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北京志愿者协会:安企业责任之本,利社会公益之路

2015-11-24 22:16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最美慈善义工榜样团体访谈,我是主持人瑶瑶。提到安利,很多消费者对他们的产品并不陌生,但是如果说到(安利的)公益文化,可能大多数人都不太熟悉了。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通过他们的讲述去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安利。首先我们欢迎安利(中国)集团党委副书记杨诚,欢迎安利公司公共事务高级主任于晨。欢迎二位做客千龙网。今天我设置三个话题,带我们网友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安利。第一个话题,我们来看一下,是从销售到公益,缘起何时?安利是销售专家,怎么想起做公益呢?

杨诚:这个是从我们公司创立的时候。我们是一个美国独资企业,1959年创立,创办人创办的时候有一个理念就是取之于社会,回馈于社会。从我们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我们销售与做公益就一起相随。

主持人:从几几年开始?

杨诚:从1959年开始,从创立安利公司开始。

主持人:北京这方面是从几几年开始做公益的?

杨诚:安利进入中国是1995年,1997年进入北京。我们2003年公益有系统地开始,那个时候也是北京志愿者协会刚成立团体会员,我们是第一批团体会员。他们主任也讲了,现在的5 9家原始股,从那时候开始。

主持人:你们最初刚做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合作的单位、企业好奇你们为什么要做,你们做产品不是做得挺好的吗?不质疑吗?

杨诚:有质疑,我们跟一些单位合作的时候,大家老是会觉得你是一个商业行为,尤其有一些单位,有一些(合作方有些)全国性的荣誉,我们跟(他们)进行儿童环保方面合作的时候,他们就会问出各式各样的问题。等他跟我们一块儿做公益活动的时候,(他们也被志愿者感动了。)……

主持人:他们都会问一些什么问题?

杨诚:你们会不会把公益活动变成商业活动,公益活动变成商业活动对我们这个单位会不会有影响,你们会不会用我们单位的名誉去欺骗顾客。

主持人:最后我们怎么取得他们的信任?

杨诚:先是不停地沟通,另外我觉得行动胜于一切言语,我们做公益活动,例如关爱农民工子女孩子的安全问题和自护课堂活动,(志愿者)做完之后他们觉得孩子受益了,他们也觉得把他们的知识用在孩子身上,对他们自己也是一个帮助,因为他们也带自己的孩子去,有受到帮助。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形成牢固的公益合作关系。一步一步地,我们就从刚开始的一个人,到现在有3520名志愿者,我们从一小时一小时积累,现在有19.2万小时。19.2万小时什么感觉呢?就是一个人每天工作8小时就是66年,因为大家知道北京的公益标准很高,路上的时间和培训的时间都不算,只算你真正服务的小时。

主持人:我们最初除了很多合作伙伴、合作单位的质疑之外,我们还有没有遇到困难?其实从销售专家一下子变到公益组织,确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杨诚:其实是有两个困难的,一个困难是社会上对我们的质疑。它毕竟是销售公司,大家通过销售产生他自己的业绩,产生他的收入;另外,大家担心志愿活动做得多了以后,会不会影响个人收入。但是我们觉得公司是两个品牌,一个是产品品牌,一个是社会品牌。我们就通过我们不断地努力,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认可。很高兴(累积到)今年,共得到政府、媒体、社会各方面的认可和奖项541项,有很多是老百姓投票得来的奖项。在老百姓认可我们公益行为的同时,慢慢就认可我们公司,认可我们的营销人员。所以也为他们带来了好处,双赢,慢慢就良性循环。

主持人:我相信今天的这些成绩不是我们一天或者一晚上就变成这样,是经历很多年的积累和我们的一直坚持,我们在坚持的过程中,有没有因为遇到挫折就放弃,因为好人和好事比较难坚持下去,在如今这个社会看来,你们有没有想放弃?

杨诚:这个过程中也是遇到各式各样的坎坷,但是我们也遇到各样的领导,各方面的帮助和支持。在我们困难的时候,相应的政府,包括志愿者联合会对我们都有很大的支持。而且我觉得还是一点,随着经济的发展,公益的理念慢慢就变成大家行为的理念。刚开始会很难,大家觉得钱都没有挣到,去做什么公益。慢慢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比如我们现在很多公益活动,原来招(志愿者)的时候要给大家打电话,一个活动我们提前一个月去招。现在我们活动一下午就招满。好多人打电话过来,问“为什么没报上,我要投诉你们”,我说对不起,就是一个网,就要那么多志愿者。但我们也很高兴,虽然投诉我们,但是我们感觉很高兴。

