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365个故事》之现代舞

2016-01-26 20:28

打印 放大 缩小



侯莹是中国现代舞团成立后的第一代现代舞蹈家,有着二十余载的舞台演出经验。1994年,她进入被誉为“中国舞蹈家的摇篮”的广东实验现代舞团,是当时唯数不多的现代舞蹈明星,曾获奖无数,1996年她25岁的时候,曾以独立创编独舞作品《夜叉》荣获创作金奖。       2001年,侯莹获得亚洲文化基金支持赴美留学。第二年加入纽约Shen Wei Dance Arts (沈伟舞蹈团),连续4年在美国林肯中心登台演出 。从2002年至2008年一直担任纽约沈伟舞团的排练总监,是沈伟舞蹈团创团之初最重要的舞者,也是与沈伟合作最密切的舞者, 美国舞蹈节总监查尔斯·莱茵哈特(Charles Reinhart)称侯莹为“沈伟舞蹈团”的灵魂人物。2004 年,以非凡的本质和高超的舞蹈技巧,被美国《纽约时报》誉为年度卓越舞者,也是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艺术家。

2008年,侯莹随沈伟回国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画卷”篇编导之一。同年,她离开沈伟舞蹈团,将工作重心移至国内。中国现代舞发展比西方差了整整一百年,中国观众对现代舞也还没到完全“无误解”的理解,作为中国现代舞第一批开拓者,她认为中国现代舞还有很多挖掘空间。

2015年1月10日,国际著名现代舞蹈家侯莹携其力作《涂图》,登陆艺海剧院的舞台,为上海观众奉献一场精彩的现代舞演出。据悉,这是侯莹旅美回国之后第二次来沪演出,2013年她曾以独舞《冉》亮相于上海国际艺术节,以其高超的舞蹈技巧和非凡的作品本质,让上海观众领略了现代舞蹈的魅力。

在侯莹看来,舞蹈本身就是一种极为丰富的艺术,动作本身就具有丰富的意义。她表示,“在舞蹈中,始终是人的动作,人的肢体语言最为重要,它是最直接探索人类内在的心灵、灵魂精神的,因此,感情和故事情节都是次要的。”她的这种探索心灵的方式,以及荒诞的作品气质,被称为“舞蹈界的卡夫卡” 。

《现代舞》记者手记

   记者:

大概是觉得短发更合自己的气质,舞蹈家侯莹常年留着几不可见,没有任何遮掩的短发。由于为此次拍摄提前做了功课,所以一见到她时,并没有觉得特别特殊。

现代舞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就像侯莹自己说的,这是一个不需要定义的艺术,是最自由的艺术。为了能够理解她的舞蹈艺术,我把自己多年的现代艺术积累全盘托出,搜集了大量关于她的艺术信息,我想在与她对话之前,能够先与现代舞对话。

与她交谈时,她总是予人轻声细语的温柔。采访间隙,她走近镜前,粗布素衣,赤脚起舞,又给人一种特立独行的感觉。即兴表演的一段现代舞,发自其心灵,看后让人身心舒泰,遐思淼淼。

侯莹是现代舞中先锋派的重要人物,她摈弃了当代舞蹈中过度依赖文学剧本、舞美、音乐等因素,主张在舞蹈作品中,音乐应“服从”于舞蹈肢体动作,为此她甚至编创没有音乐的舞段。在舞蹈创作中,她注重与当代绘画家、视觉艺术家以及现代派音乐家展开合作,形成一种纯舞蹈的风格。由她创建的侯莹身体运动技巧,也成为国内现代舞训练的重要流派之一。最能体现她这种舞蹈主张的作品就是她的《涂图》。

由六位跨国舞者联袂演绎的《涂图》,是现年43岁的侯莹最为纯熟的一部作品,也是侯莹在现代舞“减法”之路上的一次极致尝试。是她浸淫东西方舞蹈多年之后,用肢体语言探索心灵,对她对“身体元素”的一种思考和总结。

侯莹也强调整体,但整体里一定要存有舞者个人的生命体验。她希望舞者忘记编舞,淋漓尽致地发挥自我,在台上饱满和闪光。比如《涂图》有六个舞者,就说明有六个生命体在舞台上存在,会有各自的能量和鲜活。另外,侯莹也从不用任何音乐结构来架构和左右舞蹈,观众在她的作品里几乎听不到完整的旋律。她注重的是动作本身,“音乐可以填补内容,但不能架构和控制作品。”

在《涂图》中,你可以看到西方现代舞大师莫斯·坎宁汉、特丽莎·布朗等人的技术技巧,亦能窥见周易、武术等东方气韵的运用。对于作品呈现出来的特殊气质,整部作品不设主题,而是以“纯肢体”动作展现为主,“表现的不仅是我们对时间、空间的具体理解,也是对宇宙的一种感知。”侯莹说。

责任编辑:林海峰(QV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