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问》第4期:“神曲”小苹果助老男孩猛龙过江

2015-11-03 15:03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0年一部《老男孩》让筷子兄弟走进了公众的视线,沉寂五年,大银幕处女座《老男孩之猛龙过江》7月10日即将上映,千龙网《瑶问》专访筷子兄弟。

新片《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彻底颠覆了筷子兄弟之前的风格,用升级地剧情讲述了一个精彩过瘾的故事。肖大宝和王小帅为了追梦勇闯美利坚,不仅参加《美国好声音》的选秀比赛,还意外卷进一场黑帮火拼,他们秀歌舞、扮杀手、泡洋妞、,遭遇各种离奇事件。此外,剧组还远赴纽约实地取景,更有大量音乐、歌舞等令人期待,堪称一部充满情怀的荒诞剧。

在率先发布的电影插曲《小苹果》的mv中,筷子兄弟秉承电影“玩大的”之精神,或男扮女装,或整容室变脸,或重返中世纪,或身陷朝鲜战乱,戏剧性的情节与神曲范儿的歌曲完美结合,MV的惊艳颠覆让人对大电影产生了浓烈的期待。与此同时,也掀起了全民模仿的热潮。

肖央

王太利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瑶问》。五年前,一部微电影《老男孩》让我们在怀旧的同时记住了筷子兄弟。沉淀了五年之后,他们要进军大荧幕,推出了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本期《瑶问》专访筷子兄弟。欢迎两位老师,首先跟我们千龙网的朋友们打一声招呼。

肖央:千龙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我们是筷子兄弟。我是肖央。

王太利:我是王太利。

主持人:新电影7月10号就要上映了,我看有网上很多朋友在评论这部电影的名字好奇怪呀,叫《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看到片名很难想象这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肖央:这就是我们想要达到的一个效果。其实它就是有一个疑问,你像《老男孩》他是一种小人物的感觉,有梦想的小人物,《猛龙过江》又是那种勇猛精进的英雄人物的感觉。

主持人:李小龙。

肖央:这种人怎么可能做出李小龙那种事呢,偏偏就做到了,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一路上充满喜感、充满惊险、刺激、尴尬的事。

主持人:两位在剧中扮演的角色这次也是有相当大的突破。

肖央:除了扮演肖大宝和王小帅,还扮演了……

王太利:两个杀手。

肖央:韩国杀手,

主持人:韩国杀手

肖央:就是说一不二的,三句话就要动手那种。

主持人:我知道在这部新的影片拍摄的过程中其实也有很多让你们难忘和好玩的故事,也可以跟我们网友分享一下。

肖央:好玩的,就是里面我可以说韩语。你看我们在《小苹果》里展现韩国流行文化,在《猛龙过江》里演两个韩国杀手,韩国杀手要特别冷面,一开始我们想把杀手名字叫冷面杀手,朝鲜冷面杀手,越严肃越好笑。

主持人:那得说韩语。

肖央:对。现场真的很好笑。我们两个说的时候,我们两个真的非常严肃,我们说的时候底下的工作人员,现场拍的时候彻底都拍不下去,整个没法弄了。关键我也笑,我也笑,反正经常笑场,都说拍戏不容易,拍喜剧段落还挺享受的。

王太利:而且笑场,一笑之后很难收住,这条老是过不去。

肖央:忍不住。还有一个就是,人啊,人过了晚上十点半以后,这一累,就特别容易笑。因为我是导演,老笑场,就直抽自己的嘴巴。

主持人:这个电影当中,有没有和你们自己个人经历有关(的故事)?

肖央:那两个小人物所体会的,在普通生活跟我们没有关系,就觉得我怀才不遇,我要去更大的舞台发展,我要去美好、更遥远的地方。就是在生活中我们时常也会感受到那样的情绪,只是把那种情绪扩大化、戏剧化、夸张化,变成电影。

主持人:一部电影其实准备五年算是比较长的,在这五年当中经历了一些什么?

