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泽如:电影不能盲目追求票房

2015-11-04 11:44

打印 放大 缩小



陶泽如:计划几号就要拍了,可能不到十天半个月的样子。宁海强导演要见见我,我一开始不知道要演这个人物,可能拍普通的一般人物帮帮忙,后来说演男主角彭德怀,彭老总,我心里还是很空,虽然知道一些彭总的事情和他的一些经历逐渐了解不少。,通过化化妆,外形上还会更接近一些。但更多的可能他们也会在意我的气质,我以前演过不少军人题材,现在好多年没有演了。最早80年代,二三十年前就在八一厂连续拍了三部电影,都是演的军人。

主持人:您这次演的话,又演一个历史题材,有什么新的感受?

陶泽如:一方面过了一次瘾,更多的是受了一次洗礼,今天我们需要这样的电影,需要这样的仗,跟我们当前文化战线方面都有密切的联系。我们现在缺这种豪情的东西,缺这种大仗。

主持人:最辛苦的一场戏您觉得是哪场?

陶泽如:如果说辛苦或者说带一点小小的危险性就是骑马。因为我以前没有撒开狂奔过,这个戏就要有一些镜头需要这个,只有个别镜头他们有替身,飞快过去,七八个人,其他都是我自己骑的,也是敢于大幅度奔跑起来,也怕摔下来。第一天拍的就是马戏,还要过一个河滩,马一见了河滩就不动了,就不敢走,找一个很有经验的人把我们带过去,拼命抽打才行。

主持人:您喜欢看什么影片?

陶泽如:我喜欢看能够跟自己心交流起来,交融的,我们从小十来岁到二三十岁开始,包括周围人都喜欢看跟自己心理和情感和经历,小时候会有一段时间看打仗

主持人:除了战争片您还看什么?

陶泽如:文艺片多。但是太文艺的片子也很难看下去,尤其是国外,还有中国目前有很多可能比较年轻的孩子刚拍电影就拍所谓的文艺片,投资又不高,两三百万,三五百万,或者一百万左右,有的是很有才气的,搞一些探索式的,拍摄一些东西,有些说句不太好听的,有点像伪文艺片,票房票房没有,表达表达的也是不清楚,思想、利益、含义都不清楚,而且缺少生活,缺少思考的影片。

主持人:现在大家习惯用票房的成绩来反映一个电影的影响力。

陶泽如:我是不赞同这个的,我讨厌听这个词,我个人来讲。我觉得一个片子喜欢看的人多了,这是票房,是达到了商业目的,但是你奔这个方向去肯定电影就会死亡。以前有一些片子像文艺片,60年代的前后一些片子,有的是战争片,有的不是战争片,也是天天爆满,那会儿人缺乏物质的东西,但是在精神上有很高的追求。

主持人:您心目中好电影的标准是什么?

陶泽如:一个是首先还要跟心灵,内心要有碰撞,要有感受。电影速度不要跑得太批,稍微缓慢一点,根据自己的脉搏搭起来看。还有一种跟其他方面的修养有关系,比如所谓的商业片,或者文艺片,就是很好看的的情节片,不是看上去思想内涵不是太那个,但是很多地方都是艺术性极强。

陶泽如:我前面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时候,我们住在会场酒店四楼,每天在电影节期间四点钟前后就有男男女女坐在露天的长条凳上,等着晚上荧幕充气起来,露天每天放两场。有一天放了两场,像开幕式一样,但是是露天,是很热闹的商业片,我抬头看了几眼,结果一看每个环节,表演和制作艺术性强极了,这跟我们商业片的概念不一样。我们就是所谓的直奔票房,通过所谓小孩心目中的明星在里面出现,想把票房拉上去。前几天介绍的暑期电影将近20部,我可能绝大部分不会去看的,可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