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手拉手义工团:在低调中奉献爱心

2015-11-24 20:30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北京最美慈善义工十大榜样团体访谈录,我是主持人游游。今天做客我们访谈间的是手拉手义工团体。首先请二位跟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自己。

吴海舟(山音) :大家好,我是我们的爱——手拉手义工团北京的负责人山音。

主持人:山音你好。

刘勇(徽州虎):大家好,我是徽州虎。是儿童关爱行动的负责人。

主持人:徽州虎你好。山音,你先为我们的网友朋友介绍一下我们的团体是什么样的组织?

吴海舟(山音):我们手拉手义工团是通过网络集结,在民间不断发展的民间公益团体,是2006年夏天成立的,到今年是第九年。我们的活动主要是针对老人和儿童的关爱活动,目前在北京、廊坊、南京、乌鲁木齐都有我们的相关活动。

主持人:北京、廊坊、南京、乌鲁木齐,线路为什么是这样的?

吴海舟(山音):因为我们最早在北京发起的,但是我们有一些参加活动的老义工后来去的其他城市发展,或者回到自己的家乡,他们在当地可能没有找到像我们这样团队的一个组织,而且就希望把这种关爱行动继续进行下去,于是在当地成立我们的分部,现在有很多地方每周都开展相关的活动。

主持人:你们彼此之间都是怎么认识的?

吴海舟(山音):就是通过QQ、网络大家加到我们的团队,通过这种活动大家相互熟悉,有的时间比较充裕的,可以参与我们的活动管理。

主持人:不管山音还是徽州虎都是网名,大家用网名交流或者用网名接触的时候不会觉得奇怪吗?

刘勇(徽州虎):我觉得网名有一个好处,就像叫英文名字一样,比如说我叫山音,山音比我大,但是我只叫他山音,因为网名这个称呼容易拉近关系。如果叫名字,他比我大,我可能叫哥,有一个辈分在里面。

主持人:你觉得这样更为亲切?

刘勇(徽州虎):对。网名,我们有四五十岁的义工,我们叫网名觉得很亲切,叫名字自然而然会想到辈分问题。

主持人:你们在做活动的时候,统计的时候也都会用网名吗?

吴海舟(山音):对,处于一个保护个人隐私的问题,我们所有报名记录还有活动总结都是以网名进行统计的,有些人不愿意自己的真名被知道,通过网名知道他参加活动的情况。另外我们希望更多的精力放到做事情上,不希望谁谁谁知道我们是做好事去了,或者参加一些什么公益活动。我们希望更多地记住我们的团队,我们在做哪些事情,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

主持人:我觉得你们除了保护隐私之外,还有那种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想法。

吴海舟(山音):对,因为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你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名利上,可能对老人和孩子的精力会减少一部分。所以我们希望你的注意力想怎么给老人和孩子更好的服务,怎么给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发现自己在活动中有哪些不足,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点。

主持人:你们统计现在有多少义工,年龄最大和最小的分别是多大?

吴海舟(山音):我们有四个城市,分成三个地区,北京大概是3000多人,南京是400多人,新疆地区是800多人,加起来有4000多人。北京年龄最小的2岁,大的有70多岁,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义工也是来自各行各业。

主持人:我特别想知道那个2岁的孩子都做些什么?

吴海舟(山音):2岁的孩子有好几个人,有一个是妈妈,宝宝叫CC,妈妈带着他来看看老人,老人非常喜欢看孩子,享受子孙绕膝的感觉。所以小朋友不需要去做什么,只要出现在这个现场,老人逗逗孩子,孩子给老人唱唱儿歌,这些都让老人很开心。所以对于孩子来说,从小就会有一种氛围,让他去尊重长辈,更多地接触这些活动,对他们的成长也有所帮助。我们有一个义工叫助人为乐,最早是自己来参加,是个爸爸,参加一两个月以后,觉得活动挺好,就带着妻子和孩子,他的宝宝也是两岁,现在他们家宝宝也参加五六次了,主要觉得挺好的,而且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氛围,这个也可以作为每周生活的一部分,比如有人去看电影,可能有人去养老院聊聊天,相当自己业余生活的一部分。

主持人:孩子一瞬间多了这么多爷爷奶奶。

吴海舟(山音):有的爷爷奶奶给点好吃的,在养老院跟其他的小朋友或者跟其他义工玩一会儿,对他来说也是很新奇的事情。

主持人:他们也挺开心的。

吴海舟(山音):对。他们通过父母的言传身教,看看爸爸妈妈怎么跟爷爷奶奶聊,我聊天不会,可以唱儿歌,给爷爷奶奶们表演一下,这些都可以。

主持人:你们帮助的对象主要也是老人和孩子?

