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片]纪录片《红军不怕远征难》17日北京卫视震撼播出

2016-10-14 11:4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8

纪录片《红军不怕远征难》拍摄现场

张乂:这次经过了三四个月的前采,重走了长征路。搜集一些70年和60年纪念的时候没有讲到的故事,拿到原始的档案和素材,甚至采访当事人的后人,把这些故事渐渐还原成实景,纪录片运用大型还原历史场景的第一次尝试。

杨姗:那段历史离我们特别远,完全跟我们现在的生活是两个世界。但是我们所描绘的这些人基本上跟我们的年龄差不多,讲一群80年前,跟我们同龄人的故事。

赵廉:这两位主持人分工不同,整个片子的现代部分叙述由谭江海来完成。还有一位主持人石凉,主要负责我们的历史再现的部分,类似于历史再现中的一个角色,会把观众引到历史情境中。

张博:以往关于长征系列的片子,可能都是比较大的视角,特别熟悉的就是《长征》电视剧,可能集中的视角就是一些领导人物,比如毛泽东、周恩来之类的大人物,从大的历史脉络和背景来讲长征这件大的历史事件。但是这次从内容上最大的一个突破,就是我们更多关注一些不为人知的一些小人物,也就是一些无名英雄。

赵廉:每一集都会有一些无名英雄。从大部队出发送行的队伍当中,会有一个名字都没有留下的,没有办法跟红军大部队长征。但是在送行的队伍中,他的眼睛被扎伤,蒙着眼睛在那里送行。当部队走的时候,他就使劲要把布摘下来,要再看一眼,但眼睛受伤了。这一幕给当时是团长的耿彪留下特别深的印象,耿彪到了老年,当国防部长的时候再回忆起来,这一幕深深记在他心里,每一集都会有这样的人物。

张博:红军走出松潘草地之后,到达的第一个地方叫班佑寨,现在叫班佑村,我们到那个村子以后,看到了一个纪念碑叫班佑红军长征历史纪念碑。当时红军过草地有一个垫后军团—红三军团,是周恩来和彭德怀带领的垫后走的。前面的红一军团先头部队走出草地之后,马上要到达班佑村,走了七天七夜,艰难困苦走出草地了。突然接到一个命令,说后卫部队还有几百名战士还没有回来,就让已经走出草地的战士返回接他们,不管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挺有挑战性。但是彭德怀不忍心丢下任何一名战士,先遣部队到达草地之后又返回去接他们,他们跨越班佑河接他们之后,远远看到有七八百名战士在河滩上,当时觉得已经找到这七八百名伤员。但是他们走过去之后,发现这几百名战士在前一天晚上已经被冻死了。七八百人远远看去,他们两两背靠背,就这样闭着眼,感觉已经睡着,走过去摸他们,没有呼吸都死掉了。在纪念碑前,看到那段碑文就潸然泪下了,每个人深深鞠躬。我们当时就在想,这个故事一定给它再现出来。

张乂:拍飞夺泸定桥这场戏,当时有一支红军部队连夜奔袭240公里的地方,奔袭的时候,会有红军战士从悬崖边掉落。当武行演员拍掉下来戏时,头碰到摄像机的镜头,直接就擦出五六厘米的大口子,血流当场,非常危险。我们赶紧送他去了医院,缝了针,打了破伤风。回来之后让他静养,休息一两天,但他当晚到我屋里来说,明天还能接着演冲锋那场戏。我说你这头还破着,他说没事,我看你们的本子,红军战士当时都是比我还小的年纪,都十四五岁,他们那种连命都不要去执行任务的精神,为了心中的梦想去重建家园。他说我没有上过什么学,没有念过什么书,但是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信仰,想把他们的信仰表现出来,明天一定要去演冲锋的戏。当时听完之后真的非常感动,这种理念、信仰就是大家常说的长征精神。如果再传达给别人,真的会感染一批一批的人。

杨姗:我们经过实地采访,感受到当地百姓当年对红军的爱戴,不管是当年见证者还是后人,让你真切感受到一种真挚的感情。

张乂:真正亲身实地走过这些地方,去听了他们后代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才知道红军是多么艰难,多么伟大。用自己的生命,甚至把自己所有的孩子都送出去,只是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改造一个新中国。

张博:我希望大家看到的能是一部能够让你们触摸到历史温度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红军不怕远征难》。

杨姗:北京卫视黄金档10月17日请您关注。

赵廉:北京卫视19:30黄金时段播出。

责任编辑:孙彰(QV001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