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谷义工协会:汇聚小家温暖 共筑大家和谐

2015-11-24 22:03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北京最美慈善义工榜样团体访谈,我是主持人瑶瑶。今天带大家认识的这个团体他们的名字叫鲁谷义工。名字听着简单,也比较好懂,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却是不简单的,我们今天一起去了解一下。欢迎三位,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今天我们四个,我们今天这是几台戏呀。三位先介绍一下你们自己。

张瑞卿:我是鲁谷义工协会的副秘书长,我叫张瑞卿,我旁边坐的这两位同志,一位是我们五芳园护花服务队的队长赵迎春,还有一位是我们新蓝帮帮团的负责人李俊静。

主持人:你是他们二位的领导?

张瑞卿:不敢那么说,我是街道一级,他们是我们的项目。

主持人:有领导在场也可以畅所欲言。您先介绍一下,咱们是什么情况?

张瑞卿:我们义工协会是2004年8月成立的,在2003年的时候,鲁谷社区成立了,是北京市改革的一个试点单位,是街道级的社区,是北京市唯一叫社区的,但是整个建制都是街道,所有的情况都跟街道的性质一样。

主持人:咱们主要做什么?

张瑞卿:社区成立以后,想把本辖区的老百姓,要全民参与,所以把这个任务的一部分交给义工协会。我们成立义工协会以后,主要对辖区,广泛动员社区的老百姓为小区的平安,为小区的和谐做贡献。

主持人:动员了多少人?

张瑞卿:我们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是302人,可以说经过这十年,也确实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开始不正规到越来越正规,从活动不是非常正常到现在可以说是常态化了。我们的义工协会这么多年取得了很多成绩,不管是市区的,各个成绩对我们工作非常有帮助。

主持人:现在有多少人?

张瑞卿:义工协会从成立的时候是302人,现在是1600余人。

主持人:那规模挺大的。

张瑞卿:对,我们都是依法注册的,每个人都有注册的书,还有本,义工证,而且我们这个组织现在已经发展到在民政局系统,我们经过评估是4A级的社会团体。

主持人:成员大概年龄?

张瑞卿:我们成员有1600余人,因为这个社区都是退休以后的老年人比较多,平均年龄在58岁。

主持人:那你们也应该被照顾呀。

张瑞卿:是这样。我们这些老年人,这些义工之所以走家门,一个是愿意咱们小区更平安,咱们的社会更和谐,所以大家在发挥余热,把奉献看成是自己份内之事,也非常光荣,也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所以大家非常愿意。

主持人:人数不断上升,成绩也不断提高,咱们主要做了哪几个方面的活动?

张瑞卿:从义工协会来讲主要围绕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我们叫绿色行动,绿色行动主要是发动所有的义工,在辖区范围之内经常搞一些活动,大家走街串巷,捡拾垃圾,清理小广告,修理道路。

主持人:您觉得效果怎么样?

张瑞卿:效果还是蛮不错的,大家也非常高兴。比如我们五芳园护花服务队,他们五芳园还有一个叫绿色环保队,每周一都要搞活动,所以在小区里每周一都要搞,都形成常态化了,所以小区的环境卫生一定比原来要好。

主持人:已经把环保形成一种习惯了。

张瑞卿: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感人的一个老人,今年74岁了,按奉献时间来讲,有9000多小时。

主持人:这还有计算是吗?

张瑞卿:我们是计时管理,都得计上他每天干什么。他主要的一个任务,他自己给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清扫垃圾,每天都要在他们小区范围之内清扫垃圾,他干的活比物业干得都多,所以居民都说你要在的话,物业都省心了。自己有一个专用的垃圾桶,自己弄的扫帚,每天都要干。他把自己每天奉献两个小时,三个小时都记在本子上,小区各个服务队都有负责人,要把负责的人经过确定,而且每年要给我们上交一份自己的总结,他一共奉献了9000多个小时。今年北京市在志愿北京平台上,我们给他报了首都社区首批的五星级义工,五星级志愿者。

主持人:我不知道走在路上的时候,看到退休的这些老人们在那里捡垃圾,你说扔垃圾的人是怎么想的呢?再捡也经不起扔呀。

张瑞卿:实际上作为老人来讲,捡拾垃圾堆他自己,当然是对小区环境的保护,对那些扔垃圾的人也是一种触动。人的文明程度应该越来越高,咱们这里捡,那些人好意思扔吗?对将来来讲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这是绿色行动,还有两个。

张瑞卿:再有一个是属于维稳行动。

主持人:是有不稳定的现象吗?