主持人:我能从这个细节感受到其实从被动到主动,也是反映大家对公益理念的转变。

杨诚:对,大家慢慢认可以后,会从被动变成自发的行动。

主持人:第二个话题就来了,人多了,大家都开始关注公益,怎么管理。首先介绍一下从事公益组织的服务有哪几个方面。

于晨:安利是这样的,从全国体系沿袭,我们叫一体两翼,就是儿童、环保和志愿者,我们就会把志愿者这条主线贯穿到儿童的项目和环保项目里。这两个也是安利全球一直在关注的。到了安利北京,我们另外生发出几个特色,一个是北京大型活动比较多,像奥运会、残奥会,就像刚才书记提到的大型活动,其实我们的团队是真正在这些大型活动里得到全员培训和历练而发展起来的。还有一类活动就是助残,这也是北京一个特色。我们从2004年成立之初就开始,一直在北京市残联的指导和培训之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助残专业的方向,所以一直坚持下来,也有很多长期服务基地在这些相关领域的。

主持人:肯定是做了很多活动,在你们印象当中,你们觉得经历最难忘的活动?

杨诚:我觉得我们经历最难忘的活动就是奥运会和残奥会。

主持人:为什么?

杨诚:因为我们是1400多名志愿者上去,服务14个蓝立方。蓝立方就是城市服务站,说是2008年奥运会,其实从2007年测试赛就开始了。好多志愿者五六点钟赶过去,八点钟开始,到下午四五点结束。2008年天气特别不好,无论是刮风下雨,大家都坚持下来。也是那个时候,我们的志愿者全员得到培训,我们的核心志愿者得到两轮甚至三轮的培训,使我们从1.0时代变成2.0时代,开始从懵懵懂懂懂志愿的人慢慢变成志愿的专业人。但我们也感到很高兴,残奥会的时候,美国运动代表团需要的20名志愿者全是我们的志愿者团队推荐的,都是硕士研究生学历。最后我们获得集体和个人的奖项, 共42项。

主持人:刚才从您的介绍里能感受到您的自豪,很有成就感。但是很多公益组织也在犯愁一件事情,就是志愿者的时间是流动的,它有一定的不稳定性,我不知道我们在志愿者管理方面是怎么管理的,让他相对稳定一些?

杨诚:其实志愿者队伍流动是很正常的,一个是你的核心志愿者的管理,你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核心志愿者来管理,3000多人的队伍不可能管到每一个人,你只能管到核心志愿者。另外志愿者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也是精神上的鼓励,我们每年有志愿者的总结大会,会邀请服务的单位,比如市残联、团市委、妇联各方面的领导来参加我们的会议,对他们在会议上进行表彰。人的需求是两方面,一个是物质方面,一个是精神方面,可能物质达到一定方面就需要精神方面得到支持,我们就会进行表彰。同时有一些别的东西和荣誉的,比如说参加评奖,我们把志愿者推出去。比如我们手语队的吕嘉珩,最近正在参加团中央最美青工的评奖,他也是北京市推出的五大优秀志愿者之一,上中央二台,包括我们的梁国君梁大姐,她是道德模范。包括李箭李大姐,环保明星候选人之一。我们通过一系列精神上鼓励来谈。既然作为志愿者团队,付出东西还是有相应的制度来保证的。

主持人:什么制度?

杨诚:比如说大型活动可能需要几百个志愿者,所有人都要准时到达。如果10%不到达,这个活动就没有办法开展,或者调配方面就出很多问题。

主持人:假如我是一个志愿者,今天有这样一个活动,但是临时确实有一些急事,我不去了,你们会怎么办?

杨诚:我们会有一些机动量,尤其是大型活动,我们会有一个机动的,多招二三十人,有一个备选,因为大家会突然有急事。但是对每个服务的志愿者我们是有制度要求的,比如说你不能无缘无故迟到早退,无缘无故在志愿者服务中违规。因为有一些志愿服务需要专业的东西,比如志愿活动不能带孩子,他把孩子带过来,那志愿服务就没有办法做了,你是管孩子还是做服务。

主持人:可能他也想付出这一份帮助,他可能也有积极性,您这么说会不会打消他的积极性?

