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独家专访青年雕塑艺术家——孙春辉

2015-12-09 10:29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艺术品创作的理念是什么?

孙春辉:这个艺术品的创作理念,第一,我没有安全感,总想自我保护,在这同时还想跟外界去接触,去触碰这个对我来说一个未知的世界。

主持人:其实我看见这是一个人的肢体动作,您给我们讲一下细节的动作,比如手的指向和手的方向和姿势?

孙春辉:具体没有刻意去摆这些东西,完全按照自己的感觉,它这一点和一躲一捂,我感觉的时候到位了就可以了。

主持人:雕塑品创作材料选择是不是也是特别重要的一个环节?

孙春辉:是,很重要。刚开始我想弄成陶瓷的,希望盛气凌人,不希望别人触摸。而且我底座也这么细的,之前还很细,给人家的感觉看上去就不安全,所以就是别摸我。但是我想接触你的时候我可以接触一下。材质方面,刚开始我说过想用陶瓷,还想用漆画,稍微给人看起来不敢去触摸它。因为受限,陶瓷烧不出来,先弄铜的,别的老师建议用不锈钢,目前就是这两种,接下来还在探索。

主持人:您想让看到这个雕塑的观众获得什么?

孙春辉:要是真有志同道合的,我特别想让他们看到之后能够安静下来思考一下,他自己在做什么,做的喜不喜欢,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想要什么,这个是我做雕塑的一个探索,就是在探索未知,团起来的同时去触摸一种未知,这个未知说不清道不明。

主持人:其实更多的观众很难理解艺术品创作理念和你们创作者想传递给他的东西?

孙春辉:其实我觉得不难理解。因为我也是从不会画画到会画画,从不会做雕塑到会做雕塑。其实我觉得什么都是相通的,就跟一首音乐来说,你听到之后每个人其实差不多都沿着这一条基本线在走,只不过他的波线不一样而已。

主持人:那艺术和我们的生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孙春辉:其实艺术品离家庭没多远,挺近的。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做出来一个普通的东西,大家把它好像神圣化了,其实我觉得一个人在欣赏作品的时候,别考虑那么多,给你什么感觉就是什么感觉。

主持人:做雕塑艺术品会给您带来丰厚的收入吗?

孙春辉:不会。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肯定?

孙春辉:因为我这属于前期,前期一个是关注也少,再一个我的经验不足,因为对于买家来说,每个人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也没考虑那么多。

主持人:一件作品如果特别优秀的话,能卖到一个什么样的价格,最高的雕塑作品?

孙春辉:我听说好像有一个一百万的作品。

主持人:您现在的作品有没有卖出市场的?

孙春辉:就是几个人愿意去买。他们实质上是做生意的,但是他也跟我说了,有的时候喜欢夜晚一个人喝着红酒对着窗外,自己在那儿想一些淡淡忧伤的事情。看着我的雕塑,在灯光下偶尔会唤起他们的感觉,所以他们买走了。

主持人:现在是什么支撑您一直做创作?

孙春辉:就是我喜欢雕塑,我感觉它能表达,因为在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屏障,就会很假,你也不知道是真假,但是做雕塑的时候,就把所有的全都给他了,就感觉是一种抒发。人要是没有抒发的话,容易被憋死。我感觉一跟他在诉说的时候就感觉很舒服。

主持人:您为做这个艺术品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孙春辉:要说疯狂也就这样,我会主动找一些让我伤心的事或物。

主持人:艺术真的需要悲伤吗?

孙春辉:不见得,每个人心境不一样,我是属于这一种,因为我感觉那样能让我舒服,尤其听到一些事情或者感伤的音乐的时候。

主持人:您心目中理解的艺术是什么?

孙春辉:我心目中理解的艺术就是把你真正的心情表达出来的一件作品就是艺术,其实艺术没有那么复杂,刻意要去这样那样,学术上好象弄得很高似的,但那肯定要有,我觉得就是真诚。

主持人:那您怎么理解艺术和金融?

孙春辉: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其实我也不想接触那么多,就是只管做自己的作品。金融这些事情都是由别人去干,我不是干这个,也不愿意去接触这些。

主持人:您不愿意接触外界的一些事情?

孙春辉:对,我不愿意接触外界的一些事情。包括现在朋友也说,我现在话少了,似乎感觉说话很累,还不如做雕塑。虽然做雕塑一做一个月,但是我那样不觉得累。

主持人:您这一个月都不出门吗?

孙春辉:不出门,除非是去买菜,除非是要回家,平时都是在屋里待着。上一年最厉害的一年,早晨起来出去吃个早点,回来做雕塑。中午出去买个菜做饭吃,做雕塑,然后晚上做雕塑,然后睡觉,一天就这样。但我感觉很享受。

主持人:虽然您不去接触和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您不得不说现在艺术和金融市场紧密结合在一起,所以有很多创作者是很难保持最初的创作初心。

孙春辉:只要自己在自己内心世界活得越久,这种力量就会越强,就会越感染你。一旦出去,这种力量就破了,你一直专注这种事情的话,慢慢慢慢你就会成为这样一种人。

孙春辉:偶像很多,做雕塑里面,一些国外的大家,像马约尔,贾科梅蒂,他们都比较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但是总感觉一个人挺孤独的。恰恰我觉得他们很享受,不敢说能跟他们比肩,但自己也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往下走。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