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第18期:张翔难忘初见刘诗诗

2015-11-03 15:35

打印 放大 缩小

ǧ

主持人:欢迎张翔作客千龙网的《瑶问》,首先跟我们千龙网的网友网友打一声招呼。

张翔:大家好,我是张翔,很高兴来到这里。

主持人:张翔,我看您的介绍的时候,我发现您跟好多女神都合作过,特别幸福吧。

张翔:是很幸福。

主持人:比如您和这个诗诗就合作过三次吧应该是

张翔:其实算是两次半,第一次是轩辕剑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我刚到唐人拍戏,有一场戏是她跟蒋劲夫在一起,然后我们正好碰到,但是没有直接的对手戏,也算是一场戏。

主持人:什么感觉?美?

张翔:是挺美,很青纯,很干净的感觉。

主持人:这是一个女神,还有跟陈妍希合作的《秦时明月》。

张翔:对,现在还在拍呢。

主持人:你们私下里有没有讨论过?

张翔:没有,大家都没有说过。

主持人:您看过她演的小龙女吗?

张翔:看过一点。

主持人:您觉得怎么样?

张翔: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一个艺人本身的条件就是那个样子,比方说有的人锻炼就可以很瘦,但有的人会婴儿肥一点,但是希姐是非常努力的人,这个就够了。

主持人:所以您给陈妍希的这个评价的一个词是努力。

张翔:嗯。

主持人:我看最近刚刚和韩雪合作了一个恐怖片《金童子》,给我们讲讲拍这个,因为你之前拍的都是古装剧,都是比较英俊潇洒的,这次演惊悚片什么感觉?

张翔:其实我本身我的胆子非常小,我从来不看惊悚、恐怖的戏,我从来不看,我听到声音我就受不了。但是这个戏去了以后,其实我也有担心,怎么办?但是其实去了以后,你要给自己制造恐怖的感觉。

主持人:不是真的恐怖?

张翔:不是真的恐怖,因为你在那个环境中,其实有一些我们都是镜头配合,音效的一些作用在里面,实际上你要自己给自己一些紧张感,要催促自己出现那种效果。

主持人:您演的是一个什么性格的角色?

张翔:我觉得是一个反面一点的,在这里面其实是已婚的男士,但是对待爱情不是特别的忠贞,但他有一个反复的过程,自己出去以后,然后又回到好的一方面

主持人:不管是古装戏,还是你现在拍的这个惊悚片,都采访过很多艺人,他们都说演员其实还是挺辛苦的。就像你们的作息,他们经常跟我说,有时候凌晨三点还在拍戏,到五点就是大家都起床的时候他们才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去演。你觉得你遇到过最辛苦的事是什么事?

张翔:其实就是上半年的时候,拍那个《金童子》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它是一个惊悚片,它需要夜戏多,前段时间就是大夜,通宵,可能一个星期或者在场,大家都是这么熬,没有办法就死扛,就在那个地方等拍等拍,因为本来有的时候白天去调一个作息是非常难,特别是睡眠不好,因为我睡眠不好,白天又睡不着,晚上要拍戏,还得兴奋一点,你还要调动自己,所以演完戏以后,整个人是非常失落的,很累。特别疲惫,就外表光线两立,其实很多人真的不了解演员是什么。

主持人:在外人来看影视圈里大家就是那种非富即贵的感觉,条件好,各方面都不错,我知道您的家庭条件也不错。

张翔:小的时候在当地真的算不错。

主持人:优越到什么程度?

张翔:优越到不用想以后做什么,不用想工作,那个时候就是这么简单,我不用想考学,以后找什么工作,干什么,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也不会想花钱或怎么样,以后有什么忧虑,没有。

主持人:可是最后家里好像发生一些变故?

张翔:其实我觉得人生需要转折点,它可能会在这一个点出现,让你这个人发生转变。刚上大一的时候,那个时候家里打电话来非常少,我也在奇怪,我刚来大学,怎么会不联系我呢。应该担心在外地你过得好不好,对不对,生活怎么样,习不习惯,但那个时候就没有电话。突然有一天我一个哥哥给我打电话来,家里出了事情,原来所有的一切没了,一点都没了。

主持人:您当时也傻了吧?

张翔:我当时听到那个电话,脑子就是空白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有三个朋友陪着我大学同学,我就在宿舍楼底下打电话,他边跟我讲的时候,我就觉得天塌了,紧接着我给我妈妈打电话,我妈妈接到电话的时候,我问她是不是真的,我妈妈当时就哭了,我一开始想绷因为同学在,想绷想绷想绷绷不住了,然后我就边打电话,边围着那个楼哭,当这个事情说完,我也不知道当时说了什么事情,反正自己当时就是

也没有任何情绪,感觉有点麻木,接受不了,就是我引以为豪的东西,什么都没了。

主持人:那个时候会担心自己的未来?

张翔:担心。担心吃不上饭的时候怎么办,我那个时候特别惨,那时候家里出了事情以后,负债很多,我那个时候也不要生活费,我妈妈有时候给我打一点,打一点就打一点,不打我也不要。吃不上饭就不吃了,我有几个好哥们,同寝室的,每次回来说吃了没,我也不好意思说我没吃,我说不是特别饿。他说我给你带一份饭,我上大学以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盖浇饭。那段时间以后改变特别多。那个时候最痛苦的每天要想以后怎么办,以后怎么办。但就是那一年多的时间,让我狠下心来就走这条路,我不能依靠原来我家里有企业或者有地皮,我回去随便做点什么都可以,身后一切东西都没有了,只有我自己。虽然路很多很迷茫,但是我只能往前。

主持人:我觉得你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学会了努力和珍惜。

张翔:其实我觉得可能人学习很多东西的时候不可能做到一步到位,我学会面对现实,我以后知道努力去做,要踏实,都是一步一步过来的。就是自己总会有一个阴暗的角落,但是你自己必须要去面对它,没有人会帮你面对,这是没有办法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主持人:对一定是,而且是那种内心的有痛,真的是痛到内心的时候,那个时候才能真正蜕掉壳才能长大。

张翔:对,心境也会改变。可能真的你再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或者你看别人,其实过去就好了,没有什么大不了。

主持人: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想尝试的影片吗,接下来明年的一些新的计划和打算?

张翔:其实现在有一些在谈的,可能我想尝试反面的东西多一点。

主持人:反面的东西,就是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

张翔:因为我在荧幕里面,秦月时或者扶苏都比较偏文静一些,其实还想把自己拓展一下,让更多面给别人看到。

主持人:其实对自己来说也是内在的展现或者是一种发现和抒发。

张翔:对。

主持人:最后我也想让你说一下就是在新的一年当中,有什么样的心愿,张翔:心愿的话我觉得也是从内心出发,我希望我的家人,所认识的朋友他们能够幸福或者说快乐,最起码要健康。我希望每年都能来一次,这是我更大的愿望。

主持人:我们就约定每年都要来一次。我们也期待着您有更多好的作品带给您的粉丝,也期待您再次作客我们千龙《瑶问》。谢谢张翔。

张翔:谢谢。

主持人:以上就是我们本期节目,感谢大家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