肖央:通过《老男孩》那个短片,突然变成家喻户晓的人,然后走到台前去,整个生活都变了。突然一大堆事来找你,应接不暇,还像以前一样认真做好每一件事,做不到。只是做自己能做的,能做好的,做不好的就不做了。

王太利:很多人说《老男孩》、《父亲》,老一听,让人一听就让人流泪,好象成了筷子兄弟的一个标签。这次弄一个快乐,弄一个没心没肺的幸福感,嗨起来,什么也不想,所以《小苹果》就这么起来了。

主持人:大家听完以后感受根本停不下来,是太利老师作词作曲的。

王太利:对对对。

主持人:当时怎么想到要创作这样一个歌曲?

王太利:其实在2012年的春天我就写完了,当时我跟老肖说,咱们弄舞蹈吧,因为我们两个特别喜欢创新,特喜欢尝试新的东西。我刚写完,准备弄这个事的时候,后来鸟叔出来了。我说你看,我这个想法行吧,咱们憋着,等过两年,等鸟叔过去以后咱们再出来了。当时我们刚弄完这个歌觉得都挺好,很多人也说这个歌肯定火。

主持人:那你觉得它会成为继《江南Style》、《最炫民族风》之后又一个广场舞的主旋律吗?

王太利:这个歌的定位复古迪斯科的风格,所以这次也找了韩国复古迪斯科女王裴涩琪一起跟我们跳的。因为复古迪斯科我是特别有情节,因为上岁数的人对当年的《荷东》、《猛士》迪斯科舞曲还挺有情节的。

肖央:这首歌我看来最重要是一种简单的快乐,这也是大家喜欢这首歌最重要的原因。平时我们生活在信息碎片化时代,而且每个人的压力很大,让人焦躁的信息很多,其实很需要。尤其我觉得的《小苹果》就像清泉一样,突然清凉下来,很多事我就需要没理由的快乐。高兴有什么理由,我也不能随时随地活的特深刻,我也不可能24小时都活得忧国忧民的。其实《小苹果》刚好就是这样一种文化产品。我听一个前辈说,聊天,他说如果你能低下姿态,做一个所有人都看得懂、喜欢的东西,能给他们带来快乐,那是英雄做的事。

主持人:这首歌确实让人印象特别深刻,听完之后,这个舞蹈其实也特别容易学,太利老师可能相对容易一些,肖央导演可能是不是之前没有舞蹈的经历?

肖央:我以前根本不喜欢跳舞,我觉得跳舞,一个大老爷们花枝招展的在那里扭扭搭搭特别抹不开面,我特别闷,我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协调性。

王太利:他渐渐地找了真正的自己。

肖央:也不是,起码找到那个劲儿,找到那个感觉,不像一开始跳舞自己都过意不去。

王太利:跳得很好,现在跳得很好。

肖央:跳舞吧,我觉得从我的事可以看出,比如看广场舞,前一阵我在看大爷大妈在跳舞,我在那看,他们很快乐。现在年轻人一提广场舞,好象带着三分的嘲笑,广场舞怎么了?真的去国外,在街头表演的都是年轻人,除了扰民,我真的认为完全是积极健康的东西,比在家里生闷气强吧,比出去喝酒、打麻将强吧,这是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

主持人:我们历时五年,这个剧本其实是最重要的。

肖央:因为像我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原因是很少有一个新人拍电影,就被期望值那么高。当你被万众期待的时候,压力很大。有时候做一件事情得分析,我到底是为了别人期待而做,而是为自己内心而做。创作来讲是完全两种不同的起点。

主持人:有没有改到一种自己想要放弃的?

肖央:不说剧本,现在这个电影加起来两个小时差不多,我看了至少150遍。至少150遍,每一次剪辑,每一次剪,那是非常大的工作量,我觉得电影这个事难在一个点上,你既然有一个核心创意的时候,那个创意很鲜活,当你长时间去做这个创意的时候,就对这个东西没有感觉了,很容易。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对别的事情有感觉了,走着走着就会走偏离。一直要保持着你好象初恋,要知道永远的你,为什么会心动来做这个东西。

主持人:我们想通过这部电影传达给观众或者网友一些什么东西?

肖央:我们现在都说梦想,全社会都在讲梦想,各种电视节目都在讲梦想,其实真正实现梦想的人很少,绝大多数人是一生都实现不了梦想。那实现不了梦想我们该怎么办呢?其实,我觉得你那么多经历去看梦想,可能更多的人说,如果我实现不了梦想,那我怎么面对升华,这个电影就在讲这个事儿。

主持人:二位从我们最初五年前的《老男孩》到现在,又从微电影到电影,其实也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这么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肖央:我开始接纳自己的缺点,我越来越接纳自己的缺点,生活得不完美。当我发现开始接纳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开始一个新的高起点,我发现我接纳这些东西的时候反而容易有一个更好的心态把事情做好。

主持人:成名之后所有人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很多诱惑和机会都会走到我们面前,你们怎么去看待这些东西?

