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翼爱心联盟:用爱温暖困境儿童

2015-11-24 21:15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最美慈善义工十大榜样团体访谈,我是瑶瑶。我们今天的节目一起欢迎心之翼爱心联盟团队,欢迎二位,团队负责人和项目活动的负责人,先跟千龙网的网友打声招呼。

余庆勇:千龙网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北京心之翼爱心联盟的负责人余庆勇。

周晓晓:网友们大家好,我是宝贝之家的领队周晓晓。

主持人:团队负责人先说一下心之翼爱心联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联盟。

余庆勇:我们联盟是一些关注孤残儿童的组织,我们组织是以残疾儿童为主的民间组织。

主持人:几几年成立的?

余庆勇:我们是从2012年10月10日正式成立的,从当初三个人发展到现在有五百多人的规模,这几年从一个服务地点发展到现在四个服务地点。我们一直秉性着关爱儿童,把自己强大一些,给他们送去关爱,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乐。

主持人:咱们联盟和其他类似的组织有什么不同,特色之处?

余庆勇:我们组织跟其他组织主要是,因为我们这个组织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用年轻人的活力带动这些孩子们,用我们的关爱让这些孩子知道其实他们并不孤单,并不孤独,至少有我们这些哥哥姐姐爱护他们。

主持人:年轻人聚集,会不会有一些时候没有经验,这样的情况有吗?

余庆勇:有这样的。比如有一些志愿者第一次去不知道干什么,站在那里,只知道看,不知道干什么。经过我们老成员慢慢去教他们,我们去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形成一帮一的帮带作用,让他们融入到孩子当中。因为孩子的天性就是这样,如果你跟他接触少,肯定跟你有一定的距离,特别像孤残儿童,心理防护性特别强。如果你去一次两次可能不认识,如果你经常去,可能见到你,你还没进门,他就向你跑过来,叫你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我们这么做,一直坚持到现在,因为我们跟他们也有感情,虽然他们语言表达方面……

主持人:如果你们有几天不去的话,他们会给你们打电话吗?

余庆勇:有这样的,不光他们,我就深有体会。如果这周由于我的工作原因我去不了的话,我肯定觉得自己有一件事没做,我在想这些孩子在做什么、干什么,有没有想我。

主持人:你接触时间最长的孩子是多长时间?

余庆勇:我从2010年,2011年这样,这个孩子也是宝贝之家的孩子,叫潇潇,这个孩子从2011年送过来,到现在已经有四年了,看着她一直长到现在。刚开始她去孤儿院的时候,医生就给她确诊说这个孩子过三个月就不行了,但这个孩子经过院方的照顾和医院的治疗,现在特别可爱,也特别活泼,身体状况也特别良好。

主持人:二位本职工作就是在咱们这个联盟吗,还是有其它的工作?

余庆勇:我们都是在工作之余,利用休息时间周六周日参加这个活动。

主持人:说实话,我特别佩服你们。我感觉我工作完之后,我已经累到不行,直接回家睡觉了,而且家里也有事,你们是怎么挤出这么宝贵的时间?

余庆勇:我个人的想法,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空余时间,这个空余时间,年轻人说可以去找几个朋友聚一下,但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的想法我能不能在工作之余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我很早以前有这样的想法,苦于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一次偶然的机会跟朋友参加这个活动。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值得我去做的,因为我觉得这些孩子特别可爱,也特别开朗,我跟他接触以后,我觉得感觉跟我自己家里人一样。

主持人:晓晓可能是这个团队跟孩子接触时间最多的一个,你给我们讲讲跟孩子相处的故事。

周晓晓:像我每周六都去,我只要在北京,没有出差,就去。

主持人:一天待多长时间?

周晓晓:在那里说实话待的时间不长,我们的时间都花在路上。因为我们去那里特别远,像宝贝之家是在通州最边上,我们家住得比较远,我去那里坐公交最少要一个小时,下了公交从公交站走到宝贝之家,走得慢可能要半个小时,走得快的话可能要20分钟就能走到那里。每次一去那里的时候,还没进门口,因为他们在一个小区里,站在他们门口老远看见你就会说晓晓姐来了,特别高兴。每次进去,一般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午睡刚刚起来,我们会给他们发吃的,他们会有一个加餐,发完吃的以后,他们特别喜欢我给他们讲故事,每次去小朋友就围着我坐,让我给他们讲故事。

主持人:他们喜欢听什么故事?

