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韬奋书店王玉——让阅读永不打烊

2015-11-04 14:11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三联书店其实在曾经的一段时间经历过一个困境,乃至传出消息说要关门了,都走到那样的时刻,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王玉:其实说心里话,我是改制的节点上过来的,我是2010年过来的,改制也是2010年,改制前是因为经营亏损了2000多万,接到的指令是说,审计师说你们直接宣布破产得了,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亏空太大了。三联的领导上上下下还是觉得本身韬奋书店是三联的一个传统,邹韬奋先生创建那个书店也是为更多的读者做直接面对面的服务,所以这个老传统不能丢。三联人真是想了很多很多办法。

主持人:当时是怎么想到要设立24小时营业的?

王玉:那会儿考虑,一个是韬奋书店的困境,因为市场因素,网络冲击很大,实体书店怎么办?我们既要求生存,求生存怎么办,他也是受到台湾诚品24小时不打烊书店的启发,在北京不能开一个吗?完全有能力,正好赶上国家扶持实体书店,正好有那么一个契机,天时地利人和。

主持人:效果好像要比想象中的更好?

王玉:推出的时候那会儿没敢怎么想去宣传,老总只是说我们开吧,默默地开,4月8号试营业,我们内部开了一个会,老总说试着开吧从4月8号。第二天媒体一播出去,4月7号、8号早上的媒体一宣传,一见报,8号晚上就爆棚,8、9、10号,那个人乌央乌央的,第一天我们基本上800多人,算客流进出,我们不算准客户就没有办法去统计,交易额是14万多,那一24小时。

主持人:这是一个好成绩。

王玉:这是我们意料之外,没有想到的。我们白班夜班的同志都没有休息,都在应付那天的场面,因为那会儿没有想到会爆成那样子。那种状况。

主持人:我看了一些对三联书店的评价,一直都是读者心目中的文化地标,所以对销售图书来说我们把关非常重要,我们有自己什么样的标准?

王玉:事实上三联的销售那么好,三联跟选书、书品很有关系。可能更畅销的书我们那里没有,我们要的是有一些内涵,近几年我们上的品种,也引进一些比较有内涵的网络作家的东西进来。像玄幻、科幻、奇幻,玄幻小说我们绝对没有,流行小说是很少的品种,至少也是有代表性的。在这个领域里有点代表性的东西进去。现在三联采购副总是曾军,他是我们书店的元老,从1996年书店开业,一直在这个书店里,现在的书品全部由他来把关。包括我们采购部的采购员,采购员也是从卖场提炼上去的,不是空降的,你要在卖场沉浸几年之后,对三联的风格、定位还有选品的品种、配制要有很深的了解。比如说学术区,学术区的同志至少在这里做三年,学术区整个大板块、小板块有哪些内容,延伸的东西会有哪些,会跟相关主要的出版社是哪些。通过三年的学习,实际上在卖场做销售服务,做营业员,这三年的沉淀和积淀。我们每个季度有考核再提上去。

主持人:那您觉得在一切都向互联网靠拢的时代,实体书店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王玉:其实说心里话,实体书店承载着公共图书馆的角色,我们跟网络书店相比,它是辅促的过程。有的读者喜欢到实体书店,他就想把自己置身书海里体验那种感觉,我觉得是生活方式不一样。所以我就觉得可能各取所得,比如我到哪里去,就到书店转转,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系。到书店的还是偏文艺,至少不是文艺的,经过到书店耳目渲染的感觉,也会慢慢喜欢上。4月6日有是一个流浪汉,他在我们书店待了一个冬天,每天晚上就来,头发也很长,就是手很干净,穿一个军大衣,每天晚上坐在楼梯看书,一宿宿看,晚上9点多钟就来了,早上6多钟就走了。4月6日那天他就来了,干干净净,头发也理了,穿得清清爽爽的来,走到我们书店,跟我们的值班经理说谢谢你们。我们值班经理都惊了,这是那个人吗?他找了一份工作,那天是从凤凰岭过来的,他说我在这里待了一个冬天,我应该改变自己,天天晚上看书。你在书店经营的过程中,你会有很多不经意的感动在里面。

王玉:其实我觉得把自己放到书中的角色里是一种很奇妙也很美妙的感觉,你要把自己置身到图书文字中去,你在文字上找到你自己或者找到你从来不可发现的另一面。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