肖央:我得罪很多人,就是因为拒绝好多事。

主持人:拒绝什么事?

肖央:《老男孩》之后有很多有商业嗅觉的制片人、公司找到我,希望我赶紧拍大电影,各种找我们去演电视剧、演电影,大部分都没去。

主持人:为什么?

肖央:我还是想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我还希望做一个工匠、艺人,作坊手工艺的。

主持人:但其实这样一个性格在这样一个圈里是很容易碰壁的。

肖央:我喜欢电影这份工作,但是我不太喜欢这个行业圈子,不大喜欢混圈子,这个每天晚上城市里有很多局,在局里大家忙于认识各种不同的人,我感觉很多负能量,可能这是我个人的问题,可能不是局的问题,这是我的一种方式,一个人一种的生活方式。

王太利:我们两个人都属于不善于应酬的人。

主持人:其实很多组合一成名之后就容易出现单飞、解散这样的状态,你们两位有没有这样的担心过彼此?

王太利:我们俩跟他们不太一样,他们都在共同干共同的事,我们俩各自有分工。最起码他是导演,编剧,我来演,我来写歌,我们正好互补。这是一个,而且我呢,也算是老男孩,经历的事儿多了。

主持人:那你们觉得,彼此欣赏对方哪个点?

肖央:老王比较有童心,有时候你看见他不是很成熟的样子,但是我觉得,他是把自己对社会的认知,对世界的认知保留得很好,所以,他很多时候他有很多想法是很新鲜的。

王太利:我双子座,他白羊座,我形容他像一个坦克,干什么像什么,迎难而上,遇强则强,这点我特别特别钦佩。因为我吧,我双子座,有时候,有一些事差不多就行了,他不行,特别跟自己较劲,这一点我从老肖这儿,以前不太在乎这些事,老肖影响我,非常影响我。

主持人:那你们现在反过来看现在的微电影发展,你们是怎么想的?

肖央:大家开始上网看微电影,更多人愿意投资微电影,更多人拍电影,各个网站微电影之间有竞争。这么多年真正有力量的作品比较少。

王太利:我特别看好微电影,就是互联网的电影。未来真的无法预期它的发展。

肖央:未来一定会付费观看的,一定会一个产品让大家非常喜欢,愿意订阅,就像我们订杂志、订牛奶一样,每看一期花钱,这一定是一个趋势

主持人:拍摄上,拍微电影和拍电影有什么样的不同?

肖央:差别非常大。

主持人:大在哪?

肖央:微电影多少是一个散文,一个是散文小品,电影不能说鸿篇巨制,他是制作规模很大,它很严肃,很多不能凑合。我在拍微电影的时候,就算已经是微电影里比较较劲的,我自认为是按照电影规格在拍。可是我真正拍电影的时候,我觉得我原来根本不是电影规格,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经费做那件事,因为电影规格是没头的,微电影有很多事儿你可以去表达自己,因为你没有太多商业压力, 电影很多是做到深入浅出。

主持人:那《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之后你们还有什么新的计划,在影片和歌曲方面?

肖央:完全有呀,我第二个剧本已经开始写了。

主持人:第二个剧本已经开始了?

肖央:对,下一个电影已经开始写了。

主持人:是一个关于什么的?还是追梦的?

肖央:还是有梦想的普通人。我觉得我做电影都是这个。

主持人:我想在最后也让二位对我们网友说一句话,因为这个新片马上就要上影了,对网友说一句你们最想说的话。

肖央:千龙网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我们是筷子兄弟。《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将在7月10日在电影院和大家见面,希望大家到影院去支持我们的电影。谢谢。

王太利:这部电影集幽默、武打、歌舞、情怀于一身,大家到电影院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去感受我们的美国冒险之旅吧。

主持人:我们也预祝票房取得好的成绩。再次谢谢二位老师做客我们的《瑶问》。谢谢。以上就是本期的《瑶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