周晓晓:比如说现在流行的像咱们小时候也听的《白雪公主》、《睡美人》这些,他们都喜欢听,百听不厌,讲完一遍还要再讲一遍。有一个女孩叫伟莲是不会说话,但是能听到你说话,她也是因为脑瘫引起的。她特别爱学习,每次我去以后,让我教他画画,有时候让我教她英文,她特别喜欢学英文,虽然她懂得特别少,每一次去了以后,因为他们周一到周五会有志愿者给他们上课,每次我去的时候,周六伟莲就会把他那几天学习的东西拿出来复习一下。

主持人: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学数学、语文这样是吗?

周晓晓:对,会有人给他们讲,会有志愿者,都是义务给他们上课。伟莲每次我去了以后,英文书都是复印的,因为他们没有课本,第一页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次她学的stand up和sit down,她就让我教他,我说stand up她就起来,我说sit down她就坐下,特别开心。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自己跟我们一样,也能学到东西,也能懂得很多东西。伟莲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小女孩,我每次去以后都会跟我拥抱,走的时候都会跟我飞吻。

主持人:您在跟孩子们相处当中,您觉得他们最需要的帮助是什么?

周晓晓:因为我接触的服务基地是宝贝之家,在物质上不会有太多的需求,因为有很多志愿者给他们捐物资和钱,那里的孩子比较多,现在福利院的孩子有20多个,因为他们是家庭式的,他们之间需要给他们沟通,教他们一些怎么去为人处事。有一个女孩叫冉冉的就特别霸道,比如说有一个小朋友有这个玩具,她也去要,如果你不给她她就生气,她必须要给她讲道理,要不然一直哭。虽然他们妈妈会说不要搭理她,因为太惯她了。冉冉现在也上学了,现在6岁上学了,去学校以后也会说我不穿学校的衣服,要穿家里的衣服。咱们每个不同的孩子要给不同的帮助。

主持人:你现在教的你帮助的孩子效果或者现在最好的状态有什么样的状态?

周晓晓:我觉得就是伟莲了,因为我刚刚去接触伟莲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伟莲的时候她不理我,我去找她,跟她说话,跟她玩。

主持人:她几岁的时候你认识她?

周晓晓:我是去年才开始做的。我跟她说话,伟莲会不停流口水,我每次去见她的时候就这样,看着你,也不说话,口水也不擦,就上她流。每次我去以后帮她擦口水跟她说,我说女孩子应该很漂亮,你应该把纸巾拿在手里,有口水就擦,擦掉以后我们一样会很漂亮。跟她说很多次以后都不理我,后来有一次来了很多人,不是我们一个团体,来了很多团体,就跟我说,因为她不会说话,就拉着我,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因为伟莲不喜欢人多,她就拉着我的手写画,我说伟莲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就把笔拿出来,写上人太多了。因为孤儿院分为三层,有地下室,就把我拉到地下室,坐在那里看着我笑,我就看着她笑,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喜欢我了,她就嗯嗯,笑得特别开心。后来当我去的时候,每次手上都会拿一个纸巾,不停擦口水,我特别感动。上一周伟莲塞给我一个小纸条,塞到我的裤兜里,她不让我看,说我回家再看。后来我走的时候想偷偷拿出来看,伟莲就跑过来抱着我,不让看,就送我走。上周六做完活动送我走,回家我就拿出纸条,是伟莲画的我。一个便签纸,画了上次去做服务的时候穿裙子的那张照片,上面还写晓晓姐你是好人,画了一个爱心,爱心里写了她的名字伟莲。我当时特别感动,当时想这个孩子真得长大了,不光长大了,还知道怎么感恩,因为她知道我对她是好的。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我有时候工作特别忙的时候,我想过放弃,我想是不是我可以不去了,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他们也都懂事了,我可不可以不去了,因为我也想休息。每当想到那个时候,再看到手机里面的照片跟他们一起玩的时候,我就不行,我这周六必须要去。上周本来要去西安,后来说不行,我不能出去,我一定要去那里。去了以后特别感动。

主持人:这是一种可能情感的牵挂,你心里惦记着她的时候,你可能放弃掉自己的一些东西。

周晓晓:对。

主持人:我们爱心联盟从三人到五百,我们这些孩子可能从最糟糕的状态慢慢变好了,这些都是很好的状态。可是孩子毕竟会有一天长大像我们这样成人,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那这些孤残儿童的未来,我不知道我们联盟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未来应该怎么样去长期规划一下?