张瑞卿:作为小区来讲,社会环境也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比如小偷小摸,这么多年小偷小摸偷车的也好,溜门撬锁这都有。但是作为义工搞这个行动来讲,在小区里每天有巡逻的,大家穿着义工服,戴着红袖标,可以起不到抓小偷的作用,但是我觉得是一个震慑作用。好多年这类案件很少,案件很少,跟这些义工巡逻值班,参加维稳行动还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看见咱们穿的制服就得掉头走。

张瑞卿:一个是环保卫士,另外也是安全保卫的卫士。虽然我们年龄比较大,但是起的震慑作用也不小。再有一个是阳光行动。这个阳光行动我们指的就是对老年人,对儿童还有对残疾人这些弱势群体的关爱,作为义工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近几年我们也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力量,比如我们搞的鲁谷义工助夕阳红项目。

主持人:您有没有统计过帮助了多少人?

张瑞卿:我们是这样统计的,我们辖区里有2000多名70岁以上的老人。当然是不同程度的需要关爱,有的需要帮助多一些,有的需要少一些。所以我们根据不同的情况……

主持人:比如自理能力稍微强一点的,可能我们花的精力少一些,自理能力不强的,要集中力量去帮助他。

张瑞卿:对,我们基本上围绕三个方面,对老人分三类。一类人他自己愿意参加社会活动,虽然年龄大,但是他们有一颗童心,愿意学,愿意跳,愿意唱。作为义工协会,把这部分组织起来,丰富他们的生活,我们有合唱团,有书画班,还有绘画班,义工影院。还有比较典型的是专门写诗作画的茶座,这些老人了不得,平均他们快70岁,65岁以上,他们出了三本书,我们还有英语班,活动很丰富。对这些老人,还有编织组,很丰富。这是一类,给他们组织起来,大家自娱自乐,丰富他们的生活。还有对大部分老人来讲,对义工来讲,要组织定时慰问,搞演唱,春节、十一、九九重阳节,表达对老人的关爱。

主持人:您慰问的老人跟您的年龄也差不多,有时候不光光是我们过节就去慰问一下,其实应该是一种长期的,对老人的心理会更有幸福感。

张瑞卿:对,这是我说的对大部分老人,就是属于活动中进行慰问,因为他们不是特别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有时候搞一些慰问,组织一些活动。这是第二类。最重要的是属于第三类老人,需要帮助的这些人,这些需要弱势群体,有的是空巢老人,有的是病重的老人,还有残疾老人。对这块的老人,2000多名老人里,这些人不是很多,那也有几百人,几十人。

主持人:我们能形成长时间去关注和照顾他们吗?

张瑞卿:我们有22个服务队,我们都采取承诺的方式,签订承诺书,这个承诺书,服务队要帮助谁,和我们义工协会要签订承诺,比如说我是一帮一,或者多帮一,签订承诺。

主持人:如果没有遵守这个承诺会怎么样?

张瑞卿:本身都是义务奉献,大家还是能遵守这块的。因为咱们也都属于老人,年轻的在帮助老一点的,身体好一点的帮助身体弱一点的人,大家实际上是互帮的情况。

主持人:我觉得太不容易了,您身边这两位说一说具体的工作,都是做得特别不错的。我们先从这位大姐,您是被称作护花使者,您是护什么花?

赵迎春:我们护花,因为我们社区里有一所小学,就在我们小区门前,离我们住的地方特别近。当时学校里为了安全起见,安了一个隔离带,隔离带特别吵人,一过车就特别响,居民有意见,学校把隔离带就拆除了。拆除以后,就考虑到学生安全问题,我们第二党支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十名党员就组织护花队,就在门口护送学生过马路,每天都有两个人值班。

主持人:护送多少孩子?

赵迎春:一开始这个学校有700多个学生,都要给他们送过去。比如说学校在我们这条马路的路南,要从路南走过来的就没必要让我们送了,从北面过来的必须要送一下。

主持人:您跟学校和家长都商量好了是吗?

赵迎春:一开始跟学校说的,学校同意了。后来学校由于学生比较少,两个学校就合并了,合并以后叫银河小学,这个学校的校址就不再我们家门口了,挪到两站地以外。

主持人:离您家有多远?

赵迎春:走也得十分钟左右。这样大家也没有提出困难,我不干了,离家远了,起早了,没有怨言,我们毅然决然就坚持过去了。

主持人:肯定是帮学校大忙了。

赵迎春:从学校来讲,老师特别满意。

主持人:家长呢?

赵迎春:从家长来讲,一开始不理解我们,说我们在这里护送他们孩子过马路,我们是挣钱的。后来我们就跟他们解释,我们队员都说,你看我们是纯义务的,是义务帮助你们把孩子送过马路,送到学校。当时他们不相信,我们都穿着红马甲,我们背后有鲁谷义工几个字,我们就转过身来让他们看,我说你们看看,我们马甲背后写着鲁谷义工,我们是纯义工的,不要工资的。经过11年的服务,从家长和老师,还有学生,我们都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从学校来讲,特别感激我们,说我们帮助他们把孩子的安全问题解决了,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家长说,你们把我们孩子送到学校门口,我们家长放心了,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学生也说我们长大以后,退休了我们也要当义工。学生说什么的都有,都特别好。

主持人:我觉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您心里肯定特别感动。

赵迎春:我们所有队员觉得,我们这十几年没有白干,真挚,我们不管受多大的苦,多大的累,但是我们心里是甜的。

主持人:经常从孩子们上下学,可能也跟你们交流,他们经常跟你们交流什么?

