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金国:平凡的奉献 悉心照料四个家

2015-11-24 20:10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各位千龙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北京最美慈善义工榜样人物访谈录,我是主持人游游。在采访今天的嘉宾之前,我看了他的个人事迹,他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大屯派出所的民警,他曾经插过队,干过队里最脏的活——洗粪坑。因为干得特别好,队里让他管粮仓。别的知青都被分配工作了,队里依然不肯放他走,说这孩子实在。他还当过刑警队的副队长,干过派出所的副所长,现在年岁大了,是一名内勤民警。多年来他立过功,也得过很多很多的嘉奖。而如今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老年公寓,平时的工作再繁琐,再忙,他也不怕苦,不怕累,因为有几位老人一直是他心里难以割舍的牵挂。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起听听繁琐民警的故事。姚大哥您好。

姚金国:主持人好,广大网友你们好。

主持人:姚大哥您当民警有多少年了?

姚金国:从当兵到现在已经有40年了。

主持人:您当时为什么想当一名民警?

姚金国:我当民警也是有来路的,因为我插队分回来是以最好的知青分配的工作,当时叫铁道兵地铁总公司。当时我们在进行培训过程中,公安局招人,我当时是班长,管十好几个人,在工作当中就把我抽到一个办公室进行面试,一共四个人都调到北京市公安局了。

主持人:您现在是一名内勤民警,内勤民警平时都做些什么?

姚金国:怎么说呢,公安局也是各种行业都有,我们内部也如此,派出所内勤主要负责像文件的报送,电话的接送,还有广大民警有服装的报领、材料的诉讼和案犯、嫌疑人进行谈话,和往派出所送人,都是内勤的工作,比较忙。

主持人:还是挺繁琐的一些工作。我看很多报道都说您要照顾四个家庭,同时照顾四个家庭,是哪四个?

姚金国:因为干公安,所以从开始来讲,我父亲在1998年的时候得了一次血栓,大家都知道得血栓以后,等于老人动不了,瘫痪在家里。那个时候在派出所比较忙,也兼任派出所副所长的工作,就利用晚上八点多钟的时间,下了班,骑自行车到家,照顾完我父亲以后,已经十点多了,再回家。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这期间有时候利用自己休息时间,带着父亲去大众浴池洗澡和晒太阳,有时候给我父亲每月都剪头,尤其是夏天这个季节,都在外面晒太阳的时候,我一剪头大家都看到了。大家伙就说,你看姚家的老三多么孝顺,一传十,十传百,邻居家也相应地得了这种病,得了这种病以后,70岁以后一得病就动不了。而且这些老人跟我爸都是战友,都是抗美援朝回来的,是老军人,属于特殊家庭,亲生儿女又没有。这样老了以后,就没有依靠,尤其得这种病以后,作为我来讲,当时我也不知道,我妈妈跟我说,王叔叔得了这个病,让我抽时间看看需不需要照顾。第二天我就买点东西,以看病人去王叔叔家,他家在九号楼,我家在十号楼。我去了以后,看王叔叔躺在床上,头发很长了,胡子不刮显得特别憔悴和乱,我就记在心里,跟他们拉家常,我就跟王叔和王婶说,以后我就经常到咱家来,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当时我把电话也留给他们。我走了以后,心里老有一种割舍不下的心,第二天我带着理发工具来到他们家,剪完了头,又去洗澡。我们那儿有一个大众浴池,刚开始的时候给他擦洗有点不方便,我想雇人给他搓澡,这一雇人,他老叫唤。人得这个病以后,摸哪块都疼,作为我个人来讲不太了解这个病情,后来就不让他们搓了,我给他泡完以后,泡完以后再上来,然后再给他搓,好多服务员也帮我,因为他看这礼拜是一个老人,下个礼拜又是一个老人,怎么说呢,在他得病前,又一个老人得这个病。所以作为我个人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我就带着三个老人。在2011年,几个老人相继去世了,我们在2012年东城区举办的敬老尊老的交流会上,一次发言我结识了一个东四邮局的姚平,他也是劳动模范。还有一个是三河敬老院的院长,他们在护理老人方面都是一把手,都得了很多奖章和奖励。在交流当中,得知他们那儿缺乏理发的,我就主动承担了三河敬老院和姚平他们社区里的两个老人,等于我不仅是四个,五个家庭都由我来承担。

主持人:您理发的技术从哪里学的?

