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片]金马奖黑马《八月》导演张大磊独家分享创作故事

2016-10-19 16:22

打印 放大 缩小



sdy20161019001

电影《八月》剧照

张大磊:大家好,我是《八月》这部电影的导演张大磊。

张大磊:一般电影里很多都会有一句话的概括,一句话的推荐,但是我真的想过这个实在没有一个特别合适的。

张大磊:我特别想强调时间,强调平常,强调日常,就是在90年代初很平常的夏日里,一个孩子和他家人所发生的故事,仅仅就是这样。我觉得要有大量的留白留到观看片子的时候,这可能是偷懒,但是只能这么做,我总结不出来。

主持人:您是用黑白的摄影来表现, 现在电影当中有用到但很少.

张大磊:黑白的选择在我做剧本的时候已经决定了。我在做剧本,我特别希望能够让这个片子呈现出来两点,一个是简单,一个是静,我觉得静是当时那个环境的特别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因为当时车很少,电子产品很少,信息量很小,不会像现在有那么多声音会出现。相反会听到很多细微的声音,比如远处传来的火车声或者军号声,我就在想静怎么体现?包括影像上质感的简单,黑白的画面是最简洁的,没有色彩的干扰,信息会少一些,符号会少一些,所以就选择了黑白。

张大磊:我是特别享受整个拍片子的过程,或者片子里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没有过多想过观众看的时候我给观众什么,这个片子我是做好了拒绝一部分观众的准备,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人的眼光和审美都有他的价值和他的权利,我觉得我也一样,观众也一样,肯定会有观众觉得闷或者很难去接受.也有一部分观众肯定会被里面的情怀也好,或者是里面的人散发出来80年代到90年代的气质所打动,这都是有可能的。

张大磊:80年代末那个时候人特别喜欢诗歌,而且是特别喜欢一切的文艺活动,经常会有舞会或者书会、诗会这样的,包括每周六,当时会有什么综艺大观,现在看来那个节目非常搞笑,非常幼稚,从制作水准到每一个人的职业水准其实都不是特别好。但是当时的观众特别热衷于来接触这样的文化活动,真的特别浪漫.

主持人:之前的名字不是叫《八月》,是叫《昙花》,是昙花一现的意思吗?

张大磊:就是在片尾小雷他们家的昙花开了,是有昙花一现的意思,但是作为这个片子里面来讲,它会有很多层意思,可以理解为消失了,美好过去了,一种伤感或者遗憾的。但有可能有一种意味性,下一次花季又要来,下一次绽放又要来,尽管这个花谢了,凋零了,毕竟它是开过的,是美的,浪漫的,就像我拍这个片子一样,是留在我脑子里。

张大磊: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八月》这部影片,我相信在这个影片里所呈现的浪漫炙热的八月,是属于每一个人的记忆。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