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新:传统文学是国家文学发展标识

2015-11-04 14:16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参与评选的过程中,您自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周大新: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觉得我们这次评奖程序上是非常严格的,一轮一轮阅读、讨论、投票,确保好作品不会被淘汰掉,所有喜欢文学的人都在关注这个奖项的评选,关注到它的公正与不公正,所以评委每个人都感觉到压力。

主持人:真的三个月要读完200多本书吗?

周大新:是的,从5月份就开始读了,评委中间大部分都是评论家,他们是专业读者,平时他们阅读量就很大,除了新书,好多书在平常生活中都读过了,所以对他们来说不是很重的任务。

主持人:茅盾评奖团是几个年龄层次构成的?有我们的年轻人吗,有80后吗?

周大新:有80后的,80后有几个,也有70后,60后的,50后的,还有40后的,都有。

主持人:会出现意见分歧的时候吗?

周大新:当然有,在讨论中会有不同的看法,也有争论,这都是正常的。一个人觉得这个作品非常好,另外一个人看着有一些毛病,这个争论是正常的。

主持人:本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是252部,比上届增加了74部,作品增加了,这个现象您怎么看,是好现象吗?

周大新:是好现象。因为我们现在长篇小说产量比过去多了,把网上算上有几千部了。要求每个作协、每个大的出版社各推荐三部,今年推荐的出版社多了,所以总数就多了。多了当然也好,是文学繁荣的一个表现,当然也增加评委的工作量。

主持人:您看见网友评论茅盾文学奖说更像是老人奖,您有看过这个评论吗?

周大新:我听说了,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太准确。也不是老人奖,因为这个奖是国家最高的文学奖,作家在比拼的时候肯定要比学识、比阅历、比操作文字的能力,你得有人生、社会以及人与自然关系认识的深度,在综合这些水平的时候,年轻人,特别是20多岁的年轻人往往会处于相对的劣势,因为大非常年轻,他的人生刚刚绽开,他的阅历相对欠缺一些。

主持人:您说的好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周大新:首先是有很好的表现形式,叙述手段都非常新鲜。其次是有很深的思想含义,的确传达了别人从来没有传达过的东西,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过的东西,再就是写的这些人物是别人没有写过的,是为文学真正贡献了一个非常新的人物,这些作品才有可能获奖。

主持人:可是也有很多优秀的,可能就与茅奖擦肩而过,对于这些,评委难免会有遗憾,对于这些作家,这些作品您想说些什么?

周大新:因为获奖确实不是很重要,不是作家追求的最终目标,作家追求的最终目标就是想用自己的作品去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只要您的作品好,您拥有读者,就可以知足。

主持人:网络小说已经陪跑茅盾文学奖很多年了,什么时候才能靠近茅奖?

周大新:网络文学因为每天有一个篇幅的限制,必须每天发表多少,给作家沉思、思考、磨炼文字时间都很少,给你一个很强的压力,要求每天写5000—8000字,要先把这个字完成,不可能考虑精,这就会影响作品的整体质量。

主持人:您觉得网络文学真的对传统文学有冲击吗?

周大新:网络小说的受众面很大,对传统文学肯定是有冲击的,冲击就是夺走了很多读者。

主持人:那怎么办?很尴尬。

周大新:这是社会发展前进的一个必然结果,传统作家必须接受这个结果,你光在这里叹息没有用。

主持人:您还是对传统文学有信心?

周大新:有信心。因为传统文学也是严肃文学,一个作家潜心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写一部作品,把自己对人生,对社会,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写出来,让人读了确实已经获得了精神上的启示,这样的作品是我们国家文学发展的标识,代表我们民族文学的水平,如果没有这一部分,全是相对通俗、可读的,可塑性非常强的文学水准不是非常高的恐怕比较麻烦。

主持人:现在有一种现象,作家写着写着就去做编剧,可能编剧和作家的收入现在还真的不同。

周大新:是的,编剧收入很高,但是我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总是有一部分作家需要沉静下来,不要为了钱写作。因为长篇小说是一个国家文学发展水平的标志,如果大家都去写一次性消费的剧本,这个国家的文学很难提高,文学水准很难提高。

主持人:有人说作家是非常孤独的一种职业,真的孤独吗?

周大新:作家在写作的时候,其实就是在一间小房子面对电脑屏幕或者稿纸,你这个时候热闹是不可能的,越热闹写不出来,就是一个人在写作,是很孤独的。但是他在写作的同时,脑子里展现很丰富的生活,那些生活带给他的心灵安慰,当这个作品完成的时候,他会很快乐。

主持人:期待您的作品。您最喜欢的作家是谁?

周大新:我最喜欢的外国作家是列夫.托尔斯泰,就是写《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妮娜》的作家,中国的作家是沈从文,就是写湘西生活的。

主持人:我们先说说沈老师,您为什么喜欢?

周大新:因为他写湘西生活,写小人物,船夫、普通的丈夫、连长、士兵和我所写的人物很相近,看完之后觉得非常亲切,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早年就跟着他学,学他的东西。

主持人:那托尔斯泰呢?

周大新:托尔斯泰是我在十七八岁的读了他的第一部作品,第一次读他的作品是《复活》,里边马斯洛感情纠葛非常吸引我,那个时候年轻,爱情故事特别能打动我,觉得这个人不得了,后来把他所有的当时翻译过来的作品都读了,慢慢发现他的作品充满着爱,尽管和他的真实生活不太一样,但是作品呼唤的是一种爱,呼唤人与人之间真正相爱,即使你的敌人也要爱,这个和我的世界观有影响,所以我受他的精神影响比较大。

主持人:因为现在很多年轻作家会面临社会上方方面面的诱惑,在您年轻的时候,您会面临诱惑吗?那个创作环境。

周大新:诱惑当时就是走哪条路,因为在部队,要么当军官,要么从事创作,应该说当军官肯定对自己有一定的诱惑,但是自己又特别喜欢文学,1985年、1986年短篇小说奖揭晓以后,我的一个短篇小说《汉家女》获奖了,这一下子给了我从事文学工作的信心,觉得我可能靠写小说也能生活,所以就决定不走当军官这条路,走文学创作这条路。后来那时候开始,决定拒绝其他的诱惑,就干这一件事情。

周大新:人生其实就是拒绝和选择的过程,你想事事好的东西都给你,那不可能,一定要舍弃一些东西,抛弃一些东西,拒绝一些东西,不为一些东西,才能在某一方面有为。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