姚金国:说到这个我得从头开始说了,有点漫长。在1978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在刑警队,当时我们内勤选三好战士、五好个人,他得了三好战士,为了表达对他的心情,他买了把手推子,那个时候没有电推子。买了以后,因为我们刑警队小伙子比较多,后来他就说这是我的心意,你们看谁会理发。当时我们科长就说小姚最小,那个时候我19岁,让小姚学着剪。当时有一个叫陈奇的,他也是转业干部,他说先拿我实验。这样我就拿一个报纸,掏一个窟窿,套在脑子上,给剪。当时十好几个人在旁边看,我心里也挺紧张,我胆子也大,就开始剪,剪完以后都说还行。这样他又过来了,给我剪剪。这一来一剪就不可收拾了。都说小姚能剪头了,剪的还不错。为了提高自己的理发技术,自己也有自尊心,那个时候我们家在天坛住,我们家在天安门分局那里,我在回家路上,在穿越大栅栏和珠市口的时候,两边都是商业街,有美白和四联两个理发馆,那个时候一下班我就偷着学艺,扒拉窗户看老师怎么剪头。我每月也得剪头,当我剪头的时候我就排队,都是下班时间,那个时候剪头就是理发馆,没有个体,等快到我这儿的时候,我就假装上厕所或者出去,等于我从后面往前排,再延后四五个,这样可以多看一会儿。等于人家快下班的时候,轮到我了,我一边剪头一边问,老师也看我挺虚心的,也教怎么剪,他们也用手推子。用手推子,一剪头容易起很多泡,容易磨,他就告诉我怎么使劲,怎么用力,这样慢慢在老师傅的传授下,我的技术和头型也提高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不管去哪里都知道我会理发,而且让我来理发,我光买推子就买了四五把,从手推子到电推子,而且到现在带电池的推子,剃头有点名,大家伙都来找我,尤其我们值勤晚上回来,剪完头以后,可以洗个澡,洗完澡就睡了,早上五点来钟就起来,就觉得挺精神。牺牲自己的时间,到现在一点之前睡觉很少,基本上都是他们回来之后,回来都11点,我再剪几个头,再聊会天,基本上就一点了。

主持人:你没有办法给自己理头是吧,你只能帮别人理,但是自己的头发自己弄不了。

姚金国:我得到外面理发馆剪。原来有一个会的,后来调走了。

主持人:那您还记得第一次给老人理发是什么时候吗?

姚金国:第一次给老人理发就是我王叔,就是从我父亲开始,那是1998年,剪头的过程中,很多街坊看到了,那个时候王叔也让我去剪。

主持人:那您还记得第一次给老人理发是什么时候吗?

姚金国:那很早了,一九九几年了,因为我照顾我父亲的同时,好多街坊四邻都看到了,我妈让我给王叔看看,我就主动去他们家,这样就接受了我的理发技术。给他剪头里面也有很多插曲,我说王叔,我给你剪剪头。王叔就笑了,因为他头发很长,心里想你还会剪头。我就把他扶起来,他身子很重,我给他抱到凳子上,剪头的时候,当过兵的都有尊严,他不要光头,要平头。他说你能剪平头吗?我说我试试。我让王婶拿着镜子,我说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照照镜子,如果好的话还给你剪,如果不好就多批评指正。他就笑了,他说剪什么样我都高兴。之后我开始剪,一剪平头,他给我竖大拇哥,我说谢谢你王叔,没有关系,以后我常给你剪,后来又给他刮了刮胡子,以后又给他买了一把电动的剃须刀,这样一来为了让他干净,让他自己慢慢刮。第一次剪完头后又给他洗,洗完以后他感到很满意。

主持人:您平时工作也挺忙的,好不容易有了闲暇的时间,还为这几个老人忙得团团转,自己有感觉特别累或者困难的地方,有应付不过来的时候吗?

姚金国:一说这个,心里有苦水,真有苦水。但是我这个人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也有可能大家都能知道,比如家里养小猫小狗时间长了都有感情。我觉得老人,咱们也算是高级动物,跟老人接触这么长时间,肯定有感情的,有点割舍不下。我为什么这期间给他们印自己的服务卡,有事给我打电话。这就成为我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并没有多大的抱怨,只要减轻一些老人的负担。我虽然生活当中有这么多老人陪伴,但是家里,当时我爱人他们,我孩子都由我爱人照顾。我爱人不知道我在外面做这些事,她只知道你爸爸有病应该照顾,孩子基本上都是她负责。孩子结婚有孩子以后,这么多年我没怎么管过。也就是从90年代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我爱人,我管我父亲这块。因为家里老人瘫痪在家里,我家里还有一个病妹妹,我妹妹是1980年,因为她有癫痫病,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摔了一次跤就起不来了,这样她抽风。

主持人:摔了一次也就等于行动不便?

姚金国:就开始卧床,行动不便,不能自理。1998年的时候我父亲得血栓病,家里有两个瘫痪在家里的病人,所以我爱人很理解,她说你多往家里跑跑,这里也感谢我爱人。街坊四邻的事我没有跟她说,因为这些事都是自己额外揽的活也好,照顾也好,因为我作为警察,可能跟我的职责也有关系。这些老人也是看我长大的,而且这两位叔叔也都是抗美援朝,跟我父亲一样参军打仗,立大功的人,家里现在出现这个情况,身边又没有自己的亲生子女,我照顾也是应该的。

