面,两位大师是非常令人敬佩的,那个时代也是令人敬佩的。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