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专访迪斯科女皇——张蔷

2016-02-24 13:05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欢迎迪斯科女皇张蔷姐接受我们千龙网的独家专访。您对迪斯科女皇称呼喜欢吗?

张蔷:无所谓,我也不觉得我是女皇。

主持人:当时这个称呼怎么来的?

张蔷:这个迪斯科应该是有一首歌叫《迪斯科Queen》,欧阳菲菲唱的,所以他们用到我身上,很简单。迪斯科怎么理解,我觉得迪斯科原来就是唱片舞会,再早的时候,法国国外包括美国是真人伴奏,后来从法国引进的,他们用唱片舞会,减少成本。

主持人:您是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中国第一个娱乐界的人物,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您一定很激动吧。

张蔷:我不激动,我觉得应该的,没什么,因为他需要中国元素,他需要向世界报道中国的流行乐状态,当时就是我最红,那就报道一下我,当时是别人最红,就报道别人很正常。

主持人:您当时红到什么程度?

张蔷:我也不知道,我经常路过一些小店都是我的音乐,那会儿没有什么媒体,像现在歌手有很多媒体追踪,媒体没有给我这种感觉。所以我就知道我们同学听我的歌,很多院校的孩子们听我的歌,我觉得这就算红了吧,而且找我录音的人很多,我觉得这已经成功了。

主持人:我看您的造型一直都是从最初的出道,爆炸头,大浓妆,给人印象极为深刻,那是您自创的,还是您看什么杂志学来的?

张蔷:肯定是感染西欧的一些东西,因为我小时候在有艺术氛围的环境里,我妈妈乐团里年轻的、时髦的女孩子,各大乐团都与众不同,出来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大家都非常时髦,所以我在时髦的状态里很正常。

主持人:可是在那个年代,您算是特别个性和另类的吧?

张蔷:对,我的想法是挺另类的。我比较敢穿,我甚至想能穿着亮片去坐公共汽车吗?其实我觉得没什么,但是在那个时代就很过分。

主持人:很多您的歌迷都是男性偏多

张蔷:他们喜欢撒娇型的人吧,可能我的声音里有一点,唱到高一点有点这样的感觉。再有,那会儿我唱的时候还是一个少女,还有童音,所以很有可能让人觉得发嗲,所以可能喜欢我吧。

主持人:您看您的造型和您的声音都是那个年代特别个性的,特别少。

张蔷:没有多少人跟我一样。

主持人:这么突出的个性会不会有时候给您带来一些麻烦?

张蔷:像跟我同龄的孩子的家长就觉得我这样不好,不让他们的孩子跟我玩。还有出街有点麻烦,总是被当时社会上的小青年拦截,我就有点害怕,我就是单纯为了美,没有想到能招来这么多事情。那个年代我就开始穿吊带衣服,所以不和谐跟这个社会。

张蔷:在当时比赛的人群里我是比较轰动的,有几个走穴的人看见我,就说带我去走穴吧,后来他们就传出去,说有一个女孩唱得不错。

主持人:您引起很大的轰动,但是没有获奖。

张蔷:对,他们不喜欢我这样的,他们要民歌美声。像《塞北的雪》这种歌。

主持人:这次之后,很多人注意到您之后,还建议您到广州的茶座,这是真的吗?

张蔷:对,那会儿我妈妈叫来很多指挥家,还有乐手到我们家来听我唱,但是他们都是搞古典音乐,他们用古典音乐一种方式或审美来看我,说这声音太小了,流行音乐肯定比古典音乐唱歌声音要小很多,要靠电音去释放。再有就是说你的女儿得赶紧出名,不出名就晚了,那会儿16岁,很着急出名,是不是东方歌舞团能要我,那个时候我最梦想的地方就是东方歌舞团。但是后来我还是成功,但是是从录音界起步的,也不是演出界。

张蔷:当时翻唱绝对的主流。因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创作的流行音乐,自己创作的味道还是有民歌的味道,不能算是纯流行的。

主持人:现在这些歌手当中,有没有您特别想,觉得他的歌不错,我可以拿来唱唱,有没有。

张蔷:我当时想唱宋东野那首《董小姐》,后来太红了,我放弃了。

主持人:为什么?

张蔷:我喜欢大家不知道,但是很优美的东西,我希望用我的方法。但是大家都唱,我就不想唱了。其实当年有一首歌叫《迪斯科queen》,那首歌我就没有唱,其实现在我挺后悔,应该唱,但是当时大家翻唱的,演出走穴到处都在唱,我觉得挺俗的一首歌,我不想唱了。

主持人:您现在对音乐的理解是什么?

张蔷:我觉得音乐带给人一种情绪,主要是好的情绪,不要老那么悲伤。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