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独家专访情歌教父张洪量

2016-03-02 12:37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您被称作是情歌的教父,您的很多歌都是讲爱情的,而且都会有一个特别真实的爱情故事在里面。

张洪量:其实我从1987年开始出唱片到现在,我所有的作品,音乐作品都是我自己写的,所有的歌都是我的日记,每一首歌都是我的心情。

主持人:《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是讲分手的?

张洪量:那一次是我恋爱最被背叛的一次,之前我都没有觉得那么被背叛,所以我才特别写了这么一句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因为我觉得投入很多,不管是心力,各种你想得到的力都投入,可是得到是完全相反的结果。那个时候我其实蛮伤心的,就写了《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而且因为这首歌我实在写不下去,剩下的我说我写不下去,请我姐姐帮助我写,后来这个歌诞生是这样的。

主持人:我很好奇,您唱了这么多的情歌,您现在对爱情怎么理解?

张洪量:我觉得人跟人永远就不会完全一样,我是异国婚姻,我老婆又比我小二十岁,我们认识十多年来,我们得到的经验,很多东西,因为文化上的差异,或者生活环境的差异,很多东西是不需要沟通的,也没必要沟通,最重要是你要抱着包容的心理,不能沟通的部分就去包容她,如果觉得对方很棒就去欣赏她,这样就可以了,尽量不要压抑对方,压抑对方早晚还是会反弹的,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主持人:那爱情在您的心理还是像最初那么纯、那么美好的吗?

张洪量:其实就像我上次唱片写的还是追寻初恋的感觉。虽然我跟我老婆也算老夫老妻,其实我们也等于是活在初恋里。

主持人:我看去年您发的专辑里有一个《爱情神曲》?

张洪量:那个神曲不仅是想表现感伤的东西,那个带有一些功能性、文化性的,所以我把它叫神曲,那个时候很多人不知道我的意图为何,可能以为是那一类的神曲。实际上,我这次发表神2,就是神州二号神曲以后,大家才想到原来我想做一系列的东西,就是“神州计划”,就是音乐上的神州计划,希望能够借着神1、神2、神3,跟着我们的火箭上太空,能够有一天我们能够探索到把我们的音乐,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音乐能够送出我们自己这一圈,能够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欣赏喜欢。所以我它当做是探索的计划,上一次是探索中华文化的音乐的根源,这一次是希望把中华文化,尤其是最基本的bpmf能够让全世界的小孩有兴趣学,也让全世界的外国人有兴趣学。

主持人:其实您的作品很多,挣的钱也很多,但是我看您在媒体上不止一次说,您是囊中羞涩的,是真的吗?

张洪量:是真的。我这个人,大家一直以为唱了很多《广岛之恋》,张洪量就挣了很多钱,因为我制作又写词写曲,事实上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大家唱得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可是我并没有挣很多钱。第二,也不能完全说没有挣钱,我也挣了一些钱,比如我当牙医,表演也是有钱,可是我这个人喜欢旅游,我把钱都花在旅游上。平常生活,比如衣服、车子都不是我在意的东西。可能我想要买什么东西,我就发现我钱都花光了,我常常被钱追着跑的那种人。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牙医,这是您另一个职业了?

张洪量:因为我从小到大,其实我都很叛逆,我从来没有听过他讲的话,他要我怎么做我就会往反方向去做。尤其在1987年出道的时候,其实我爸爸对我真的非常的生气,因为那个时候诊所开得挺不错。那时候真的挺有钱的,比后来有钱,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成家立业,一个月大概能挣十几万到二十万台币,那个时候一栋房子才200多万,所以那时候确实挣得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到滚石唱片上班,我一个月才挣一万多块,所以我爸爸以前的角度当然是很反对。第二个他觉得培养了我半天,当牙医,最后我都不做。一直到2001年,那时候我正好从纽约大学刚毕业,也一心一意拍电影,去了香港,后来从香港又回到台湾拍偶像剧,在那个时候在台湾待的时间比较久,在那个之前我已经不想做唱片了,就想一心做电影。因为我爸爸那时候年纪挺大,他是1927年生的,突然间头发变很白,因为变很白,我自己很有感触,我之前看他我真的没什么太大的感触,我后来体会到自己真的是很不孝顺的。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我决定把电影也放开,唱片就早放开了。

 

主持人:这次又复出您是为什么?

张洪量:这次复出是为了我自己,这次他很谅解我。这跟1987年投入做唱片不一样。在这十几年间,2001到现在,我真的很认真地在当牙医,我也很认真地让自己变成一个好的牙医,到后来我很认真让自己变成一个很好的种植牙的专科医师,每次看完病都会回家跟他报告,他每天晚上都会等我看完病回来跟他讲我今天看了什么病人,我看他每天都很开心,他觉得我终于走入他认为的正轨。再加上我这几年感谢我老婆,我们组成了一个家庭,有了小孩,让我父亲更开心。可是我自己一直活一直活,其实我活到2014年1月1日之前真的不知道我准备要复出了。

主持人:我看您说您复出希望把中国的音乐带向世界。

张洪量:当时2014年1月1日突然心血沸腾,脑海翻腾,想我过去做了什么事情,现在在做什么事情,将来还可以做什么事情,我突然觉得好多事情都没有做。我就想说我是不是好好想一下,到底将来要不要做那些事情,做音乐,做电影。

主持人:您是八九十年代台湾乐坛一个代表人物,其实这15年前和15年后中国乐坛已经有很大的改变,提到过去八、九十年代乐坛的时候,您最能想到的是什么?

张洪量:我最能想到的是原创,我一直认为在那个时代才真的是在做原创,不管他有没有做出来,至少有原创的精神。什么叫原创的精神,就是我刻意地不去模仿别人做过的东西。现在不是这样的,现在很多人是刻意去模仿别人做过的东西,想到我只要把那首歌模仿过来,我可能会挣很多钱,他们就会去做这个事情。所以这部分,我还是需要能够提醒很多做音乐的人,你们不要来学我,因为你们学我的话,你们肯定不会功成名就,我是追寻做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全世界没有出现的东西,像我就很有把握,我的神州系列,《bpmf》,肯定全世界没有这样的东西,也没有类似的东西。可是你如果想要让中华民族的音乐能够提升,让全世界能够接受,我很鼓励,你们都应该跟我一样,坚持你的理想,坚持做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中华民族会站起来。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