吴海舟(山音):对,因为公益的领域有很多,我们专注于老人和孩子的关爱,希望把这方面做得更好,所以像一些募捐活动,我们就不会参与,我们主要陪伴老人和孩子,提供劳动的服务,不涉及到资金的监管活动。

主持人:我看你们有陪护四岁或者以下的孩子。

刘勇(徽州虎):现在七八岁的也有。

吴海舟(山音):大的有十七八岁,小的也有几个月的。

主持人:像我这种没有经验的人,你们最小的大概是几个月?

刘勇(徽州虎):三个月左右。

主持人:如果我没有经验,我去抱的时候自己都会很紧张,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更不知道孩子需要些什么。

刘勇(徽州虎):这个本身中心有专业人员,怎么抱孩子会有相关的工作人员跟你进行指导,刚开始有点害怕怎么着,但是进行第一步,把孩子抱身上之后,一抱身上,一般人自然而然知道我怎么让他舒服,这是一种本能,呵护他的感觉,这个都不是问题。

吴海舟(山音):我们参加活动,集体活动前给新义工有培训,我们活动模式是采用老义工带新人的模式,我们会严格控制新人的人数。讲一些注意事项,讲怎么跟孩子沟通,你可能刚开始还不能消化,你看看老义工怎么去做的,先熟悉老义工和这些孩子,跟着他们去做,去了解这些老人和孩子是怎么情况,以后再一对一或者对你感兴趣的孩子提供一些服务。

主持人:你接触过这么多孩子,你觉得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

刘勇(徽州虎):孩子最需要的还是关爱。还有我们去关爱他们的时候,让他多跟社会人接触,不要对社会有恐惧,让他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大家对你的关爱,社会上这么多人关爱你,你还是很幸福的,不是孤独的人,是一个正常的过程。而且这些孩子有时候觉得比我做得还开心,那么多人关爱他,像我们做义工的,陪伴他们的时候,是真心给他们带去快乐。

吴海舟(山音):儿童活动,不同的孩子年龄阶段也不一样,比如有一些年龄小的孩子,跟多学说话、学走路,可能不能跟你直接沟通,主要是去了解孩子,他处于什么样的生长发展阶段,有的孩子更多是训练他的发音,你跟他交流的过程中,有一些发音可能不太准,就药剂师去纠正,有一些孩子就是左手需要多锻炼,你跟孩子,比如玩抛球的过程中,你的球有意抛向他的左手,有意针对锻炼他的左手。我们针对孩子和老人没有固定的模式,主要需要你在活动中不断去学习。像年龄更多的残疾孤儿,比如我们有一个活动项目叫出苗寄宿家庭活动,这个跟徽州虎他们参加的活动还不太一样,有一些孩子大了以后,对家没有概念,他们生活也在一起,学习也在同一个地方,不知道家是什么。像春苗寄宿家庭是一个模拟家庭,由一对本身是志愿者,也是夫妻,他们自己也有孩子,但是孩子可能上大学或者工作,不需要他们照顾了,他们就可以照顾这些残疾孤儿,这些孩子四五个,把他们组织一个家庭,他们互相成为兄弟姐妹,这个夫妻,父母有一方出去工作,一方在家照顾孩子,小朋友有上幼儿园的,有上小学的,模拟家庭的氛围,在他们没有被收养之前都在这个家庭里,他们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有自己的兄弟姐妹。像我们春苗寄宿家庭活动是每两周组织一次,是以朋友的身份上他们家里去做客,中午给孩子做一顿中午饭,下午可以跟孩子做游戏或者辅导孩子的功课。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需要不同的陪护方式,不是我们想去给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而是你要看孩子生长发育阶段需要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沟通方式。有的孩子不善于交流,就喜欢跟你打球或者做游戏,这些都是可以的。

主持人:给孩子一个家,真的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能给他心里带来很多慰藉。但是孩子跟老人是有区别的,因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如果他很小的时候,三观都不健全,还没有自己的意识,是不是对我们的志愿者要求上更高一点?

