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浩峰:我希望传递一种武人的概念给观众

2015-11-04 11:29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一代宗师》当中,您现在回忆起来,您看完之后,您脑海当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片断?

徐浩峰:我首次看到这个电影,王家卫只在电影公映前很短的时间里才把电影做完,所以在首映的时候,我也是跟普通观众一样,第一次看完这个电影。当时让我动容的一个是章子怡最后死的表白,影像,还有那个时候的剪辑是一般观众感受不到,但是那个剪辑的控制力非常好,一到这儿,我就不再切一般观众觉得合理的正反打镜头,毕竟在跟梁朝伟说话,周围的环境镜头也都不要了,在那里是一个很长的镜头对着章子怡。这个时候就发生时间的魅力,一下子觉得不是简单的特写镜头,一个女人的一张脸,在看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真实的时间。

主持人:《师父》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徐浩峰:咏春拳北上博名,他发现同样是武行,但是北方的武行价值体系和运作规则完全是另外一套,讲的就是南拳北传的故事。

主持人:对于中国的故事您特别了解,您又写小说,还写相关的影评,还自己拍。您觉得这部戏跟之前的功夫片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徐浩峰:这部戏的主场景是在天津拍的,小说写的是天津。当时天津是北方的武术中心,率先发明了武馆。在中国历史上,其实在民国之前是没有武馆这回事,整个民间是禁武的,如果要习武,一定在部队习武,或者在武状元习武,没有武馆这回事。武馆这个形式是在清炒灭亡的前一年,由天津人发明的,所以是中国武馆体制的发源地,一个都市里最多武馆的都市。我的武打片,武打形态阐释的是武馆系统的武功,这个可能和别的武打片有不同。

主持人:我看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部片子是外国人学不来的,您为什么这么说?

徐浩峰:在这个片子里的武打形态,放到民国时代,绝对不允许这种打斗方式让世人见到。因为在民国的时候,当时有一句话打人要打死,不死别打人,打一次就教会了他。除非你动作特别快,你和对手两两相对的时候,你可以用这个方式,不能让世人见到。所以我在这个片子里用这种方式打斗,外国人不是咱们这个系统,因为它不是外国文化的东西。

主持人:您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功夫片是在走下坡路?

徐浩峰:功夫片走了好几年的下坡路。功夫片在好莱坞已经走下坡路了,不再有功夫片的类型,都是吸血鬼里打两下功夫,外星人电影外星人打两下功夫,好莱坞作为独立的片种这几年都不存在了。大陆现在功夫片很难取得一个很好的票房,你拍功夫片很困难。

主持人:为什么困难,困难在哪儿?

徐浩峰:大家不喜欢看这个东西,在审美欣赏上觉得老化了。

主持人:走向衰落是跟这个年代、年龄、群体有一定关系吗?

徐浩峰:跟创作团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整个创作团队也在老化,电影毕竟属于年轻人的,我们看洪金宝从20多岁就看.

主持人:从《一代宗师》到《师父》,您特别想传递给看影片的观众一种什么样的中国功夫的概念?

徐浩峰:我其实更关注的是武人这个概念,武功我拍了一次,给大众看了,其他人也就能学会,能复制下去,就好象李小龙电影。但是我一直认为武打片缺什么呢,缺一个作为人的习武者,他往往只是简单承担一个行侠仗义,或者遇到突发事件的行侠仗义,但是他的生存状态,他的生命理念,他的价值观却很少从他这个身份方面考虑。所以我最想传达的就是通过民国时候的习武人能够窥见传统中国人的价值观和生存方式。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