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新·新片]吴天明导演想表达的尽在电影《百鸟朝凤》

2016-05-19 18:33

打印 放大 缩小



sdy20160513002

吴妍妍

主持人:这个电影在创作的时候就报着要赔钱的心态不是商业片。吴导演创作的初衷是什么,你有没有参与到创作当中?

吴妍妍:从他决定拍这个电影到创作这个剧本,我们之间是有分歧的。一开始他说他要拍是根据一个小说改编的,我当时片面理解为是关于唢呐一生的故事。虽然说他一定会很好看,当时是五年前了,目前电影市场这么糟糕,现在的观众不会买票看这样的电影。他当时拍着桌子说,老子就是要拍,老子非要拍不可,老子不是拍给现在观众的,老子是拍给未来的。当时他说完这个话我是没有再反驳他,他既然要拍就拍。但是当时我心里想,他为什么这说这个话,他走了以后,我看这个片子每看一遍就哭得稀里哗啦,每看一遍就哭得稀里哗啦。因为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了,对结尾的处理觉得有些悲,是他的疑问,唢呐只是一个媒介,是他作为一个电影艺术家,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在想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电影在往哪个方向走,我自己的力量能不能留住他,我自己的坚守能不能留住对这个事业深情的爱的东西,能不能留住它。最后也给我们扔了一个疑问,这个电影的结局是开放式的结局,可能他的思考也丢给我们。他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想说的事都在这部电影里。

主持人:这部影片从一开始到现在走过来,你也在感受着不同的外部环境,从最初的冷到现在的热,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变化有没有从冷到热的过程?

吴妍妍:当然有。其实在八个月前,在整个志愿者团队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处在感动的状态。包括方老师前一段的举动,我都很难受,从那天到第二天就没说话,我也没有留眼泪,我的泪是在心里流的。我就觉得就为了一个电影,为了吴天明导演的这部作品,这样子去拼命。大家都在为了一部电影,为了能让他上映,结果一上映是这样的排片,我是焦虑失望,我说这样不行,不应该是这样的排片,我说我能做什么。哪怕我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也要把排片提上来。方老师反倒劝我,妍妍,不要着急,不要这么焦虑,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成功了,这么多人在肯定这部电影,在为吴导演说话,这么多人在做了。所以一直是处在特别感动的阶段。而且这两天我特别激动,心里非常激动,也很欣慰,大家在我父亲最后一部作品,在他人走了以后,还有这么多人在肯定他的作品,对他自己来讲,如果他在远方能够看到这一切,我觉得他也会笑的。因为他在走之前是不开心的,因为他辛辛苦苦拍了这样一部电影,在找发行的时候也碰到很多困难,就是大家这么多年可能非常渴望看到一个电影的回归一个本真的东西,会认可这样一部电影,认可吴导演的艺术,这是我心里特别感动的一件事情。

吴妍妍:我电影的初心从来没有变过,我对创作理念跟爸爸很接近,我认为电影就是要感动人,就是要让人有温暖,我觉得电影创作的价值就在这里,所以我从来没有动摇过。我的初衷是不变的,我也不会变这个初衷。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