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第5期:《万万没想到》7亿点击量的神话

2015-11-03 15:05

打印 放大 缩小



《万万没想到》第二季已于2014年7月开始上线播出,仍以主人公的视角展开故事,国民男生王大锤升级回归,继续在生活中兴致勃勃的摸爬滚打。与此同时网上也传来了质疑的声音“导演叫兽易小星江郎才尽”,面对如此质疑《万万没想到》剧组如何决定他们前进的方向?本期《瑶问》专访《万万没想到》导演叫兽易小星,主演白客。

《万万没想到》通过主人公王大锤多姿多彩而又变幻莫测的生活经历,幻化出每个普通人的人生。通过意想不到的传奇故事教会我们面对挫折一笑而过,但又决不妥协,真切的反映了普通人在各种社会压力下的生活状态。王大锤是每一个大城市年轻人的缩影,虽然前进的道路困难重重,工作生活一事无成,但他依然努力,依然对生活充满希望。剧中很多经典台词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被网友当作口头禅。

《万万没想到》为易小星和白客带来了人生的巨大成功,但身为北漂的他们在生活中也遇到了大大小小的困难,甚至一段时间感觉“做不下去了”,面对困难他们并没有气馁,最后终于克服困难坚持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理想,而他们的理想却朴实而又简单:生活开心,工作开心,拍出好玩儿的片子。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瑶问》。今天呢我们请到了《万万没想到的》的导演和主演作客。

叫兽:千龙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叫兽易小星。

白客:千龙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万万没想到》的主演白客。

主持人:白客、叫兽这两个是你们的艺名吗?

叫兽:叫兽算是外号吧。这是我的一个外号,2006年、2007年的时候给自己取这么一个外号,讽刺当时一些我觉得不好的学术现象。至于都教授这个名字出来之后,我是2007年一直用到现在的外号,身边人可能觉得有点觉得替我打抱不平,用了六、七年的名号,七个星期就被一个外国人给抢走了,我一开始觉得有点生气,但是到后面我觉得说这个现象是正常的,因为年轻人永远喜欢他们,喜欢他们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关键是让自己强大起来。

主持人:白客我看你微博、微信各个渠道介绍的都是叫这个名字。

白客:白客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一个作品,是他童话大王月刊出版后半段的时候开始写一些荒诞小说,当时写了这么一部小说叫《白客》。当时正在玩QQ、论坛之类的东西,起网名,机缘巧合正好在看这部作品就叫白客了。

主持人:郑渊洁老师也是您的偶像,是吧。

白客:对,我小学开始就特别爱看他的作品,很多脑子里反叛的思想基本都是从他那里熏陶过来的。

白客:郑渊洁写东西大家都比较清楚,他比较反应试教育,像他的孩子特别奇怪,他是自己在家把他孩子教大的,不上学。所以郑渊洁整个思想是特立独行的一个人。

主持人:《万万没想到》第一季就创下了七亿的点击量,你们当时在最初创作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有这么好的成绩?

叫兽:《万万没想到》第一季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是在一两亿左右,因为我也做了很多年的互联网的影像制作,来到北京之后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做这个事情,优酷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平台,当时在微博上很多影视作品能够得到很好的传播。那么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吧,应该能做出一个相对还不错的作品出来,也没有想到能有这么火爆。

主持人:白客也因为《万万没想到》备受关注,粉丝也是剧增。

白客:因为以前我是做配音员的,也有粉丝,毕竟大多数人对不上脸。现在作为演艺行业,做了演员之后,你塑造这个角色被大多数人熟知之后,大家看你的时候会直接把你当那个角色看待。

主持人:有没有走在路上的时候别人找你来签名、合照?

白客:有时候会有。还好我平常也不怎么出门。

主持人:别看这个剧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但是你们两个人都不是学导演和学表演的 。

叫兽:当时2006、2007年的时候开始做影视制作的一个爱好者,当时自己学了很多后期制作软件,一些特效、音效方面的东西,后来自己试着自己编故事,试着拉片子,把很多电影的片子凑在一起凑成一个新的故事,自己去配音。后来自己再去做推广,跟客户接洽,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大概做了四五年之后觉得已经到一个瓶颈了,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了,那个时候也是到北京,到一些小剧组去看一下我的剧本被拍出来是什么样子,可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我想说我不如自己来拍一下。于是后来回去之后自己学了一些导演的相关的课程,其实就是自己拿着书看。

主持人:自学而成的?

叫兽:自学,全靠自学,导演这个东西是学不会,在学校是教不会的,导演、演员在学校只能学到一些专业技能,最主要看天分跟自学。还是自学之后到北京就尝试一下,就转行当导演了。

主持人:白客呢,白客之前学的是什么专业?

