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民:获奖作品代表当代长篇小说水准

2015-11-04 14:14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的五部作品能代表中国长篇小说的创作水平吗?

陈福民:我个人认为这五部作品是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当中特别优秀的作品。因为大家知道,评奖的规则,不是一个全称肯定,不可能说唯有这五部作品才代表中国当代文学长篇小说的成就。事实上,我们的榜单有十名,在这五部作品之外,十名之外,我们还投过二十名、三十名。所以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当中优秀创作不仅仅这五部,但这五部作品能够代表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水准,我觉得他们是当之无愧的。

主持人:在获奖的五位作家当中,有三位是江南作家,这能说明本届的茅盾文学奖比较青睐江南作家吗?

陈福民:这个好像是个偶然的巧合。茅盾文学奖的奖项是不会这么考虑问题的,我们在理论上可以设定,假设说偏巧有五部作品都是北京的,我想茅盾文学奖也不会考虑,因为北京的作品太多了,不合适,也不会这么考虑。茅盾文学奖着眼的:第一,是作品过硬,第二,他是一个在比较长的历史时间跨度当中证明了自己实力,而且有卓越影响的作家,而不会考虑这个人是哪里的。茅盾文学奖对于那些比较外在的因素,比如你是什么地域的,你是什么性别并不会去考虑,一切以作品说话,一切以这个作家在文学史中的地位和贡献说话。

主持人:茅奖获奖结果宣布之后,各方媒体和网友都在议论,有质疑的声音,也有感叹茅奖老了,各方面的质疑声都有,我不知道您在网上浏览了吗?

陈福民:说茅奖老了,其实我也想说,诺贝尔文学奖老吗?而且我也觉得老对于文学来说,如果他老了,他活得长久不好吗?文学或者文化从来都不是一个以先进和落后来评价的事业,鲁迅当然相信,相信进化论,青年必胜于老年。但是若干年以后他发现,青年也未能一概而论。所以我倒觉得他给我们的启示,文学其实看起来是苍老的事业,但它永远是新鲜的事业。茅盾文学奖并不是“敬老院”,并不是说你写作时间长就必然给你。格非也好,苏童也好,甚至也包括李佩甫也好,他们经历了30年的创作历史,他们有作家地位,那乃是因为他们这次申报的作品是非常棒的,才会给他。相反,如果说是一个“敬老院”的话,我就是一直在写,好不好到时候你该给我了,茅盾文学奖不会出现这个情况。比如说,最恰当就是本届获奖的金宇澄的《繁花》,金宇澄作为一个写作者,之前他并不知名,大多数读者、批评家都不知道他。但他就靠这一部作品。茅盾文学奖就因为这个作品棒,就会把奖授予他。

主持人:从这么多部优秀作品当中筛选出就五部,怎么保证这个公平性?我们的评选机制是什么?

陈福民:这个世界上绝对的公平是永远不会存在的。在当下条件,特别是言论极其发达,自媒体极其发达的一个时代里,任何一个事物都会被人看到它的瑕疵,或者缺陷的一面,这个在今天特别正常。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并不是一个人的独断性的主张,即使我是一个著名的批评家,而且我在全部60个评委当中自信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于是我就说某人某人的作品特别棒,今天我们一定要评上。可以吗?不可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这点。因为我们要相信文学是一个关乎心灵和内部价值的一个事物,而这个内部价值它是有秩序的,这个秩序就活在每个评委心中的文学观念当中。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公平的。

主持人:网络小说跟茅奖的距离到底还有多远?

陈福民:中国的网络文学写作状况,作为一种文学生产,作为一种文化生产,它有自己的环境,有自己的语境。关于文学的理念,写作的方式,跟茅盾文学奖或鲁迅文学奖这样的经典文学相比,它们之间的差异还是非常之大。举例而言,网络小说像架空、穿越、玄幻、惊悚这样一些名目,在青年读者那里,其实我们说的青年读者,我都不敢仅仅说是90后,我想,可能更多地都是00后了,他们会活在幻想的、通过语言设定的世界里,乐此不疲。相反,他们接触我们刚才所谈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相对较少,他们读起来可能味如嚼蜡,完全没有趣味。反过来说,在传统文学体系当中这些读者们,去阅读网络文学作品也可能有障碍,因为他们人物构成,文学情节推进的方式可能都跟传统文学有差异。所以总体来说,这两者今天在文本形式上,在他们的运作模式上,在最终评价的尺度上,还有诸多不能兼容的地方。这个意思并不是说网络文学写得不好。因为网络文学的好与不好,它的尺度是一个特别难以讨论的新的问题。

主持人:那网络文学对传统文学构成了冲击吗?

陈福民:网络文学的写作、阅读、点击、打赏、跟帖、追楼、等更等等,已经形成了特别巨大的产业链,而且这个产业链在今天比较成熟。我觉得这一点是中国网络文学对世界文化的贡献。作为文学生产它所创造的氛围,它所产生的能量,在经济领域所创造的价值,可以说远远大于传统纸媒出版。另外,从写作主体来说,比如我是一个网络文学的写作者,大神,我是三少,我是我吃西红柿,我是天蚕土豆,我是流潋紫,而你是一个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你获得50万元,如果你是一个地方作者,比如你是某某省的,某某省就很重视这个事情,你因为拿到茅盾文学奖,你为你们省的文学事业做出了贡献,茅盾文学奖奖励你50万,如果在一个地方经济好的,地方就会拿出50万,1:1的比例奖励你,这就是100万。你的书原来只印了三万册,由于获得茅盾文学奖,出版周期就会延长,会加印,版税就会提高。大体来说,你通过这一本书,可能挣到200万元,很不错了。但是一个网络文学的大神一年要挣多少,他的收入可能是一般的传统写作者想都不敢想的。我们说在这个意义上,网络文学所形成的局面,确实对于传统的写作构成了某种困扰。网络文学有它自己的渠道,有它自己的读者群,我们也相信这个读者群是从事一种精神阅读的活动,也是一个有益的精神阅读活动。但是我坚定地相信,传统文学这一面,它也有自己比较确定的阅读人群和传播范围。我们要坚信文学这样一个伟大的功能,虽然阅读托尔斯泰、莎士比亚的作品可能会感觉没有意思,但是你读了就跟没读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你到30岁的时候,40岁的时候突然想,我今天所遭遇的精神困难,我所见到的局面,我所体悟到的人生酸甜苦辣,原来在我20年前读到的小说里全都有啊……这个经验它会回来的。文学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滋养每一个人的精神,滋养他的心灵。所以我们永远都不对文学失望,尽管在今天看起来它遭遇了某些困难,但我们不会对文学产生动摇,它回报人类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即使用一个最通俗的话讲,开卷有益,读了就是好的。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