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中国电影乐团邀您聆听殿堂级电影配乐

2015-12-16 14:05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向世界电影配乐大师致敬,电影音乐太多了,您怎么选择曲目,编排上?

杜铁苗:很难,但我们就选一些很著名的,比如像詹姆斯·霍纳。因为今年詹姆斯·霍纳不幸飞机失事,去世了,我们也想纪念纪念他,他的去世确实是在电影音乐配音世界里是个巨大的损失。我们曾经演过他很多作品,每演奏一次我们大家都会感动。

主持人:每年都会演出很多场这样的音乐会,有没有让您特别难忘和特别特别的一场?

杜铁苗:31日这场新年音乐会,我们原来在国家大剧院演过,这个就很难忘。观众听得非常认真,每一首曲子演完之后,他的掌声不是礼节性的,是爆发自内心的掌声,礼节性的掌声和发自内心确实不一样,我们在后台看不见观众,但是我们一听掌声就知道音乐有没有打动他们。

杜铁苗:王立平先生原来是我们电影乐团的团长,他的作品旋律非常非常优美,这次我们还演奏了他的《红楼梦》里的音乐,他的《红楼梦》可以说旷世之作,感染了无数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一代又一代,所以我们把他的《枉凝眉》改编成了钢琴的独奏曲,我们演过之后可以说是很轰动。王立平大师他的作品不亚于世界级的大师。

杜铁苗:12月19日,是一套以流行音乐改编的音乐会。我们非常精心的准备了很多流行音乐的曲目,这里面包括流行音乐、爵士音乐、乡村音乐、拉丁音乐、摇滚乐。

主持人:您举一个具体的歌名,让我们感受一下。

杜铁苗:比如说像流行音乐,外国的我就不说了,我们有中国的,是根据梅艳芳的《亲密爱人》改编的,还有张雨生《天天想你》改编成的交响乐。我们曾经也演过,非常受欢迎,特别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主持人:不是所有流行音乐都可以跟交响乐结合在一起吧,有一个标准吧?选择歌曲的时候。

杜铁苗:这个标准就是我们自己衡量一下,有的旋律不是很好听的,虽然它也很流行,我们就不用,我们一般选一些旋律上很好听的。

主持人:比如像《小苹果》,鸟叔的《江南STYLE》,这些其实都是特别流行的,这些音乐能改成交响乐吗?

杜铁苗:也可以,我们曾经也考虑过,权衡很多曲子,暂时放弃这个。比如像很欢快的东西,有《伦巴达》,还有像《什锦菜》。

主持人:流行的交响乐还是交响乐吗,会有这样的质疑?

杜铁苗:会有,可能会有一个误解。可能会想这会是什么样的音乐,去听听,或者听完以后觉得不行,有的人会说交响乐给低俗化了,有的人这多好,这好听,反映会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您觉得的呢?

杜铁苗:我觉得符合中国观众的口味,可以这样坚持做下去。比如说中国的交响乐团基本上都在演大部头的交响乐,每个团情况是不一样的,有的团是有很多赞助,不管观众如何反映,或者有没有人买你的票,反正我每年的音乐季就这么演,因为他是有人给钱的。我作为一个交响乐团的演奏员,我原来吹小号,我也非常喜欢高大上的交响音乐,但是我现在这个位置我又必须为我的团考虑,因为我们团是没有人赞助的,我们很多的日常开销都要靠我们在市场挣来。

主持人:那我能这么理解吗,这也是我们迎合和妥协的一种表现?

杜铁苗:也可以这么说。比如说我就演贝多芬的专场或者某某大作曲家的专场,我真卖不动票。但是我们演这些东西,那么我就能卖得动票。

主持人:乐团也伴随着中国影视音乐事业的发展,也经历了这中间的起起落落,有最兴盛的时刻,也有最低谷的时刻,最兴盛的时候兴盛到什么程度?

杜铁苗:除了北京这五个电影制片厂所有的片子都由我们来录,外地的一些制片厂也找我们来录。因为全国当时讲北京就一个电影乐团,长春有一个电影制片厂有一个乐团,上海有一个,珠影有一个,就这四个地。很多电影制片厂,甚至包括像以前珠影的片子都不找珠影乐团,都找我们,我们有时候忙得一个星期要录好几部片子。

主持人:绝对是“一哥”的位置?

杜铁苗:可以这么说,现在的话讲就是“一哥”,而且也没有演出,纯粹给电影音乐配乐。

主持人:最低谷的时候呢?

杜铁苗:最低谷就是什么事都没有,有点能力的人外面找点事干。

主持人:找什么事干?

杜铁苗:有办公司的,有教学生的,还有到外地干歌厅的。

主持人:这都有?

杜铁苗:我都干过,办公司,干歌厅,干夜总会,都干过,这当时算有能力的,没有能力的操持不起这些事,顶多就教那么几个学生,真是没事干。因为我们自己笑谈,我们团连三环都出不去,因为我们团就在小西天,北到太平庄都出不去,东边就到国贸为止。那会儿每周都要到国贸饭店给人办宴,那就是盛事,来一次大概能有40块钱的收入,其实人家酒店给50块钱,团里还得扣掉10块,作为团里基础的,乐器使用费,折旧。忽然有一个星期不来,为什么,不要咱们了吗?都这种感觉,这是最低谷的时候。

主持人:现在也不是主要给电影配乐了,重点在演出?

杜铁苗:主要的重点就在演出方面,前不久我们刚配了,我们团原来党委书记江平导演的一个片子《那些女人》,我们刚刚录完这部片子,我们甚至都觉得有点生疏了,在搞电影录音。

主持人:为什么会用生疏这个词,因为是中国电影乐团,应该是很熟悉的一项业务?

杜铁苗:毕竟我们很多年没有做电影录音工作。

主持人:没有做的原因是什么?

杜铁苗:没有做的原因就是,音乐是市场化,导演找了一个作曲,作曲安排所有的音乐方面的工作,他不安排你,就跟电影导演一样,他自己有一套自己的人马,一套班子,比如这部片子拍完这个班子转到下一部片子,音乐作曲也是,他有自己的一套班子。

主持人:交响乐给您带来了什么?

杜铁苗:我们听音乐,我们会进入到音乐之后,我们会有无限的遐想,会想到天、地、山、海,可以说任凭你去想象。作为一个人,他的精神世界就会很丰富,不会计较区区一件小事。其实懂音乐,听音乐,听交响乐,对普通人来讲是非常幸福的事。像我原来一个朋友,我记得当时在大会堂听以色列国家交响乐团演出,在当年来讲是盛会,世界上这么著名的交响乐团来演奏,而且是梅塔来指挥,这么著名的指挥大师指挥。后来一个朋友跟我一块儿去,他不懂音乐,听到一半他说这是什么玩意,自己就在那里没事闲的,居然在那儿哼《冬天里的一把火》,把我们都给笑坏了,不懂这个,他理解不了这个。其实怎么说呢,你不一定非要懂,这个人,比如某个乐器,这个演奏员的水平有多高,你深入到音乐之后,可以凭空想象,你可以想象,比如说这是一片大海或者一片什么样的东西。

杜铁苗:我认为一个国家的交响乐团会有很多种类型的,有专门演高大上的,什么马勒之类的,也应该有像有我们这样的乐团来接地气,推动交响乐一步一步发展。其实我挺自豪的,这些年通过我们团能引进音乐厅的观众应该说是非常非常多,当然我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统计,我认为可以说通过我们的音乐会喜欢交响乐团,喜欢交响乐的人应该不占少数。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