白客:我学的是播音主持。

主持人:毕业之后是直接做演员还是做配音?

白客:毕业之后先做一年的电台主持人,后来来北京做配音演员,也就是北漂。配音演员相对来说是一个自由职业,也差不多做了一年的时间到了叫兽这边。

主持人:学主持的和表演是有一点不同,当时是怎么想到去演这个东西?

白客:我演戏还有我们公司这帮同事演戏都属于开发出来的,不属于自己努力,有时候大家去研究剧,自己演,自己开发出来的演技。

叫兽:《万万没想到》其实也是因为经费的原因,好多好的演员不愿意演这个东西,而且我觉得这个剧更看重内容本身,演员只要演出他们自己应有的感觉就行了。正好我们公司很多员工其实本身也是演艺爱好者,像很多我们同事有的是青年政治学院话剧社的社长,话剧队的队长很多。我说就让你们演,而且白客本身学播音主持专业,他做那么多年的配音,他对于角色的把握方面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的。这个东西演出像这种量级的剧也不需要深厚的演技的积累,演得自在就好了。

主持人:那你怎么评价他演的这个王大锤?

叫兽:王大锤是我心目中的一个形象,是心目中另一个自我也好。这个自我正好在白客心里也是存在的,这么一个形象就是把他挖出来,展现给大家看。他本身内心有一个地方是留给王大锤的,跟他的气质是完全吻合的。

主持人:在日和动漫的配音里有很多比较让人捧腹的网络语言,当时你是怎么想到的?

白客:当时其实日和配音里的词汇都是来自我们的大学生活,比如说给力、坑爹都是我们在大学生活里经常说的一些语言,我们把它放在作品里。还有一些在配音过程中诞生的,比如“我勒个去,加勒个油”这是为了去撑动漫人物的口形,人家四个的口形你就必须四个字撑过去。还比如说你已经可以1V5了平田,颤抖的声音是天和原作,大部分是从大学生活中而来,其他一些是从配音过程中,为了技术性的考虑而诞生的词。

主持人:第一季呢还有一个特别大的亮点,也是被大家口口相传的,就是很多网络语言,比如说“那是我逝去的青春,这个不重要,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想知道这些比较知名的网络语言是怎么在后期碰撞出来的?

叫兽:我们在剧本策划会的时候会有一个头脑风暴,头脑风暴七八个人,或者十来个人大家一起来瞎想,那你给我一个思路我碰撞一个火花,互相激发出很有趣的句子或者话出来,大家有时候经常会去看微博,微博上哪些语句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就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流行语,也是有可能的。创造出流行语这个东西是很多种方式去实现的。

主持人:我知道其实白客有时候也会参与这个创作。

白客:老板讨薪绑架老板那集,最后输光了脱光衣服。因为我作为一个新人演员,脱光衣服这件事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大的挑战。当时写剧本的时候我在看《银魂》。《银魂》里有这么一个输光衣服的桥段,当时没动脑子就直接跟他们聊着就写进去了,当天拍的时候才考虑到这个角色是自己演,这个还挺难忘的。

主持人:我们这部剧创作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想到创作这样一个剧本?

叫兽:首先我觉得年轻人尤其是90后,他们现在是活跃在各个社交网站上非常活跃的一群人,而且是主力军。对于他们来说,他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最多的信息,他们要求的信息密度是非常大的。那对于他们来说,那些婆婆妈妈的,婆婆、媳妇、小姑啊,家常里短的剧离他们的现实生活挺遥远的。需要为他们打造一个反映他们生活,他们思想,他们内心的东西,这样一个内容应该是能够非常短小精干地表现出来,他会在短的时间内集中尽量多的信息量,而且不是喜欢刷微博、刷手机吗,拿在手机上也能看完,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所以这是我设计这个剧的初衷。

主持人:那这部剧播出之后想传递给网友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叫兽:我想表达让大家乐一下,这就是表面,其实我深层次的,我觉得王大锤是每一个大城市年轻人的缩影,虽然他总是从古到今,从各个阶层穿梭,一直保持平凡的,屌丝之心这样一个心理。

主持人:录之前征集好多网友的意见,能不能让白客现场再演一下王大锤的状态。

白客:王大锤的状态就是标准表情做了得一万遍。大家好,我是王大锤,我今天接受千龙网的采访。其实主要是两点,一个是嘴巴微张,一个是死鱼眼。死鱼眼这个是天赋,嘴巴微张大家都可以。

主持人:那当时你演完之后有没有人给你回馈,说怎么样?

