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365个故事》之极限试飞

2016-08-16 19:3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张海涛,男,32岁,中共党员,现任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试飞工程师。2000年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发动机设计专业,2004年保送攻读本校硕士研究生,2007年先后获得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及克兰菲尔德大学硕士学位。就在学成归国的这一年,恰逢国家“大飞机”项目上马,受到民航强国战略鼓舞的他,即刻加入了新成立的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

2010年,张海涛凭借自身过硬的专业水准和良好的心理素质,通过“层层筛选”,获得了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NTPS)试飞培训资格,经过7个月的刻苦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获得试飞工程师资质(中国民航局CAAC和美国联邦航空局FAA认可),成为中国民航首批适航审定试飞队伍中的年轻成员,目前主要负责运输类飞机型号审定及试飞工作。

张海涛参与了ARJ21-700飞机高原单发大重量起飞、自然结冰试飞、大侧风试飞、不可用燃油试飞等各类高风险科目20余架次,他参与执行的ARJ21-700飞机溅水试验填补了中国民机在此领域的空白;参与执行的嘉峪关大侧风试飞,验证了ARJ21-700飞机在极端侧风气象条件下的起降能力,保证了飞机未来航线运行的持续安全;他出色完成了在格尔木机场开展的ARJ21-700飞机高原试飞,并创下了单日飞行10个驾次的民机试飞新纪录。

极限试飞编导手记

编导:杨敏

“任务重、困难多、时间紧。”这是业内对验证试飞工作做出的简单而深刻的评价。

参与试飞工作以来,张海涛平均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漂”在外面。2012年全年,因飞机审定试飞原因,在陕西、新疆、甘肃等地出差200多天。就连女儿出生,也因试飞培训没能陪伴在爱人身边,直至过“百岁生日”才见了女儿第一面。

为了推进型号审定进度,时常一项工作还未收尾,新的任务又摆上案头,“5+2”、“白+黑”的工作模式早已成为他自觉自愿的行为。陕西西安阎良试飞院是民航飞机的试飞基地,当试飞工作有了阶段性的成果,终于可以回家了。“家”,一时间对张海涛来说有点模糊,上海是家呢,还是西安才是家呢。一条条白天里热气蒸腾的跑道,一个个莹莹如豆的灯火见证了他在中国民机试飞领域的一点一滴。

张海涛所从事的试飞工作有一定的风险性。目前比较成熟的航空发动机的空停概率是30万飞行小时可能会出现一次空停。这就是说,一个正常人,假如说他每周都坐两小时的飞机,他要上千年才能够遇到一次发动机的空停。一个航线的飞行员,假设他的飞行生涯是三万小时,他可能要经历过七八个飞行生涯他才可能遇到一次空停。但是就是这样概率极小的事件,为了验证到最临界的情况,他们需要一天在高原机场开展十几次在决断速度后关断再爬升的风险科目。还有失速,据不完全统计失速是造成近20%空难的直接原因。为了验证不同飞机构型情况下的失速速度和特性,他们会进行大量的失速测试,最多时候一个架次就会飞几十次失速。

在一次执行高风险科目的试飞过程中,飞机忽然进入了深度时速异常危险的复杂状态,飞机离地面只剩下十几秒的时间,面对飞机迅速下落的危险情况,张海涛沉着冷静,克服飞机失速对身体产生的剧烈影响,继续对飞机参数进行监控,并且及时果断地向试飞员提供飞机关键系统的工作状态,经过一系列严谨的分析与处置,最终与机组人员共同保证了ARJ21-700飞机成功安全着陆,也挽回了可能产生的巨额经济损失。

责任编辑:林海峰(QV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