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外公的小提琴

2016-04-13 13:38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您每年大概有这样的演出多少次,能计算吗?

田雪:我们的演出最多的时候将近有120场,平均每年现在也应该有八九十场,

主持人:您还能记得您第一次登台的时候是几岁的时候?

田雪:五岁的时候正好有一个特别大型的北京朝鲜族的聚会,我们家是朝鲜族,有这么一个机会,在聚会上,有特别特别小的小朋友来演奏曲子给大家听。当时我记得拉的是《小星星变奏曲》。

主持人:现在练习的时候和上舞台的那把琴就是外公送给您的?

田雪:对,这把琴是当年用一台缝纫机换来的。在他那个年代,他跟我说一台缝纫机就相当于现在一辆小轿车一样珍贵,不光是特别特别贵,而且还要凭票才能买到。有一个农民拿了一把琴给他看,因为当时拿来的时候,连弦都没有了。所以他就把弦全部上好拉了一遍,他就觉得这是一把不错的琴,德国琴。他就问这个农民,他说你多少钱打算卖。因为他是到家里来把这把琴给他看,他可能早早就看到缝纫机,他就说如果你较真的特别喜欢,我就拿这本琴跟你们家的缝纫机换。其实那台缝纫机可能是我姥姥姥爷攒了好多年的钱,好不容易弄到票才买来的。但是当时我姥爷一点也没有犹豫就跟他换了,现在这把琴送给了我,也算是一种传承。

田雪:因为我手偏小,小的时候在拉双音的时候特别容易音不准,就要不断练习。在我看来,那个时候我每天已经花了两三个小时专门在练3度、6度、8度,但是练了比如说一星期十天以后,曲目中出现,再拉还会不准。有一次我就写了一篇日记,偷偷哭了,还没有当着我姥爷的面。我就写我到底是不是这块料,怎么这么努力了,还是做不到,说不定这个时候该放弃了。没有想到这个日记,就被我外公看到了,我当时心想也许他会安慰我,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的。但是正相反,他特别生气地说,你就遇到这么点困难就想放弃,就气馁了。我都教了你十年了,我还没觉得你不是这块料,自己现在就想放弃。我当时就觉得又有点委屈,但是又有点害怕,可是我还一直坚持在练。最终我最好的技术反而是3、6、8度,所以我非常非常感谢他。

主持人:你有没有问过他,在这么多学生当中,你是不是算特别优秀的?

田雪:我曾经问过他,有一次他看了我在大剧院的演出以后,给我打电话说,我觉得你的演奏还是不错的。然后我马上就说,我是不是你所有学生里面拉琴拉得最好的。然后他就笑了,你可能是站在舞台上演奏里面最优秀的。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