白客:当时演的时候更多还是从这个剧怎么能好玩的角度考虑,一开始没有从演员的角度考虑自己,还没有到那份上,还是从剧怎么演好,导演的要求为最重要的一点,当时是这么一个想法。

主持人:因为演这样的剧就是有一种可能性,如果演好了可能给观众传递一种快乐,演不好就可能遭到他们的质疑,说太没劲了,或者有一种批判的心理。你当时演之前做好这种心理准备吗?

白客:这个东西主要是一个心态还有个人的风格问题。我们这帮人的风格很接近,包括写剧本,大家笑点都很接近,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演不好。

主持人:那当时是怎么想到邀请白客担任王大锤。

叫兽:因为当时在选角的时候,我当时在录音棚外面看他给角色配音的状态,我就说他有自己把自己融入到角色里的天分。当时拍的一些片子跑龙套,他都演得很认真,都很入戏,还很到位,这个东西他在这方面是有天赋的。他的面孔是不具备攻击性的。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不会让人觉得说这个人不可能是我,他这个面孔就会让人觉得有带入感,他跟我一样,会有这样的感觉。

主持人:比较有亲和力。

叫兽:有亲和力,会让人有带入感。然后女孩子看久了会特别喜欢。

主持人:就特别帅。现在很多网友尤其看第二季的时候我看底下的评论都把白客已经视为“男神”了。我不知道白客私下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白客:我私下生活里其实就跟我们公司里各位编剧的状态都差不多。

主持人:片中有很多搞笑的一些片断,我不知道你们工作当中是怎么来碰撞的,是很严肃的场景大家来讨论,还是说就是很轻松的?

叫兽:就很轻松。因为我们办公室本身就设计成一个大的休闲会所的感觉、娱乐中心、洗浴中心,我们就是洗浴中心、按摩中心设计我们的办公室,大家在这个环境里会比较放松,我希望大家能够以互相侮辱的状态来进入编剧的状态。

主持人:互相侮辱,比如说?

叫兽:比如说你这个点一点也不好笑,白痴。应该让白客不穿衣服,经常互相这样侮辱,其实就是在很轻松的环境里把这个搞笑碰撞出来。

主持人:我们这次采访之前在网上征集一下网友的意见,他们最想知道导演需不需要女一号,如果网友想参与到这个剧中来是怎么参加?

叫兽:因为喜剧女演员是比较会没有存在感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其实在我们的剧里有一个漂亮女孩出现还是挺亮点的,如果你觉得自己足够漂亮就给我们投简历,这个很简单,真的漂亮到让我惊艳的话肯定让你上戏。我选女演员就一个标准就是漂亮。

白客:因为要求一个女演员像吴君如那样这么有喜感的毁自己就很难,所以最简单的要求就是漂亮。

主持人:现在第二季也已经上线了,第二季和第一季有什么区别吗?

叫兽:第二季加了很多元素进去,第二季时长比第一季拉长了。新的东西加入,比如在片头会有千人大合唱《万万没想到》主题曲,有时候会请一些明星来唱,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彩蛋。对剧情方面,我们在特效方面会更多讲究,因为现在有更多时间来制作,有更专业的团队来配合,像场景、服装、道具都会变得更精致。

主持人:我看在宣传的时候,看微博你们邀请韩寒在剧中客串,他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叫兽:韩寒因为是哥们,他本身气场跟我也很合,我让他来他也来了,也是很好一个人,他在里面演一个角色就是他自己,就演一个导演,被剧组遗弃的导演,然后又被王大锤绑架。他就演这么一个角色,其实他就演自己,他也不是职业演员,不需要去扮演其他人,就演他自己就好了,网友看了也会很开心。

主持人:我在看第二季的时候,我看底下有网友评论说没有第一季好,你有没有看这样的评论?

叫兽:这样的评论一定会有,从第一季的第二集就有江郎才尽,江郎才尽这个词已经伴随我七年了,只要我一发片,一定会有人说江郎才尽,我永远伴随这样的评论在长大,对这样的词心理上也麻木了,因为这样的东西,你必须得自己往前走,他觉得不如第一季好看,那没有办法,说明你可能就不是我的观众,我只能按照我自己要走的方向走,观众的意见其实我不太听,也不是不太听,我从来不听,从来不看观众的意见,我只看数据,数据为王,我只看那些冷冰冰的数据。观众的意见有时候是很多,但是一个两个重要吗?不重要。我要看的是几百万个观众他们所反映出来在数据图表上的一个体现。所以这样的东西,观众的意见,以前可能会听的比较伤心,这个没以前好玩,那个没以前好玩,以前我也很伤心,现在就无视了。

主持人:其实第二季相比第一季成本上可能会好一些,但是第一季是在低成本的情况下拍摄而成的,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完成这么高难度的一个工作?

