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第15期:北昆“小鲜肉”传承经典《牡丹亭》

2015-11-03 15:28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持人:两个女孩一起演爱情故事,会不会有点别扭?

朱冰贞:反正她老公和我男朋友都挺支持的。总结就是幸亏你们俩都是女的。

翁佳慧:作为我来说还好,因为我是女小生,如果换成男的,这戏里面很多动作,我觉得贞贞可能会更紧张一些,有很多近距离的……

主持人:就是即将吻到一起还没有,其实也差不多了,就是点到为止,让观众自己去想。

翁佳慧:对。

主持人:80后心目中的《牡丹亭》,你们是怎么理解的?

翁佳慧:柳梦梅这个人物我觉得挺可爱,后来我演到小排的时候,甚至设计成他有那么一点点,其实有点小屌丝的感觉。

朱冰贞:那我就是小花痴。

翁佳慧:两个人都有点痴,我说这个人有点痴傻,有点呆,这个人可爱的点如果能够抓住,表演上放出来,是很吸引人的。他不是高高在上,就是高雅致死的书生,他在惊梦里是个暖男。

朱冰贞:杜丽娘心目中标准的丈夫,标准的青年才俊。

翁佳慧:等到幽媾,当他遇到这么一个小姑娘找他的时候,他其实是有屌丝心态,哇她来找我,是不是我很帅,实话讲,其实有那么点儿心态,其实就是孤单寂寞的书生,一个人流落在外的寂寞感。有些东西跟我们现代人的情态还是能够找到相通。

主持人:如果这么讲,杜丽娘一定是女神。

翁佳慧:那肯定是,不管是白马王子还是屌丝心目中的大女神了,大美女。

主持人:你们觉得如果穿越到现在,你们是什么男神,什么女神。

翁佳慧:一开始我们导演,我们俩一开始做台本,就是做念白,我很传统地念,我们导演就在那里思考,我说完了,念得不好,说佳慧你别念成吴秀波了,我说我念成吴秀波了。那我说我应该念成谁,你应该念成李敏镐,或者星星都教授,我不要吴秀波,我要那个。我说行,导演说就让你们这种小鲜肉,她就是里面的千颂伊。

朱冰贞:跟千颂伊性格还不太一样。

主持人:可能那个形象,那个感觉是那样。

翁佳慧:然后我说我要念成吴秀波也挺好的,多酷呀。

主持人:你们第一次听昆曲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佳慧是几岁?

翁佳慧:我16岁。

主持人:当时是什么样的机会听到?

翁佳慧:我一开始不是想唱戏,小姑娘都有做梦,想演话剧,上海话剧市场很火爆,那个时候挺想投身舞台剧,就是话剧事业。后来莫名其妙就考到戏曲班了,那会儿真的对戏曲,要是调到戏曲台,尤其看到老旦肯定换台。其实也和《牡丹亭》有缘,我看了岳美缇老师和李雪梅老师的《牡丹亭》,一下子把我镇住了,把我的魂都勾到了。

主持人:在学习昆曲的时候,你们觉得最辛苦的是什么?

翁佳慧:那会儿撕腿挺难受的,其实我最怕什么?我最怕僵尸,你要看过《白蛇传》的话,许仙被白蛇吓了一下,下腰腿往后一蹬,平着躺到地上,这个对我来说挺怕的,因为我摔过,那次没有使上劲,直接摔到脑壳了,把人给吓的,这个就有阴影了,最怕这个。

主持人:作为80后,其实很少有人选择戏曲这个行业,有没有担心出路的问题。

翁佳慧:我当时选的那会儿想学几年再考别的,学完以后就没有考虑那么多。我觉得其实挺不容易的,现在能够留守在这些传统不光是昆曲,还有京剧,其他的地方剧种,其实是整个传统戏曲市场并没有像流行音乐那么好,但是我觉得年轻人能够留守到现在是挺不容易的。朱冰贞:我心里有一份责任,我们导演,因为我之前生病了,很严重,感冒,打了几天点滴,导演就说你现在身体不是自己的,一句话说得我就愣住了,真的这样,所有方方面面的工作人员,还有台上这么多人,不是说在为你们,在做这份工作,你是来唱主演的,你一定不能倒下的,所以身体不是自己的,一定要对工作,对大家,对自己负责。

主持人:其实我能感觉到你们在坚持的过程中,其实肩上也有一份责任,你们身边的小伙伴们都是学昆曲的吗?好

翁佳慧:也有其他剧种的,有学导演的。

主持人:坚守下来的多吗?

翁佳慧:我不知道你们班,我们三分之二的都走了。

朱冰贞:我们也是,我们在江苏,因为江苏改制了,改成企业了,叫江苏省演艺集团,包括现在昆班、京班都走了一部分,有转行的,回家的都有。大家不再从事戏曲这个行业。其实在北京的话,戏曲市场已经算好的,在南京的话,戏曲市场很差很差。

朱冰贞:一个班四五十个人,最后能唱出来的也就几个人。

翁佳慧:能够留守的,留守得话有一些改行不做演员,有一些还继续做演员,真的不错。确实有一个比例。

朱冰贞:跳舞你也想跳领舞,你想一辈子伴舞吗,就是这种感觉,而且舞蹈也是有生命,生命力非常短。还不如戏曲,你看我们老师70多依然在唱,70多跳舞的人很少。

主持人:80后、90后如何传承昆曲艺术?

朱冰贞:现在也是像北昆也招了一波学员班,00后的,他们也是在学习昆曲,而且现在的师资也非常好,他们学出来以后,只要他们努力坚持坚守,我相信他们也能够出来。还有一方面,真的想把昆曲事情接力传承下去,还是必须要有扶持,你首先要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不要天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我们不能说清贫,各种福利还是很好,但是最起码具体数字不说,就是在社会说不算高收入人群,再加上工作又这么辛苦,我们倒不觉得很枯燥,但是您说到传承,一方面是艺术上我们自己要去努力,还有一方面物质,我们不是一些物质的人,但是物质的基础是要保证的,我觉得这都是传承必要的条件。

翁佳慧:我很同意贞贞说的这些,作为我们自己来说,先把自己眼前的这些做好,传承是一个很长远的话题,只有每一代人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了,它才可以延续,才会谈到发展。所以说多学,多演出,多用心,这样自己也会坚守住,虽然不能算是清贫,但是确实是不容易的工作,坚守住,拥有那么一份快乐。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