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入殓师》导演将短篇小说《闻烟》搬上大荧幕

2016-03-30 09:37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欢迎辛老师作客千龙网《瑶问》。带着您的新作品《赦免之日》

这本书的名字叫《赦免之日》有什么寓意吗?

辛酉:《赦免之日》这是责编帮我起的名字,这个责编当时跟我说他的第一感受,这个凶手在最后曝露身份的时候,大家伙不恨他,甚至很感动,从内心上还是原谅的过程。实际上他的理解就是心灵救赎的故事,我觉得非常好。

主持人:小说的内容和现实有关吗?我们当下的社会生活。

辛酉:会有一些关系吧,但是我的表达方式都比较隐晦一些,需要大家伙去反复阅读,尤其这部小说应该是多看几遍,有很多小的细节,读第一遍第二遍可能大家伙都不注意,可能回过头,我们再去看的时候,当时的处理有一定的寓意。就像这本书中的楔子只有一千多字,其实它的含量是很大的,信息量是很大的,有很多线索是藏在那一千多字里。

主持人:所以至少要读三遍?

辛酉:对。

主持人:这本书很多读者看完之后发现有很多悬念是没有解释的,这是为什么?

辛酉:很多读者都问过我,比如在第五章有一个挂钟的问题,还有在第一章,在村子里发生一些离奇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解释。这也是我故意的处理方式,因为当时在我构思的时候我就想,我该用一种什么样全新的形式表达,现在很常规的悬疑推理小说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前面有一系列的很难以解释,很离奇的事情,到最后用很长的篇幅去表达解释揭秘,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表达,也并不是我希望能够达到这种阅读效果。我觉得把书里我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至于过程这并不重要。比如说前几章,每一章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发生一些事情,到最后这个人死了,去世了。到后来,这个模式就发生一些转变,尤其在七八九的时候,可能一开头就有人死了,然后用一种倒叙的方式去处理它,这也是我故意想表达的这样一种方式。再一个,我觉得打破常规这是我这部小说一定要达到的一种效果。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不揭秘,因为它不是我想表达的。比如说,在影视剧里可能有这样一个镜头,第一个镜头一个人在房子里,在一个房间里,就他一个人。第二个镜头凶手进去了,把门关上。第三个镜头凶手出来,第四个镜头人死了。但是我们的画面语言没有交代他是怎么给他杀死的,用刀还是其他方式,没有交代,因为他只是想告诉大家人死了这样一个细节,这就是我在创作这本小说的时候也是秉承这种模式。

主持人:您的小说《闻烟》要被改成电影了?

辛酉:对,它是一个短篇小说。

主持人:您参与创作吗?

辛酉:后期我没有参与。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小说影视化,很多作家会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原著到底保留多少,拍出来之后粉丝能不能接受等一系列问题。您这本小说《闻烟》当时知道要改编的时候,您有没有面临这样的问题?

辛酉:肯定想过这样的问题。原作者肯定希望最大程度把自己的文字转化成电影。但是我觉得应该允许导演、编剧的再度创作,我相对是比较宽容的,对这个问题。

主持人:您是赞成小说影视化的?

辛酉:我赞成。但是我不赞成,因为有一些文字只适合躺在书本里。

主持人:您举一个例子?

辛酉:比如台湾龙应台的一些文字,我觉得很适合躺在书本里,把他影视化不太现实。

主持人:所以也要分类看情况?

辛酉:对。

主持人:对于悬疑推理小说一直销售排行榜都不如青春文学,甚至在悬疑推理小说当中没有出现像类似郭敬明、韩寒这样的领军人物,我这么说您满意吗?这是媒体的评价。

辛酉:我同意这样的说法。我觉得造成--这种情况还是大众化和小众化的问题,相对来讲青春类文学还是比较大众化,大家接受起来也比较容易,没有什么障碍。相对于悬疑推理还是小众,接受起来必须要用脑筋,使劲去思考这个才能读。这个就造成这样一个情况。再一个还有影视化的问题,相对青春类的小说转化成影视相对障碍比较小,能够相对原汁原味体现在影视上。悬疑类的话,基本上如果有好的作品,往影视转化这块还是有一些障碍。因为现在影视出版都有一些管制,拍出来之后,可能就是另外一个作品,像很知名的作品,用咱们的行话来讲大IP,拍出来的效果可能并不好。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