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电影《百团大战》左权将军扮演者刘之冰

2015-11-04 11:45

打印 放大 缩小



刘之冰:我不去考虑我的形象跟左权将军本人到底有多大的差异,因为他们选择了我,就意味着这个外形观众可以接受我。我要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利用左权将军在大荧幕上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给这么大篇幅塑造这样一个人物的机会,还给观众一个可信的左权。

刘之冰:戏里面,原来左权将军就没有骑马的戏,后来我跟导演建议,我说我们如何在一个有限篇幅的作品中,去展现左权将军的文武双全,他谋略,谋略拍得再多也不吱声,看着你。你总得让人物有释放张扬的地方,比如他从此地到彼地,从这个战场到那个战场,能不能找一些空的地方拍策马飞奔的东西,拍得出神入化一些,飘逸一些的东西,导演采纳了。

刘之冰:我曾经跟两位导演很慎重地提出一个建议,我说能不能,我来演剧里的张自忠,让邓超他们谁来演左权。一个是从年龄上搭起来都比较合适,我说可能从争取观众上来讲都那个(合适)。他们说这不是你考虑的问题,整个搭起来这个班子,现在就放这儿,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左权是这个戏里的主演,张自忠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配角。因为我在此之前,曾经很深入地了解过张自忠将军,我一直有个愿望,想在一个严肃的艺术作品当中演一次张自忠。为此我曾经三次到他们的家乡采风,我研究这个人物差不多有小20年的时间了。在我心目当中,他是我们中国近代史上难得的大英雄。

主持人:《战火中的芭蕾》,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之冰:那里面我扮演一个小人物,演火车司机,在戏里算是一个“酱油”。但是我当时说句玩笑,我最起码不是进口“酱油”,也得演个海天“酱油”。应该这么说,《战火中的芭蕾》这部戏和《百团大战》是不同类型的片子,《百团大战》是更大的恢宏,史诗般的,《战火中的芭蕾》是唯美的,在惨烈的战争当中,让人不放弃对美的追求和亲情呼唤的东西。

刘之冰:70年前那场惨烈的东西,它和我们这个民族的生生不息是血脉相连。历史过去,但绝对不能忘记。我真的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民族最缺乏的就是文化自觉,你既然不够自觉,那么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一点启发,你去看看,做一个有良知的观众,你走进影院,去感受一下70年前我们的前辈,他们真的用生命和自己的血铸就了那段峥嵘岁月,那种壮怀激烈。

主持人:对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尽管是个小人物?

刘之冰:对我来讲,最大的挑战就是我怎么演了这么好的一个电影,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演过这么好的电影了。

刘之冰:很多年轻演员,随着浮躁的社会风气,被卷得像洗衣机洗衣服一样,自觉不自觉的他(她)会被卷进去,然后大家忽视了基本功的锻炼。希望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在接过前辈这个大旗的时候,也能够脚踏实地,将自己的艺术道路走得更远,红毯是要去的,但是总去你没有作品,你自己不觉得脸会跟红毯一样红嘛

主持人:现在也是新人不断,您也会碰见跟小鲜肉、高颜值之类的年轻演员合作,您跟他们沟通的话默契吗?

刘之冰:默契呀,我跟年轻演员在一起,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隔阂。但是对高颜值这个词我还可以接受,但是小鲜肉这个词实在是恶心,我不喜欢这个词,我觉得它不美,甚至有点说不出来的味道。现在网络上很多东西,虽然我们也在想与时俱进,能够跟大家,信息化时代了,我们想跟上时代的步伐,但是像小鲜肉、屌丝这种词我实在不敢恭维,它已经抛弃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中很纯美的境界,这个词很没有境界。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