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谍战剧继续搞笑 编剧为其量身打造

2015-11-03 15:37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闫妮姐 这个小说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你感动吗?

闫妮:可能人都是在某一个时期,要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也是一种缘分。我为什么接《王大花》,我说在这期间,在这两年多的时间我都在拍一些电影,因为电影大家觉得我是有喜剧的都让我去电影里添彩,我首先在外貌上不夺目,我就说我这个人还需要一个长剧长的性格上的东西来展示,刚好就有王大花的革命生涯,它也是是以女人的成长为主题,正好在我这个时期,我想要改变的时候就遇到王大花 ,这真的是相遇是艺术。

主持人:郝岩老师您对闫妮姐的表现评价一下?

郝岩:应该说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当时写这个人物的时候,脑子里第一反映就是闫妮老师,当时制作方跟我谈的时候,说你这个人物的理想人物是谁,我说肯定是闫妮老师,然后说那其她的吗,我说我现在想不到其他人,还有谁能来完成王大花。

主持人:王大花这个角色哪一点最打动你?就是小说里哪一段看了之后,就下决心演这个角色?

闫妮:她这个人的一生是一个歪打正着的人物性格,跟我本人也很像我说我本来也不是出生文艺世家,可能16岁之前连普通话都不太会说真的是这样的 最后变成一个演员,王大花也是这样一个人,她是一个真正的农村妇女,她对于共产主义思想,对于这些都没有什么概念的人,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革命者。首先因为我是相信的,而且我对她是有兴趣的,她如果是这样,她里面就有很多不可预知的地方,这个戏里也有这样的东西,所以是因为这个。

主持人:现在回想起来拍摄的过程中哪段是自己最难忘的?

闫妮:最难忘的,她最后成为一个革命者来背牺牲的人,所有的人,那些人是历历在目的哪些人,我当时记得拍这场戏的时候,我其实根本都不想难过或者哭,但是真的哭的不能自制。

主持人:现在谍战戏扎堆推出您觉得咱们的谍战剧玩出了什么新花样吗?

郝岩:其实我之前也做了几个谍战戏都是传统正派的属于较量的,像男人心计那种戏,现在说谍战戏更多的想法,就是属于男人之间的一种游戏,女人进来了本身就是一种所谓的创新,王大花实际特别是小说里连枪都没有摸过。

主持人:那怎么体现谍战的感觉呢?

郝岩:谍战,我觉得谍战是智力东西的交流,王大花在全剧中智力不是特别高,但是她恰恰是需要说有的人来交流的时候,包括跟对方来交流的时候,她恰恰是没有特工惯有的精明,反而麻痹了对方。

主持人:影视同期书现在市场吵得特别热,您怎么看待这种热的现象?

郝岩:跟一般的文学作品肯定不一样,但是我个人认为,其实影视同期书,如果做好的话应该有更广阔的市场,作家写一本小说的时候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来写这个小说,编剧来写这个同时,可能是你在前期写剧本的时候,你需要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你写了之后需要很多人检验你这个东西来给你提意见,把大家的思想,好的思想都放到作品里来了

主持人:您觉得过热的现象有没有我们接下来发展当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郝岩:不是特别讲究文学性的方面,我觉得这可能是有一些人,包括对影视小说不是特别待见的原因,但是现在市场是这样的,你做一个影视剧和写一个小说,价值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你作为一个作家也好,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也好,自己的一份良心放在里面。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