吴海舟(山音):在活动前我们会有一些注意事项,比如不要在孩子面前问孩子来自哪里,孩子身体有什么问题,包括跟孩子的交流和沟通尽量少打电话,也不要把自己的手机给孩子玩,我们希望孩子更多的精力放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上,而且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不要在孩子面前说一些脏话,包括义工之间少开玩笑,因为孩子可能不了解这个情况,对他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主持人:虽然整个团体都很低调,但是每个低调的事情都做得特别细致。

吴海舟(山音):你可以做得很简单,只是陪孩子简单玩一会儿。你也可以做得很多,比如可以学一点儿童的心理学,儿童的教育,跟义工多一些交流,看看哪些方面做得更好,有一些孩子有一些异常,可能跟哪些因素有关系的。这些都是义工可以去做的。当你投入进去,当你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希望他成长得更健康,希望他的身心有一个更好的发展时候,你自然而然就想各种方式,有一些东西你可能没有接触到,我刚到,我不知道这个孩子需要什么,那我就学习。义工活动不是说刚开始你具备什么能力,是你在活动当中不断学习,而且这个学习是一辈子的过程,没有一个终点,不是我学到一个时间,我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了,你可能还可以做得更好,这个需要不断学习。

主持人:我们给孩子带去了关爱,给孩子带去了欢乐,给孩子带去了我们力所能及他们所需的东西。你觉得在陪伴孩子这几年当中,孩子给你带来了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收获?

刘勇(徽州虎)收获很多。首先学会怎么跟孩子相处,这是很大的收获。跟孩子学会怎么相处之后,对自己未来的生活,未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吴海舟(山音):我们义工群体很多都是70、80后,有很多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跟孩子的沟通交流你也可以学会怎么去带孩子,简单地怎么给孩子换尿布这些,也可以学习到一些东西。

刘勇(徽州虎):再一个跟孩子相处过程中,我们每次去,他们见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就很开心,来门口迎接我们,给我们的感觉,这些孩子这么需要我们。再一个,其实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有义工没有注意带着项链什么的,被孩子看见,淘气的孩子会把项链摘下来,别的孩子比较懂事一点,会把项链从别的孩子的手里夺过来还给你,比如我是关爱孩子,孩子也在关爱你。

吴海舟(山音):互相依恋,互相需要,他可以让你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做父母,看到孩子从很小,不会爬到慢慢走路,会跟你学习,由原来说得不清楚,最后可以给你讲他自己看到的开心的事情。

主持人:我觉得徽州虎特别享受那种需要关爱,可以看着孩子慢慢成长,慢慢懂事的过程。你呢,我们知道孩子是需要关爱的,老人需要陪伴。

吴海舟(山音):老人更需要这种关注,因为咱们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群体越来越多,包括很多人以后到老了以后都要去养老院,养老院真正的孤寡老人很少一部分,大部分都是有儿女,儿女本身工作忙,或者在外地,国外不一定能经常看他们,老人非常希望跟外界沟通和交流,只不过老人不同的性格,表达的方式不一样,有的比较健谈,很容易就能聊到比较开心的话题。有的属于刚开始由于跟你不太熟,你就跟他做一个自我介绍,你是做什么工作,来自哪里。你跟他聊工作,没准就发现老人是老北京,就聊老北京有什么建筑,有什么生活习惯,有一些老人岁数比较大,经历过文革或者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我们聊聊他感兴趣的或者他的经历。通过跟老人沟通和交流,也发现自己也学到一些东西,对这个年龄阶段的老人多一些了解,包括我们自己可能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们以后反而对自己的父母多一些理解,跟他们的交流多一点。

主持人:我觉得只有交流多了,才能知道彼此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吴海舟(山音):有的可能对父母的不了解,父母对我们的工作或者对我们婚姻的关注,我们会发生一些矛盾。但是通过你了解老人的经历,了解他们对婚姻、对工作的选择,你就会想到父母的担心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对于你自己的选择也是有帮助的,你可能会更谨慎,更多考虑一些因素。

主持人:跟老人交流也很考我们的经历和学识。

吴海舟(山音):老人还是老小孩,哄着他们开心。所以我们陪伴老人的时候没有一个固定模式,根据老人的兴趣爱好,感兴趣的点,我们去选择一种互动方式。有的老人喜欢讲故事,我们就听他讲,你话多可能会让他觉得闹心,有的老人刚开始不太主动,就说一点最近社会新闻和社会热点,或者身边发生的趣事,可以跟老人分享。我们不是简单只是我们说老人去听,我们希望老人能够参与进来。我们有的时候给老人唱一些老歌,如果老人能唱,我们尽量让老人去唱,让老人享受到唱歌的快乐。有一些老人可能不会唱歌,但是他想学,我们就一起去学。比如刚开始大概只是把歌词捋下来,到后来一对一给某个人唱,再到后面可以在众人集合的场合给别人唱,让他有这么一个学习机会,也丰富他自己的生活,不让他的生活成天就是吃饭睡觉,生活就是一个简单的重复,生活没有太多的内容。你要多换位思考,想想老人,如果你是老人这个位置,你是他这个年龄阶段,你会需要什么东西,你会对什么东西感兴趣,这样就会更好找到切入点,也会理解老人的一些反映。

