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鹦鹉史航(上):推荐好书我就高兴

2015-11-04 13:59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欢迎史航老师。我记得前一段时间《道士下山》凤凰公映礼上是您主持的,您问陈凯歌导演的第一个问题是您拍电影的初心是什么?您读书初心是什么?

史航:读书的初心很简单,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些男孩比较凶,经常打人,我打不过他们,又怕被他们打,所以我想读点书,记住点故事,他们要打我的时候讲给他们听,他们会不打我了,改听我讲故事。

主持人:好使吗?

史航:非常好使。后来那帮人真的不打我,打别人了。然后等到他们慢慢听腻我的一些故事,打我的时候,进入初中,大家就不好意思互相打了,所以我就躲过了被殴打的岁月。这是读书的初衷。

主持人:编剧呢?

史航:编剧的初衷也很简单,小时候你总会对父母、对老师撒谎,撒的越来越多的时候,发现自己撒谎技术就是比别人强,会有一些撒谎的要点。比如大的地方撒谎,小的细节地方真实,这些撒谎要点觉得,你要是长大以后不拿它挣钱有点浪费,所以做编剧不就是撒谎吗,骗得大家感动,骗得大家害怕。

主持人:您周围喜欢读书的人也跟您的初心一样吗?

史航:不知道。他们也可能读书是为了在精神上殴打别人,而我读书一直是为了逃避殴打。我一直是弱势,我越读越发现自己是弱势。

主持人:我在网上查的时候,我忽然不知道怎么给您定位您的职业是什么,怎么定位?

史航:职业是鹦鹉,我是专业鹦鹉。

史航:鹦鹉学舌呀,你看我微博到处都是摘抄,包括我经常去做一些,比如电影的公映礼或者新书发布会的主持人,或者对话嘉宾,也是为了勾引对方说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我去大学讲课,包括我的母校中央戏剧学院和外面的大学,或者去别的城市,也是为了把我读到的、看到有意思的东西,我就是搬运工,不是某品牌说,我们不是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我也就是一个读书界的搬运工,就是跟鹦鹉一样,我学舌,只是我争取我学的东西有意思一点。

主持人:您学舌,您还“毒舌”,我采访您之前就因为查了一些您的资料把吓坏了,什么是最会骂人的,然后还是“毒舌”,骂的真是特别有境界,网友都要跟您学一招。

史航:这个其实一句话就能解释,一句古人说的话,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时无“毒舌”使鹦鹉成名。其实很多人嘴很直,那些人不一定跳出来。我曾经给《城市画报》写一篇文章,就是历数我的“毒舌”朋友,比我强的人,我觉得很多。所以我文章的题目叫《谁一张嘴,你都得准备云南白药》。他一说话,对方身上就全是口子,就像我这一身血。有很多像编剧李樯、编剧叶三,像于燕林,《一步之遥》的编剧之一,以前做《午夜文库》的。还有读书人止庵,他们都是特别狠的“毒舌”。比如止庵,他说别人说我嫉贤妒能,其实我一直是嫉不贤妒不能。我羡慕您怎么能这么傻呢,这么蠢呢,你怎么这么废物呢,我怎么做不到。他比我“毒舌”得多。

主持人:所以这也就是您的朋友圈了。

史航:对。

主持人:您的朋友圈也都是“毒舌”?

史航:对,大家在这里互相磨牙吮血。

主持人:您自己对别人对您的称呼“毒舌”有意见吗?

史航:我对一切事情都没有什么意见,我是逆来顺受的双鱼座。但就你说我是“毒舌”,以前媒体问我的时候我也说,你说我是吃饭喝水小标兵,吃饭喝水小能手,我也不会把自己撑死,胀死。你说我是上厕所专家,我也不会24小时去上厕所,我没有那么傻。你把我抬到什么高度,我就认为是自己的长处,以此炫耀。一个人要再不懂得自卑,你怎么活呀。

主持人:有没有因为您的直言不讳或者说实话交到朋友的?

史航:我原来上微博的时候几千粉丝,现在一百多万了,肯定就是这么交到的。也有会说反向,比如说因为一部电影可能特别好的朋友就翻脸了。

主持人:真会翻脸?

史航:《满城尽带黄金甲》我就跟我一个特别心爱的女影评人翻脸,我们俩直到从夏天到圣诞节才言归于好。

主持人:您跟好朋友也这样吗?