主持人:您觉得照顾这四个家庭这么多年,自己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姚金国:最难忘的历历在目,有老人,尤其要住院的时候,感冒发烧的时候,这是自己的心头肉,我还要工作,还要过来,而且我又不想跟单位说这些事,我一直瞒着这些事,我没有意识跟单位说这些事,因为这是自己个人生活当中的事件,之所以这样做,带他们去,尤其是他们在最困难的时候,比如我剪头当中,他们大小便失禁,我得给他们脱裤子洗,然后我再给换上衣服,再接着剪头,大家伙也知道味道很不好闻,但是作为我来说,很正常,因为我父亲也这样,所以我有不怕脏、不怕累。我还有一个特殊的工种,因为我干了30年刑警,主要的工作是搞技术,大家伙一说技术,就是刑侦技术,三大支柱之一,出现场要细,因为很多痕迹、物证都要靠技术员提取,给老人剪头干活,我也跟我的性格和职业有关系,心细,为老人服务心里也很自豪的。老人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亲人在身边,虽然是非亲非故的,但是这个时候是最需要人的时候,我很理解他们。

主持人:您这些事是怎么被单位的人和更多人知道的?

姚金国:开始的时候是在2008年的时候,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给王叔叔剪头,这个时候我们街道主任来了,正赶上有事找他们家,我给王叔剪完头正在洗头。因为他认识我,他说你不是姚家的老三吗?我说是呀。你还会剪头呢?我是嗯。他说真不错,因为王叔叔光会乐,只会嗯嗯嗯。过一会儿王婶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就说老三在家呢,我说主任也来了。你看又给王叔叔剪头了,他说这是我们家干儿子,就说起来了,已经好多年了,跟主任就交流了一会儿。主任说你够辛苦的,还能剪头。我说不仅这样,我父亲也这样,给父亲剪,也给王叔剪。他说得表扬你,我说不用,这表扬什么,这是应该的,为街坊四邻做点工作也应该的。我说王叔,包括您都看我们长大的。说者无情,听者有义,就给我们单位北京市公安局写了一封信。有一次单位找我,说你是老做好事吗?我说谁老做好事,因为从来没有知道过。他说有一封信从市局转过来了,说找姚金国,查了查就一个叫姚金国。他就说你是不是照顾老人,我说在哪儿?他说就在你们家天坛那儿,我说对对。他说就写一封信帮助215号,我说对呀,是谁写的信?说是街道发到市局,这样转过来了。而且在2010年的时候,北京市评选第一届万民孝星,我们街道把我报上去了,东城区又报市委市政府,等于第一届被评为万民孝星。当时拿孝星奖章的时候,我心里又是喜又是泪,喜是真的是沉甸甸的,也是十来年。但是累我付出了好多,包括春夏秋冬。尤其是在回家,2003年的时候有一次大雪,我从西单推着自行车回家的。到家都两点了,就推着走。2003年一场大雪,公交车都瘫痪了。而且有时候骑自行车,车胎爆了,也换了四五个。这个奖章拿到手,我还想跟不跟单位说,要是说感觉这个人臭显摆,不说吧,就偷偷跟别人说了一下,我得了一个奖章,北京万民孝星的,他说是吗?我说别人不说了,你知道就行了。后来他跟所长说了,所长说这个得往上报。

主持人:后来大家都知道了?

姚金国:后来报上以后,得了万名孝星的奖章,因为第一届还比较隆重。这样就传开了,2012年的时候,东城区举办了一次大型的演讲,就是九月九日重阳节演讲,这个时候有十个发言的,我的名声又出去了,在一个大的会场里。这期间我又结识了东城邮局北京劳动奖章获得者姚平,又结识了三河敬老院的王院长,等于他们的困难在说的时候,我记在心里,会后我跟他们主动交谈的时候,我又承担了三河敬老院和两位90岁老大爷的日常生活,又担负起他们的工作。

主持人:这些也是您现在正在做的事?

姚金国:现在正在做的。2013年的时候,北京市公安局又成立了100支学雷锋志愿团队,我们总队我又报了名,我们总队报了市局,这100支团队里我是其中一支,我现在团队开始是20多人,就是内部报的,慢慢上网以后,广大的学雷锋志愿团队的队友也发展好几百人了,有时候一活动到敬老院去,参与的人也很多,有陪他们聊天的,剪指甲的,理发的,过年过节演节目,春天踏青,秋天登高,三年以来我们一直坚持着做这些公益,尊老爱老的活动。

主持人:我觉得您这么多年做这么多事情,不但给人一种鼓舞,也让我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听起来特别惭愧,因为我们可能连您的一半都没有做到。您固然是特别辛苦的,我觉得可能家里的嫂子也特别特别辛苦,在节目最后,您有没有想对着我们的镜头跟嫂子说几句感谢的话?

姚金国:爱人,您辛苦了,这么多年,虽然我又工作,又在做公益事业,但是离不开你的支持,虽然我得这么多奖章,这个奖章有你的一半,也有大家的一半,我只有一小半,在这里表示感谢。

主持人:我觉得您的付出不但是付出了那些努力,也让很多很多的老人收获了很多的幸福和快乐,您真的是用最朴实的真情让我们感受到现在社会的忠与孝,特别感谢您做客我们的节目,也特别感谢您今天给我们介绍了这么多。各位网友,以上节目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关注,再见。

责任编辑:赖仁杰(QV001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