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365个故事》之蝴蝶画

2016-08-16 19:25

打印 放大 缩小



赵清林和邓秀梅夫妇在门头沟斋堂镇是响当当的人物。1987年凭借开货车跑运输积累了第一桶金的赵清林,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用全部积蓄在马兰村租了块地,开始了长达13年的采煤经历。当时他的煤矿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矿,最高时年产量能达两万吨,最多的时候有150多名工人。

2000年,门头沟区开始进行生态涵养,赵清林和邓秀梅夫妇关闭了煤矿,也考虑该继续干点什么。在一次去马来西亚的旅游中,他们看到有专门饲养蝴蝶的园子,感觉特别好,回来就决定动手筹备自己的蝴蝶园。

他们承包了龙泉雾村里的15亩地,盖起了蝴蝶温室,“第一年我们除了买部分种蛹外,还自己上山去采集本地蝴蝶的幼虫,每天我们俩就买几个大烧饼,再背上点水就上山了”,在邓秀梅看来,创业之初虽然艰辛却充满快乐,“我俩也没雇人,就自己在腰上系个小筐,把找到的幼虫放在小筐里,再往里面放上点叶子,一天能采几十只幼虫,看着这些幼虫在我们的大棚里变成蝴蝶,那个心情就跟当年挖到煤

一样激动。”

赵清林和邓秀梅在做蝴蝶园的同时,发现村里的许多妇女在务农之外,只是打麻将,而且因为打麻将离婚的还不少。恰好他们经营的蝴蝶园需要人手,她们便劝说村里的农妇在闲时来和她们一起养蝴蝶,做蝴蝶工艺品,这让村民挣钱了,也间接使家庭和睦了。

“不断重塑自己,一次一次失败,一次一次站起来,才能在以后的道路上坚持下来。”邓秀梅说道。

《蝴蝶画》编导手记

编导:红军

从年入几百万的煤老板到一次次创业失败的创业者,邓秀美和丈夫赵清林经历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奋斗历程。他们夫妇的煤矿因为门头沟的产业转型被通知关闭,邓秀梅说关了就关了,“保护环境我们再难也得支持,再创业嘛,有首歌不是叫《从头再来》嘛……”邓大姐很爽朗地笑着。

经过几次失败后,最后他们从马来西亚旅游回来后决定养蝴蝶,“既然咱门头沟提倡生态涵养保护环境,那咱就锦上添花,养蝴蝶”邓大姐说。

在最初饲养蝴蝶的几年里,老赵两口子也遭遇过“滑铁卢”。“先是第一年好不容易从南方进了一批大红蛱蝶,有两三千只,结果因为不了解它们的习性和食物爱好,连卵都没产就死了,心疼得不行”,而另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至今都让邓秀梅唏嘘不已,“一种蝴蝶的天敌把卵产到了蝴蝶幼虫身上,然后就寄生在里面,我们也不知道,这种寄生的生物侵略性传染性特别强,最后那批三四万只蛹都只能白白扔掉了。”

现在,蝴蝶园的面积已经由最初的15亩地扩大到了30亩,包括展室、教室和标本室等。蝴蝶园的主要经营项目是婚礼放飞以及蝶画制作。

责任编辑:林海峰(QV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