杨诚:我觉得可能要纠正一个理念,志愿活动不是光凭热情去做就叫志愿活动。他有很多东西是要专业的,有专业的培训,专业的认可度,或者专业的能力。不是说我有这个热心我去做志愿活动。比如我们合作的东城特殊教育学校,我们合作了八年,这个学校的周晔校长大家知道是中央电视台的手语直播。她说:你做一次志愿者活动,如果你下次再不去了,你对孩子的伤害是终身的,你还不如不做。所以说,既然你做志愿者活动,就要担这个责任,不能说我去选择志愿活动,第二天有事就不去了,那对你不负责,对这个活动也不负责。

主持人:假如说今天以后一些事情我迟到了,我会受到什么样……

杨诚:因为北京大家都知道交通各方面的事情,没问题我们是有机会的,第一次提醒一下,第二次再提醒,第三次再提醒是个人态度问题,你既然对志愿者活动不认可,那你就不要再做了。

主持人:那就是不会惩罚我?

杨诚:因为这个东西你要付出爱心,就要对它负责任,他毕竟是一个团队,北京大型活动(需要)几百个人的大型活动,志愿者活动,少一个人就会让安排各方面会出现问题。

主持人:所以志愿者还需要专业的管理。说完管理最后聊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们做公益到底要不要回报?

杨诚:当然是要回报的。

主持人:什么回报?

杨诚:对一个公司来讲,上次跟一个朋友聊天,他说一个公司创造效益,公司创造利润,给国家贡献税收,雇佣更多人就是最大的社会公益活动。我们觉得公益活动好像都是在帮助别人,其实公益活动好多东西你帮你自己,或者做很小的事都叫公益活动。企业如果没有回报,就不可能再持续人力、物力和资金支持这个活动,所以他还要这个回报。回报但不是说大家说的必须是商业行为,其实有两种,一种是产品品牌,一种是社会品牌,我们更多要的是社会品牌。大家会知道,对别人的第一印象是特别重要的,第一印象包括很多,比如我们的公益活动,你对我们的志愿者感觉很好,对我们的志愿者团队感觉很好,你反过来就会对他身后的公司,他的产品感觉很好。我觉得我们要的回报可能是这样。

主持人:这是一个连锁的效应。现在公益组织一共投了多少钱?

杨诚:整个安利中国投了7.4个亿,大概一万多公益项目。北京是做了1800多个公益活动,我们投入1800多万。我们十年里,我们慢慢的来的更多不是资金的支持,我们是智力的支持。比如现在北京市残联有自己培训,手语队是北京市第一家企业内部的手语队伍,我们经过初级、中级、高级培训后可以达到类似同声翻译的水平,比如陪聋人朋友去看病、就医,招工、招聘等,我们都能做到服务。

主持人:做到现在十年了,自己的收获是什么?

杨诚:我最近刚做了一个北京广播电台的徒步项目,我就跟公益一块儿来讲,中国有个古语叫十年磨一剑,公益,包括最近有一个党委的片子获得北京东城区党建教学片二等奖,现在参加北京市的评奖。在片子中间我就说,什么叫典型?一小时一小时的付出你才成为典型。而个人也是这样,从一小时一小时的志愿者工作中,你会自己感到一个提升,个人的能力、水平,包括自己的修养都会得到提升。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现在培养我儿子也做公益,他马上要去多伦去种树,之前已经参加过青基会去河北送糖果,过年的时候给河北最贫穷的孩子送糖果,送糖果以后,他回来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如果碰见我们,糖果来了以后赶紧吃掉。那边孩子很羞涩地笑了以后,把糖果装起来,为什么呢?他说回去跟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块儿来分享。他去了是队长,在那里看那边孩子的书,都卷得不得了,孩子不舍得扔,也没有课外书籍,他就组织他们同学捐了很多书给那边孩子。这次组织植树,还是很艰苦的,他要去七个小时,那边是零度,回来再七个小时,他们要去种树,还有各方面的东西。就跟我们的公益一样,代代传承。我们李大姐五六十年代的人,我七十年代,我们的志愿者八九十年代,代代传承,志愿者活动也是代代传承。

主持人:公益是真的可以改变生活?

杨诚:对。

主持人:于晨你的感受是什么?

于晨:在公益的路上每个人的感受和收获不一样,因为公益带给大家的东西是多元的,就像我们在做的项目也是多元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己的不足,你也会看到别人带给你的那份感动。更多的其实我觉得每一个公益人之所以选择公益,就像我们那么多志愿者,一下子坚持十年,不愿意离开公益的环境,不是说他物质上多富有,而是说他在这条路上收获太多的心灵成长。这就像刚才书记说的,公司为什么会一直持续做公益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们收获除了大家看得到的,大家对我们的认可,更多我们收获到的是整个团队或者说安利大家庭里参与的人他自己的成长,文化真的是积累的过程,时间长了做出来了,文化就有了。

主持人:谢谢二位今天让我们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安利,再次感谢。以上就是本期节目,感谢大家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赖仁杰(QV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