赵迎春:经常跟我们说,比如3月5日雷锋日,给我们的杯子倒热水,说爷爷奶奶你们辛苦了,喝点热水吧,天那么冷,说得我们也特别感动。最让我们感动的一件事是这些学生说实在的,喝水的瓶子舍不得扔,攒起来,攒了一年,把这些卖了换成钱,给我们十名队员一人买了一条围脖,当时系我们脖子上,真的是暖在心里,热血流遍全身。

主持人:我觉得这就是11年来最幸福的时刻,可能比给你一个证书,一个奖杯还要幸福。

赵迎春:说实在的,我得的奖也不少,我得过石景山优秀党员,还得过身边雷锋,我觉得这条围巾对我来说最重要,我感到特别幸福。

主持人:您现在把这条围巾放哪儿?

赵迎春:放家里,每到冬天的时候我们要系的。一系的时候就想到孩子多么辛苦,卖废品的钱给我们买了围巾。

主持人:这就是坚持下去的动力,这是我们护花使者队,11年坚守不容易。我们再来听听帮帮团,帮帮团的成员是不是都很年轻?

李俊静:我是附则帮帮团这块的,我们的团员平均年龄也是在60岁以上。

主持人:等于说队长比较年轻。

李俊静:对,我首先是队长,再一个我是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和阿姨们一起为空巢老人上门理发、量血压,年轻一点的会帮助给老人买买菜。

主持人:跟老人相处得时候得需要一些耐心,有时候他会有情绪激动的时候,我们刚接触的时候跟您有一种陌生感,我不知道你们在工作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

李俊静:我们这个居委会的老年人都是干休所的老干部,相对好一点,接触起来更容易一些。有一个老年人今年69岁了,无儿无女,老伴也去世比较早,平常做饭、收拾屋子这些工作他都不会。有白内障,眼睛不好,看上去不像六十几岁的人,像八十几岁的人,我们会定期给他打电话,上门帮他收拾屋子。

主持人:他们是不是会对你们形成一种依赖?

李俊静:是这样的。

主持人:他们会主动给你们打电话吗?

李俊静:一般不会,都是我们主动给他们打电话。

主持人:他有记住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吗?

李俊静:当然能记住。

主持人:因为老人爱聊天,经常跟你们聊什么?

李俊静:他们更多希望我们能跟他们多聊天,唠家常。

主持人:可能这是一个挺细致而且得有耐心的工作,因为照顾老人必须要有耐心。我看介绍,上面有一个你们帮助抑郁老人孟万香走出了孤独,这个标题说得挺简单的,就帮助,这个过程肯定特别复杂。

李俊静:她也是身体不太好,她的个性算是比较孤僻一点的,不愿意跟其他人交往,有的时候我们打电话让他到居委会,我们主动跟他聊聊天。因为她年轻的时候比较喜欢做衣服,我们说要不然你做点小衣服拿过来,有义卖的活动让她拿过来,展示一下,她也挺愿意的,等于让她有点事情做,这样就不会想一些其他的了。

主持人:你在做的过程中有没有自己特别感动的一个瞬间?

李俊静:刚才说到的杨素珍就是,他没儿没女,作为一个人来讲挺孤独的。在春节的时候,有一次我值班,其实我自己本身来讲还发烧了,后来他来找我了,说腿不好。后来我二话没说就带他上医院,因为没有儿女,我老觉得能尽一点,不管是作为工作人员,还是一个志愿者,都应该为老年人付出这些。

主持人:帮帮团现在成立大概有多久?

李俊静:帮帮团是2008年成立的,也有七年了。

主持人按: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感受,之前采访很多义工的时候,他们会说之前是当一份工作来做,做久之后这就是一种习惯。

李俊静:真的帮助他人做一点小事,哪怕一点点的小事我们都会感到特别开心。

主持人:其实我想说,今天三位讲述的告诉我们这么多,其实你们做的事情要比今天多得多,无法一一给我们讲述。但是我们通过今天三位的讲述,也能感受到你们的不平凡,也再次谢谢你们帮助了那么多人,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要照顾好自己,自己的身体也要棒棒的。也再次感谢三位做客我们节目,谢谢。

张瑞卿:谢谢。

主持人:以上就是本期节目,感谢大家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赖仁杰(QV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