主持人: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接触一旦走心之后很多东西都是牵动彼此的,比如说跟小孩接触时间长了,他的一点点进步可能你都觉得特别欣慰和宽慰,跟老人接触的时候,可能也是你们彼此熟悉了,或者老人生病或者什么样的状况,就会特别牵动你,你在跟老人接触的过程中,有印象特别深刻的老人吗?

吴海舟(山音):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老人90多岁了,耳背,他听不清我们义工在说什么,但是他有一句话让我们特别感动,我只要看到你们来我就很高兴。虽然他耳朵听不清,甚至觉得还是很苦恼的事,觉得很不尊重人,但是他觉得那么多人关爱他,这么多人每周花时间陪他坐一会儿,觉得就是特别开心的事。而且有一些老人知道我们每周日上午都过来,早早就在门口迎接我们。像有的冬天比较冷的时候,他们觉得就是自己的孙子孙女,自己的儿女,你参加活动时间久了,就跟老人形成像亲人的关系,彼此牵挂。甚至有的义工一段时间不来,老人会说某某义工怎么没过来,谁来了没有,经常会问这些问题,让你觉得你在老人心里是有分量的,你通过跟老人沟通交流,看着他由原来心情不太好变得开心起来,他的生活也更充实一些。像我们有一些老人,我就喜欢跟你聊天,还经常跟我们讲,比如跟他的儿女讲,在今天养老院又认识一个很好的朋友,今天又聊到什么话题比较感兴趣,这些都是相当于我们自己的收获。像有的义工是自己去的,有的本来是自己去,后来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一家三口,像我们有一个义工助人为乐,最早自己参加活动,参加一两个月,觉得活动挺好,后来带着他们家两岁的宝宝和老婆,一家三口每周来参加活动。你通过对活动的了解,你确实发现自己能做一些事情,能够看到老人的变化,你会有动力,更持久去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我觉得不持久,不坚持,真的不会知道陪伴对于老人来说是有多重要。

吴海舟(山音):了解老人有一个过程,每个老人就像一本书,刚开始可能只是了解老人大概的经历,通过跟老人聊得多了,对他的人生经历,人生关口的选择有更多的了解,对老人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像我们自己可能觉得老人是不是都属于接受不了新鲜事物,你发现有一些老人还写博客,用电脑,请教你电脑某个问题怎么解决,老人还给我们提问题,我们还想怎么帮助他解决。你通过跟老人的沟通,你会发现老人有各种各样的需求,你会想办法去学习一些东西,怎么满足他的需求,能够让他的生活更充实起来,让他有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有一些倾诉的渠道。

主持人:老人不喜欢新鲜事物真的是误区。我最近才发现我们家老人特别喜欢一切新鲜事物,各种好吃,他没有见过,甚至全国各地的小吃都可以点菜了,这是特别让我感觉跟我以前认为相违背的东西。

吴海舟(山音):而且老人觉得跟年轻人待得久了,自己也年轻了,也可以了解很多新鲜的事情。所以这也是老人为什么愿意跟年轻人沟通或者交流的原因。

主持人:那孩子呢?

刘勇(徽州虎):对于我们这些孩子,大部分会被领养走,而且领养的话,我们跟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后,会有很深的感情。某一次活动一去,说有的孩子领养走了,或者提前知道了,我们的孩子要被领养走,心情会很失落。比如我个人,我印象最深一个孩子叫芳芳,应该是一岁两个月左右,发育迟缓,我参加的时候是一岁多一点,我参加活动一年多,大概两岁多,还不会说话。有一次活动抱着她,她突然叫了一声爸爸,那种感觉,而且这些孩子,跟他相处时间长了,感觉是自己的孩子在叫自己。后来过一段时间他被领养走的,心里很难受。

吴海舟(山音):既有点难受,但是也很开心,因为孩子终于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刘勇(徽州虎):还有一个理性的想法,就是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好的领养家庭,找到一个好的养父母。就是发自内心,希望他们幸福。

吴海舟(山音):我们只是弥补他一些缺失的爱,但是毕竟还是不完整,只有你有固定的父母,你以后能够上学,这个对以后的成长更有帮助。

刘勇(徽州虎):在每次活动中,要求我们义工不允许教孩子称呼自己为爸爸妈妈。

吴海舟(山音):但是有的自发的,不知道在哪里学会的,可能在活动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来这个词。

主持人: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有一些难以名状的。我们都知道你们义工是义务帮助他人的,你们有基础工资吗?

