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东辉:中国电影国际化任重道远

2015-11-04 11:34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今年暑期档的影片排片已经出来了,刚才您也看过了,您看完这个之后,比较感兴趣的是哪一部?

张东辉:我真的就是 ,在我的这种概念中先从题目开始,就是一个影片的名字也很重要。之前我们也探讨过电影的名字起得是不是能卖座,能叫座,让更多的年轻人对它发生兴趣,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从我们现在纵观电影人群来说,实际上青年人要占更多数。所以说这个名字,比如像《瑰宝》、《道士下山》、《煎饼侠》这样一些名字会让人有一种错觉,就好象感到它像一个戏曲片。当然现在更多时候营销,创意营销、话题营销,甚至说一些病毒营销,让更多年轻人有了买电影票看电影的可能。

主持人:当电影名字起的特别有噱头的时候特别吸引人,但是内容可能没有标题那么吸引的时候会让观众有一些失望,这就是标题党,我们新闻里也有标题党。

张东辉:是的,我们说的叫做舆论引导性、导向型、蛊惑性、煽动性实际上非常之大,但是这种东西放大以后,它的标题党甚至内容的夸大性、偏离性、甚至是煽动性,到底是不是你进了电影院去看这个电影是不是跟感受相符,我觉得这可能是营销的时代。当然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有些人认为我物有所值,有些人认为我是成功了,有些人认为我被蒙蔽了,这些都各有各的看法,但是这就是营销的时代。

主持人:其实现在中外合拍片特别多,哪一类是合拍比较成功的,可以举一个例子说一下。

张东辉:其实对我来说,我认为没有成功的,现在阶段来说。无论是说现在我们看的《变形金刚4》,还有更多的影片,无论是跟韩国、跟日本、跟美国,因为这都是国际化合作的阶段,但是文化的差异性和相互的相融和包容性,时间的磨合性,资本之间的对等和不对等性,还有政策的对位和不对位性,资金的管理匹配和生产阶段性的对位性都存在完全不同的一种模式。我们想说,一个完全不同路径的一种对话,一种合作,是非常之难的。这个阶段正好是恰恰开始的阶段,这个难度就是在这个阶段呈现出来的。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信息,比如说暑期档的《道士下山》,还有接下来的《封神榜》的故事,国外的导演也非常感兴趣,可能接下来也会去拍。这些中国的故事,中外合拍怎么合作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讲好中国的故事?

张东辉:其实怎么说呢,我觉得真的是差异性的问题。中国人本身对中国的文化在我们和老美的交谈中,他们就根深蒂固认为,中国人太钟情自己的文化,而且陷得非常之深。我觉得这句话值得我们去思考,也就是我们在中国文化层面上有我们固定的模式和思考。即将开拍的《敢问路在何方》,也就是《西游记》。当时我看到这个海报的时候,我感觉非常惊讶,很多人现在也在探讨这样一个片子,六小龄童一定要演孙悟空。但在美国人眼里不是这样,孙悟空应该是一个拿着像狼牙棒那样一个角色,人猿泰山那样的角色。很多以中国题材这样的一些中国文化素材完全是不一样的角色,他们愿意是蝙蝠侠、超人那个角色,他具有的是一个超能量的一种体验和时空性的传递。这就是差异。所以我想说,如果说要刻意地相融,我不知道这个观念和时代将会有多长时间。我相信随着不同变化,可能会有相融的。因为中国文化本身就是相融文化,是海纳百川的文化的包容性,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但是它的文化底蕴还是有的。如果能认识这一点,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国际层面和国际合作,期待我们能更好阐述中国文化。

主持人:您觉得中外合拍、合作有没有存在一定的风险?

张东辉:我认为没有。

主持人:资金上也不会存在?

张东辉:对。为什么我会这样去说呢,举一个例子,对于中国现在来说,现在没有一个叫做体制内的拍片体系,不像美国六大制片方那样或许还有他金融体系的配置也好,担保也好,这样的体系在中国没有。更多的电影人是独立制片的概念,任何一个编剧、导演、制片人只要拿到一些钱,都成为了一个制作群体,实际上如果票房不够,或许拍得很烂,这个项目就泡汤了,实际上是非常惨重的风险。如果是合拍片,至少我们认为在国际层面的电影人,他的拍片体系,他的金融体系,管理体系是会互相影响的。因为国际市场不仅仅是票房的收益,还有DVD市场、网络市场,延伸产业的开发,版权,是比较完善的。这样一来,我认为中国和更多的合拍片去做合拍片,收益和保障性更大一些,这是我对中国电影人的一些建议。

主持人:我们调查发现,现在一张电影票在院线的价格大概是60—120元,团购是20—40元,网上是5—10块钱。互联网的加入会影响影片的上座率,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张东辉:我同意,因为这是必然的可能。在美国来说,但是美国有一种文化,就是他们必定要到电影院看电影,他们认为像是给他们支柱性产业的致敬,也是一种文化,一种休闲文化。我认为,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更多的去到电影院里享受到,或者他追捧的是时尚文化。随着时尚文化的配套、影片质量,甚至导向性有一定的误差和不配套、不匹配的时候就有可能会流失一些观众。随着互联网,我不知道将来的家庭影院、电脑越来越深入的科技手段能够让他感受到一些片子,我觉得一些小成本的片子,甚至说无须在电影院看的片子,甚至因为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工作节奏的问题,肯定会流失一批到互联网。我觉得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是也需要面对和防范的。

主持人:在发展的过程中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不逃避,一定会是一直往前走,在发展过程中不断面对解决这些问题。您对着我们的镜头,因为我们的主题是电影,说一说您心目中的好电影,对好电影的理解。

张东辉:我认为这个话题真的有点难,其实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好电影。我们觉得我们那个时代好喜欢戏曲电影,什么《花为媒》,这也是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好电影。在中国电影繁荣的时代,我相信百花齐放会有更多更多不同类型的电影在这个时代产生,也会有更多更多好的电影工作者在这里让更多的观众记住他们。

主持人:感谢您收看本期瑶问,也感谢中国电影博物馆对本栏目的大力支持,再见。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