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专访北京人艺导演 演员杨立新

2015-12-23 10:17

打印 放大 缩小



走进北京中山公园大门,迎面有一座高大巍峨的汉白玉石头牌坊,坊额上镌刻四个大字:保卫和平。而100多年前,它的建成却记载着我们国家的一段耻辱历史,承载着营造行工匠们的血泪和广大民众的抗争……

清政府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中失败,“戊戌变法”运动兴起,得到西方各国的支持,却遭到以慈禧为代表的保守势力的镇压。1900年,为保住腐朽的政权,以慈禧为首的清政府向西方十一国宣战,招义和团进京,攻使馆打教堂,并将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杀死,导致八国联军借口攻占北京,开始大规模的烧杀抢掠,京城陷入空前的浩劫。逃跑到西安的慈禧,遥控着京城与西方列强“议和”。侵略者在谈判时以血洗北京相威胁,提出各种无理条件,其中第一款就是在东单大街为克林德修建一座纪念碑式的汉白玉石牌坊。

腐朽软弱的清政府为了保住慈禧的性命,使政权得以苟延残喘,在谈判还没有结束,《辛丑条约》尚未签订之时,便决定开工修建克林德牌坊。于是,工部郎中仲祺在德国兵的押解下,仓皇走进位于前门外打磨厂和鲜鱼口之间的一所大宅院,《牌坊》的故事就此展开……

主持人:我看您曾经让演员外出体验。

杨立新:你要演一个工匠,你这个工匠是干什么的,这个手艺你得知道,最好能很了解,不但很了解,最好能够上手做一做。

主持人:您让大家都去哪儿体验?

杨立新:去景山西门的大高玄殿,现在正在重新修,我们到那儿,大家一起跟着人家看了看高玄殿整个结构,重修的情况。到故宫里有一个故宫修缮处,包括我们的斗拱都是故宫帮我们做的。小年轻已经能够把100多个部件拆散了以后重新又组装起来。现在推倒了,我反正不会装,他们已经很熟练了。

主持人:您在拍摄当中,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就是跟大家对戏特别难忘的事跟我们分享一下。

杨立新:这个戏拍下来确实很不容易,首先有一个问题,是一个院子里,不像一个客厅里,有沙发、有椅子、有桌子,首先大家觉得能不能在这个院子待住,占有舞台空间是很大的空间。另外大家习惯了两个人说话就坐在桌子一边一个,我说这不行,我们必须得根据戏的台词背后的动作性得走起来,得在舞台上站满整个舞台,这是技术方面的。

主持人:我看您跟陈佩斯老师的戏台现在是一票难求,现在也在全国巡演,陈佩斯老师一面对我们媒体就说是您抢了他的角色,您是真的抢了他的角色吗?

杨立新:他可能原来想演,但是他自己说他文化准备不足,确实那个戏,那个人物特点很强,陈佩斯原来歌剧唱得很好,西洋嗓子。但是那个一个唱京剧的,很喜欢京剧,还掩饰不住自己对家乡评剧的热爱,所以又得熟悉评剧,所以他要演也是有一定困难的。

主持人:所以您是有优势的?

杨立新:我是有优势的,有可能是抢了,但是我是有优势的。

主持人:您说您会演这个角色演十年,就没有想过跟陈佩斯老师巡演的时候偶尔互换一下?

杨立新:他有一定难度。但是我今年收获很大,一个喜剧,一个悲剧,这个是悲剧。

主持人:这个听说观众反响特别不错,也做了好几次巡演,观众的反映有没有您印象特别深刻的?

杨立新:有。我们最初在北京喜剧院演出,演了两三场之后,像人艺一样谢幕,朝正方谢,朝左方谢,朝右方谢,然后朝楼上谢。谢完之后发现观众的热情,兴奋劲儿过不去,在底下鼓掌。出来再谢一次还是谢幕,佩斯说怎么办,我说那咱们加一个小返场,就把锣鼓支起来,把胡琴拉起来,把霸王别姬四句唱再唱一次,观众的热情逐渐得到释放。

主持人:您在这个戏里是说河北乐亭的语言,您跟我们现场说一下。

杨立新:乐亭话很好说,就是赵丽蓉那个味,离唐山不远,就在唐山边上。

主持人:那自己赵老师学了是吗?

杨立新:有朋友,我们在排戏过程中请来乐亭的朋友,把台词开着手机录,他念我问,老听老听耳熟能详,就很熟悉了。

主持人:跟陈佩斯老师虽然说是舞台剧首次搭档,但是你们特别默契,您怎么评价这位搭档?

杨立新:原来觉得听说佩斯的脾气很大,这一接触佩斯人非常好,非常容易合作,只要你说的是戏,他就兴趣盎然,没完没了,而且是一个很较真的人,你说不服他,他就会不停地让你说,他说不服你,他绝不放弃你,他是不停地说。我们俩人排戏过程中确实配合得特别好。

主持人:杨玏最近有一个新的电视剧叫《大丈夫》,还有一个《致青春》。

杨立新:致青春现在正在排,《大丈夫》正在后期制作。

主持人:我看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您的每一部戏他都看过,是您的铁杆粉丝,您看过他的吗?

杨立新:我看过《大丈夫》。

主持人:您对他的戏看过之后会给评价吗?

杨立新:不但戏后评价,戏前也帮他做好多准备。

主持人:您会给他怎么指导,或者您最喜欢他的哪部戏?

杨立新:我觉得《大丈夫》还是不错的,进步很大。首先他的戏不做作,表演不假。不假的原因是抓住生活的砥砺,原来在拍《大丈夫》的时候,每天晚上不管多晚,第二天只要有重场戏的时候一定把我晃起来,来给他整理哪场戏哪场戏。你们不是内行不知道,光把台词说了是没有完成表演的,必须找到台词背后好多好多东西。比如说他有一场戏,我要把这场戏跟他说清楚,这场戏分几段,有几个话题,哪个人物有什么目的。

主持人:前不久过生日的时候,杨玏微博上称您为新哥生活快乐。你们是不是有时候也会像哥们一样?

杨立新:我们俩是,还行,原来是我牵着他,现在我出去,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主持人:这种感觉怎么样?

杨立新:也挺复杂,又高兴,又觉得我不如他高。

主持人:您对杨玏的期待是什么?

杨立新:我希望他扎扎实实走下去,不要什么戏都接,不要因为有了一些观众熟悉他了,就觉得自己成了。文化艺术这条路是越走越远,越走越深,越走越艰难的,因为你不知道有多少更深刻,更精彩的作品在等着你,所以这条路要扎扎实实走下去,不要因为一时小的成功就觉得够了,没有够。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