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女神冯宪珍:永远在心里喊戏剧万岁

2015-11-03 15:49

打印 放大 缩小



冯宪珍:演员和观众应该保持一定距离

主持人:很多观众认识您,包括喜欢您是通过配音的,您说其实您不怎么爱配音。

冯宪珍:现在不配音,我起码有十年不配音了。

主持人:是不接?

冯宪珍:我自己要看译制片我是不喜欢听配音的,我都是听原声看字幕,这样你接受过来的信息是他原本的信息,而不是强加在把身上其他的形式干扰你。所以我不喜欢看译制片配了音的,虽然我自己干配音,我不喜欢听。

主持人:我在采访您之前,我查多很资料,一个是资料特别少,一个您不是很喜欢跟媒体打交道,为什么?

冯宪珍:我有一个原则,其实跟你们说话我也很不情愿。我对很多演员在镜头面前接受采访很自然,我挺钦佩他们的。一个是我惧怕镜头,我不惧怕观众,但是我惧怕镜头。还有一个演员某种程度上要跟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

主持人:为什么?

冯宪珍:就是以你的作品说话,不要你在镜头面前夸夸其谈,我挺忌讳这个。我这次接受你们采访,主要是我想,他们鼓楼戏好不容易弄一个戏,我挺扶持这些年轻人,帮助帮助他们。

主持人:您心目中的优秀的话剧演员是什么样的标准?

冯宪珍:话剧演员,他首先要认为这个职业是崇高的,在他心里,这是一个好演员。不要认为好象戏剧不挣钱,不如影视剧挣钱,好象排话剧是比较被动的行为,不得已才排话剧。

主持人:不管多少岁,只要有好剧本您就会演?

冯宪珍:对,我会演。我们戏剧界很流行一句话,很推崇能够死在舞台上是最好的。当然好像不吉利,我觉得这个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想你死在舞台上,那不可能,哪有那么好的事。但是我想尽力地,我演到我走不动了,我还能在台上,哪怕演一个群众角色,在后面坐坐,晃晃也挺滋润的。

60岁冯宪珍再演新剧《丽南山的美人》

主持人:这个剧本什么打动您?

冯宪珍:这个作者马丁.麦克唐纳打动了。他的作品里展现出来的人物,在我们看来都是扭曲的一种变态的。

主持人:简单地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冯宪珍:这个故事讲的就是母女俩的故事。这个女儿到伦敦去打工,不堪人家的辱骂,有一些肢体上冲突,最后断定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在精神病院关起来了,母亲把她接回来,当监护人看管她。由于这两个人一个是老姑娘,一个是老太婆,都没有异性在家里。所以往往长时间的寂寞无聊引发了他们俩的冷暴力,就是语言上都是恶语相加。

主持人:这个故事也是很小众的用您的话说有一些非主流的,那不担心观众不买账吗?

冯宪珍:我觉得戏剧某种程度上就是小众的,不管是这个剧本,还是别的剧本,它都是小众,不像电视剧,大家坐在家里茶余饭后,或者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都可以看电视剧。但是剧场艺术不是。

主持人:您之前说了其实话剧一定要真动情感,我比较好奇就是打到什么程度就是真动情感,比如真的生气,真的打人,是这个理解吗?

冯宪珍:当然你创作一个人物首先要走进把的灵魂,不是说光肢体上靠近,你要走进他的心里,她是一种灵魂迁徙,迁徙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展现在舞台上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冯宪珍。

主持人:那您不是很累吗?

冯宪珍:是很累。你看我演《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我们演出座谈,观众说冯老师您每天这么激动,泪流满面的,你每天都这么感受着,您累不累呀?我说你提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你们观众走进剧场,你们是第一次走进剧场,我也将每次都像第一次表演一样,把我最真挚的感情,最新鲜的感觉传达给你们,这是我的义务,所以不存在我演100场了,你是第一次来的观众,我就是第100场的态度对待你,我觉得那样有悖于艺术家的良心。

主持人:很多人不管喜欢您的粉丝也好,还是行业的人,他们评价您都是特别认真。

冯宪珍:就是死性,不是认真,就是苛求自己。

主持人:这次我知道您合作的导演也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导演,跟您有没有什么意见不同的时候,因为演戏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分歧的地方?

冯宪珍:还行,因为他太小了,比我孩子都小。我不是用我的意见去否定他,我是用我的行为,我说这样演,这样去说服他,他也心悦诚服。

冯宪珍:《死无葬身之地》是我最成功的一部戏

主持人:您自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只有演的最成功的一部是《死无葬身之地》

为什么是最成功的一部?

冯宪珍:因为这部戏对我来说难度特别大。接这个戏的时候已经是43岁了,演一个20多岁的,我当时很胖,特别胖,查明哲到我们剧院的第一部戏就是萨特的戏,名家的戏,而且在台上全是男演员,只有这一个女演员。如果这个女演员是一个20多岁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我觉得她不用怎么太展现,观众的注意力肯定在她身上。但是我那时候已经是40多岁的人了,在一群男的中间,压力特别大。但是通过跟导演、演员还有法国文学的专家给我们座谈,自己翻大量的资料,看大量的影片,慢慢慢慢找到了进入他的途径。

主持人:老戏再演的话,再演能演出什么新花样?

冯宪珍:当你自己知道你的生命的路还剩多少的的时候,你感觉不一样,你站在舞台上戴着手铐,马上要枪毙你的时候,你对生命,对爱情的感受和1997年真的不一样。所以每一句词说出来是艰难的说出来,不是轻易说出每一句台词。

主持人:您看自己粉丝团贴吧吗?

冯宪珍:我不看。

主持人:就有网友,就有您的粉丝在贴吧里说了,我在猜冯老师平时看贴吧吗?您果然不看。

冯宪珍:我不看。

主持人:您知道粉丝都怎么称呼您吗?叫话剧女神。还有您的好朋友韩童生就说您就是他心目中的话剧女神,您喜欢这个称呼吗?

冯宪珍:我不喜欢,我不是女神,是人。我觉得我可以称得上是好演员就足以了。不是说又是什么优秀演员,又是一级演员,我觉得这些都是多余,都是附加上,就是一个好演员,做到这个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主持人:最后想让您说一下心目中说理解的话剧是么?

冯宪珍:我心目中理解的话剧,就是戏剧,我永远会在心理喊戏剧万岁,戏剧不死,真的是这样。我希望观众能够挪出一点时间走进剧场来观看话剧,这样不是说话剧离开了观众活不了,是话剧不能没有观众,观众是我们戏剧生存的土壤。我是真诚地希望我们的戏和观众能够融为一体。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