吴海舟(山音):我们自己都有自己的工作,我们义工来自各行各业。

主持人:你们在这个团体里有吗?

吴海舟(山音):没有。我们不组织或参与民间活动,我们也没有任何的资金来源,所以我们所有的团队管理人员都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参与团队管理的工作,没有任何收入。

主持人:对义工来说还好,只需要拿出自己平时的闲暇时间奉献爱心,对你们来说,精力需要投入更大一些,包括各种时间上的、精力上的,有一些需要牵扯自己上的,你们会投入大一些。在这些上面,你自己有什么考虑吗?

吴海舟(山音):量力而行,因为你的工作特点,根据你自己的时间来选择适合的一些团队管理工作,有一些义工平时就是网上在线的时间多一点,就可以参与我们新义工答疑工作。有一些义工固定休周六周日可以参与我们的带队工作,包括费用问题,我们主要是给老人和孩子提供服务,交通费用都需要自己承担,费用相对承担比较少,只是有一些养老院给老人唱歌有歌本,歌本需要打印部分,有一些义工有这个条件,就愿意去提供歌本。像我们有一些儿童关爱的活动点他们需要什么物品,我们就在群里招募一下,看看有谁愿意提供这些。量力而行,无论在活动过程中,还是在团队管理过程中,没有你必须要做到什么程度,必须要做几年,根据你自己的情况随时调整。我们把一个团队做好,不是光靠某一两个人,我们需要一个团队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光大本营地区,团队管理人员就将近有100人,有自己不同的分工。有的人喜欢上微信,就帮助我们的微信公众管理帐号,有的上微博,这些都可以作为团队管理工作的一部分。当团队发展到一个阶段以后,不能说只靠几个人去管理,你就需要对你的团队管理进行不同的分工,甚至对每一个工作职责、任用条件规范起来,有点跟公司或者企业的管理有点类似,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又不希望给大家太大的压力。我们在选人方面可能要根据你的时间,你的工作情况来选择。

刘勇(徽州虎):你想承担多大责任,你愿意做多少事情,首先看个人。像山音说的,我们团队最辛苦的就是山音,是山音愿意这么做。

吴海舟(山音):看着团队一天天发展起来,而且我们也可以给更多的老人和孩子提供这种帮助,这也是你很欣慰,或者觉得你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更多的体现。我把公益不是简单当成一个兴趣爱好,我是把它当成我的第二事业。除了我的本职工作以外,我还可以在公益的道路上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在活动中可以得到不断锻炼。原来我的本职工作就是普通的科研人员,我也不参与任何管理工作。但是在公益活动中,你发现团队,比如现在需要领队了,你就得不断去学习,去锻炼。我开始是一个很腼腆不太爱在人面前讲话,但是因为那段时间可能需要领队,我就得尝试怎么给新义工培训,怎么尝试给大家交流,要做什么事情。这个也是你在活动中成长的地方。

主持人:手拉手真的是以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方式奉献爱心。你们可能低调和保护老人和孩子的隐私已经成为你们这个团队的宗旨,可以说你们这种方式是公益团队的新引领,也可以说是新的榜样。在我们节目最后,你们有什么想对我们网友呼吁的,特别是你们得到十大榜样团体的称号之后?

吴海舟(山音):反正我们团队强调的就是你无论关爱老人还是关爱孩子,无论你是什么年龄阶段,什么职业,什么样的经济条件,你都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做一些事情,不在于一次做多少,而在于持续的关注和关爱,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够参与到我们的公益行动中来,利用你自己的业余时间,为老人和孩子做一些对他们有所帮助的事情。

刘勇(徽州虎):做公益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大家就是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不要为了名利,一时去做一些事情。因为做公益最主要还在于坚持,比如我们要陪伴孩子,去一两次对孩子有可能都记不住你的名字,但是长期去,你会发现他把你当成自己家人的感觉。长时间坚持陪伴,对他来说才有更好的关爱效果。做公益还是得坚持。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为我们介绍这么多,谢谢。各位网友,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感谢你的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赖仁杰(QV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