余庆勇:从我们这个组织来说,我们现在也在努力去联系一些可以教,因为他们长大以后,他们有自理能力,我们就找一些,可以找一些工作,让他们有生活的来源。这些我们跟孤儿院的院方也沟通过,院方也有这种想法。晓晓去的宝贝之家,有的孩子都已经20多岁了,20多岁以后出去在外面也工作过,可能由于其他原因又回去了。回去以后怎么办呢?我们就想能不能找一些企业做一些比较简单的活,教给那些孩子。比如做包装,因为他们的手也很巧,也可以做,教他们做一些类似发卡的东西,拿出来可以义卖,解决他们实际的东西。长远考虑,我们还是倾向于让孩子读书,院方也在积极努力,孩子到多大的时候,可以去跟地方的学校联系。我们也会帮助院方一起去努力,解决这个事情。因为我们这个组织里也有很多类似于幼教,也有小学老师,想通过他们,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教他们一些知识,对外我们也会努力地去联系一些愿意去接受这些残疾儿童。有一些学校不愿意,去了以后对他们学校会是一个负担。

主持人:一个是让他们真的自己有一技之能,另外还有一个平台,这样才能够独立,这个实现起来要多难?

余庆勇:肯定很难。我们也得去学校、去企业跟人家沟通,跟他们协商。

主持人:之前沟通过吗?

余庆勇:之前有过,我通过自己个人的资源跟人家商量,他说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我还得考虑一下,何况是一个残疾人。如果做得好还行,如果做不好,我是说还是不说。我说先给他一个适应阶段,如果他可以做,让他们长期做,如果说达不到你的要求,或者在你的标准可以放开的前提下,也可以让他完成。这不光是给他一份工作,也是对这些孩子至少说一个自信,我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劳动所得养活自己。学校说我们不接受这些人,一个是影响到整体教学环境和教学考虑,可能有点困难。我说这个困难哪怕我们把孩子送过来,在班级最后,可以听,让这些孩子听就可以了。现在学生我所了解他们班级里算总成绩,如果孩子进去,因为他们要从零开始学习,有的孩子七八岁了,再去一年级上学,有点不现实,必须在他这个年龄段的班级里,这些就会造成班级整体实力往下拉,这些学校就会很困难。这个就要去跑学校,带着院方负责人,我们毕竟是一个衔接学校和院方的角色,院方也感谢他们,也很支持我们,帮助我们准备材料。

主持人:我觉得真的是做了很多功课,遇到这么多困难,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

余庆勇:只要我们这些北漂一族能够在北京待一天,会一直把这个事情坚持下去。我们一直灌输的一个理念,其实做义工,做志愿者并不难,说不难也难,说难也简单。我觉得做义工,曾经一个大姐跟我说,她说做义工需要什么,我告诉你就两个字:坚持。他说你这周可以来,下周可以来。

主持人:但是每个一个坚持的背后其实都要有一定的利益,和你为什么要坚持的理由。

余庆勇:我个人的理由就是因为我喜欢他们,他们也喜欢我。当我走进他们门口的时候,他们跑到我身边来叫我哥哥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这些感觉像是我的孩子,我的弟弟妹妹一样,无形当中给我一种力量,我要把这些事情坚持下去,我要关心,看着他们慢慢长大,慢慢成长,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太行。

主持人:所以困难再多也要勇往直前,因为这些可爱的孩子们的未来其实是等不起的。所以感谢二位的努力。

余庆勇:我们也借千龙网这个平台,呼吁更多的人、更多有爱心人士加入到关爱残疾儿童这块,也希望主持人通过你们这个平台告诉大家,平时可以多去看看这些孩子,可以多关心这些孩子,让这些孩子有更好的未来,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

主持人:网友一定会感受到的。最后因为最近我采访很多团体,我发现有时候人跟人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有时候会很羞涩表达自己的感情,今天我也想让我们借着千龙网这个平台,对孩子们说几句话,你们可以把这个节目播给孩子们看。

周晓晓:我想说,宝贝之家的孩子们,你们是最棒的,晓晓姐姐会陪你们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女孩子们也穿上洁白的婚纱,男孩子们也娶到自己想要的媳妇,我会跟你们一起走,只要你们需要我。

余庆勇:孩子们,小余哥哥祝福大家身体健康,好好听老师的话,好好努力学习,争取让小余哥哥在北京看见你们一个一个走出孤儿院,走入社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主持人:谢谢二位。我希望这个片子一定要播给孩子们看,至少让他们听到你们说的这些心里话。谢谢二位对可爱的孩子们做的努力,也谢谢二位做客千龙网。

余庆勇:谢谢。

周晓晓:谢谢。

主持人:以上就是本期节目,感谢大家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赖仁杰(QV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