史航:当然了。不是因为“毒舌”那句话,是对这个看法不一致,我觉得电影很差,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喜欢这么差的电影,到底谁是错的。

主持人:您怎么觉得您是对的呢?

史航:因为我活着肯定觉得我是对的。

主持人:您有没有会有时候想想别人的意见可能也有一些……

史航:大量是对的,我随时修正自己。

主持人:您在江湖的“毒舌”地位也是因为一部电影。您回过头来,这是很多年前了,您回过头来再看这件事情,有没有新什么感受?

史航:挺好的,就是说得《小时代》。所有人真认真看我最早发的几条微博的话,我没有说这个片子多不好,我没有说他拜金。因为大量电影都拜金,你揪住一个说,这个不公平。我当时只是说这个片子像《围城》里赵辛楣说方鸿渐的那句话,你不讨厌,可是全无用处。而且我甚至表扬,他讲的不是爱情,而是女人之间的友情,这个格调高一些,可惜没有实现。所有的带感情的镜头,男女对望,就像回转寿司一样,但是我觉得镜头语言有问题,比较僵硬。再一个说导演把关把得好,没有一个演技派,这个也是事实。

主持人:那您心目中的演技派是什么类型的?

史航:王志文、姜文、葛优、李雪健,再年轻一点的黄渤,再年轻一点黄轩。

主持人:您说几个女的?

史航:周迅周公子,她肯定是演技派的。还有一些,中年的,奚美娟、吕中、陈瑾,很多。

主持人:我看您在微博上也经常把一些烂书拿出来晒。

史航:对,烂书、烂片子、烂电视剧都会提。

主持人:我看的时候,有时候看您微博的时候,内心觉得痛快,一想我自己是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

史航:所以不需要那么多鹦鹉,有一两只足够了。去年的时候,有人问《四大名捕》第三部与《白发魔女传》哪个更烂,我说既生垃,何生圾,这对他们也是公平的。有时候你说公映礼我不主持吗,其实我主持过很多电影公映礼,从最早《一代宗师》开始,但中间我也拒绝过好几个片子,就是我不喜欢这个片子。

主持人:比如说?

史航:比如说,你到时候不要消音。比如《白发魔女传》我就是拒绝。赵宝刚导演的《触不可及》,桂纶镁和孙红雷我是拒绝的。

主持人: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史航:看完吓一跳。宝刚导演也是我挺好的朋友,也认识这么多年了,看完之后他让我发表看法,我就看着他的眼睛,特别诚实地说,我说电影一般是写实的,您这个电影是写意的,写意的好处和坏处我都看到了。

主持人:我看您心目中定位的好书和烂书的界限是什么?

史航:好书我希望是我写的,烂书我不希望是我写的,也不希望是你写的。

主持人:您晒完这些烂书之后有人找您麻烦吗?

史航:不会的,因为烂书的人一般不会看我的微博,他们不像昆虫有屈光性,他们会躲在他们原有的黑暗中。

主持人:您特别喜欢给网友推荐书看。

史航:对呀,我是个推荐控。

主持人:您是怎么个想法,推荐给大家的标准是什么?

史航:我希望这个世界更好,好得书有人看,有人买,有人夸,他会接着写,一件好的东西在繁殖,再继续,而烂书由于我们鞭挞它,羞辱他,最后那个人改卖炸糕了,就不写作了,那个书也不用纸浆印他的书了。因为我有一个师妹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感激涕零,他说史航就算没别的优点,起码懂得为好的东西高兴。我的推荐就是为好的东西高兴。

主持人:那我看当当很多书上都写着史航推荐。

史航:也没有很多吧,我又不是“腰封小王子”,我又不是陈丹青、梁文道。我很少。

主持人:您推荐的一定是自己看过的,而不是人情?

史航:看过的。我只有一次去一个出版社,让我推荐这本书,我当时没来得及收到书已经答应了,我一看马上就后悔了,我直接给编辑打电话,我说我最近可以出车祸然,没法去吗?他说不行,我们跟媒体发的通稿里有你的名字。我当时特别痛苦,我上了另外一个作家老师的当,因为他写的序言,我以为是一本起码过得去的书,还是国产的科幻小说,一翻开,在网文中都是中下或者下等。但我去了,去了三个嘉宾,我跟年轻一点的女作家,也是我朋友说,咱们俩比一比,今天我们在这里说很多话,每个人说5、6分钟,一点不涉及对这本书的看法,又显得来对了。我们两个就比着绕圈子,都比得很好。那次是我一个教训,从那以后一定是看完这本书,那次太着急了。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