叫兽:因为他虽然说是低成本,首先来说基本的剧组的配制还是有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实像《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剧最主要还是内容本身,我拿手机照样拍,这个在于内容本身。我们当时用的机器都很一般,虽然都很简陋,但配制我们都有,只要有就OK了,我就可以完成一个东西。虽然说它会显得很简陋,但是他属于外表很粗陋但内心很高贵的东西。

主持人:其实刚来北京的时候可能有一段不适应?有吗?

叫兽:没有呀。

主持人:来了之后就得心应手?

叫兽:对,我特别喜欢北京的气侯,特别干燥,特别爽。

主持人:有没有自己在工作或者生活上的一些困难,难免会遇到,我觉得刚来北京,尤其是从离开家乡。

叫兽:刚来的时候其实没什么困难,到一半的时候其实有困难,那个时候是比较难的项目,当时公司正处于扎根的时候,在这个时候遇到一个特别难的项目,然后也做得不是特别好。因为当时公司还处在团队磨合的阶段,大家觉得说,做不下去了,有这样的感觉,觉得特别糟糕。后来我们克服了困难,那个困难困扰我们差不多有小半年的时间,从2012年4月到11、12月份的样子。

主持人:那家人支持你说离开家乡来北京嘛?

叫兽:一开始不支持,觉得说你要去北方干嘛,因为我当时在湖南土木工程师这份工作做得非常好,我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总监,也是拿到了国家认可资格证,拿了很多证,做工程师这个职业可以一直做下去,可以预见我们的前途在当地还是不错的,也结婚有小孩了,现在去干嘛呢。而且其实我也没把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但是我说要去试一试,30岁之前人得去闯一次,不管犯不犯错。因为30岁之后你可能就没有犯错的机会,这点很重要。这句话是我用来自我催眠的,也催眠了我的父母就跑到北京来。

白客:我当时来北漂,因为刚毕业不久,主要是经济上的困难大一点。因为当时来做配音演员是一个自由职业,刚来是学徒,由于我们做了“日和”之后,会有一些厂家、厂商找我们做一些广告性质的东西,或者编剧创意性质的东西,那种东西收入多一点,典型的要么就不开张,可能开张吃半年的状态。

主持人:那二位的目标是什么,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叫兽:我的理想就是拍好玩的片子。

白客:生活开心,工作也特别开心,这就是我的理想。

主持人:我以为你们会说我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能够有一天当大导演或者怎么样拿一个奖,没有这样的想法吗?

叫兽:这个太具体了。

白客:我们要是成了大导演、大演员的时候再说这样的话,我们曾经有这样一个理想。

叫兽:我从小就想当大导演,我到那时候就会这么说。

主持人:前不久刚采访完筷子兄弟,他们原来是拍微电影的,现在也终于走上大荧幕拍电影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接下来这样的计划?

叫兽:筷子兄弟以前跟我是一个论坛的,也是知名网友。像做大电影这个事情,因为现在这个市场比较热,好多人也劝我说你得做。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得自己想透了,李安说过一句话,做电影导演如果别人推着你去做那你一定做不成,你一定是自己有这样的狂热去做这样一个事情,才能做成一个电影。所以我觉得自己一方面自信,还有狂热度还不够。另一方面没有想得特别通透,这还需要时间去磨砺。这个时间可能是我今天晚上我就想透了,那我明天就开始,也有可能是十年之后才能想明白,也有可能是一辈子我都拍不了一个电影。但是我觉得说人生了无遗憾,已经有一帮信任自己的兄弟在一起工作,有这么多朋友,有这么多观众曾经喜欢过我,不管怎么样都是挺好的一段人生。至于将来,就像我最开始说的,每个人一定都要有很高的成就吗,一定要有名有利,其实这不一定的。如果没有那样的天分,如果没有那样的机遇跟命运,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做一个普通人,做一个不被人知的人也OK了。

主持人:最后我也希望你们通过我们的栏目跟所有喜欢看《万万没想到》剧的网友们说几句话。

叫兽:千龙网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万万没想到》的导演叫兽易小星,希望大家喜欢我拍的东西,不然的话我会不高兴。谢谢。

白客:千龙网的各位网友,还有《万万没想到》的粉丝大家好,我是白客。非常感谢这一年来大家对《万万没想到》的支持,以及对我的支持,我看到微博上有很多粉丝做了一些作品,不管视频也好,图片也好,有一些做得挺用心的,@我的,我能看到的就看到了,希望大家在@我的时候尽量在评论里@,这样我看到的几率大一些。因为好多粉丝说他做了作品@我,说我不看、看不到之类的,真不是啊,有的时候真看不到。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